(最新)慕熙夏宫弈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慕熙夏宫弈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慕熙夏宫弈是作者夏喜喜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慕熙夏宫弈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重生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下面看精彩试读!跟宫弈结婚之后,慕熙夏感觉自己的人生开了挂。她放火,他借风;她虐渣,他递刀;她打脸,他替她按摩小手手……慕熙夏如虎添翼,料理掉毒闺蜜和死渣男,人生就只剩下谈恋爱。

《慕熙夏宫弈》 第5章 绑架 免费试读

许南哲不是被宫弈抓起来了吗?

他怎么能出来?逃出来的?

宫弈的人有这么好糊弄?

慕熙夏满心困惑。

还有,宋嘉宁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是去见许南哲?

慕熙夏敏感的觉得有诈,浑身每一个细胞都调到了战斗状态,充满了戒备。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将车子开进了宋嘉宁所说的小区,然后朝她挥手,甜甜的笑道:“已经很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自己上楼吧。”

宋嘉宁却一把拽住了她,“那怎么行呢,这还是你第一次来我家呢,当然要去坐坐了。”

慕熙夏挣脱不过她,忽然眼角余光扫到楼下停着另一台黑色轿车,非常眼熟,好像刚刚在宫家的车库里见过。

她突然就明白过来。

宋嘉宁应该是给宫弈通风报信了,现在只要她上楼,被宫弈逮到她和许南哲在一起,宫弈一定不会放过她。

这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啊。

好,很好。

她正愁不能重建和宫弈之间的信任呢,可真要好好感谢宋嘉宁帮她挖这个坑。

慕熙夏突然就改变了主意,挽住了宋嘉宁的手,“好吧,那我跟你一起上楼。”

宋嘉宁眼神里闪过一丝得逞,立马亲亲热热的拉着慕熙夏进了电梯。

到了门口,门没锁,宋嘉宁推开门,使劲把慕熙夏推了进去。

慕熙夏踉踉跄跄的站稳,就发现身后的门已经关上了。

宋嘉宁在门外喊道:“熙夏,我帮你们把风,你和南哲学长把生米煮成熟饭,宫弈就拿你们没办法了。”

许南哲听到门外有动静,从卧室走了出来,看见慕熙夏,整个人都呆住了。

慕熙夏冷冷的问:“是你让宋嘉宁这么做的?”

许南哲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没有!我根本就不想见到你!”

慕熙夏现在在他眼里,和瘟神没什么两样。

他刚刚才被宫弈放了,九死一生,就算借他八百个胆他也不敢跟慕熙夏有任何瓜葛。

虽然宫弈的人没有把他怎么样,可他还是很害怕,怕宫弈会反悔,会再把他抓起来,他只想连夜跑路。

所以想让宋嘉宁给她送点钱过来,没想到进来的却是慕熙夏。

许南哲欲哭无泪,“慕熙夏,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你一厢情愿,到此为止,你快点出去,要是被人看见我和你在一起,我就死定了。”他现在真的很后悔,当时听了宋嘉宁的蛊惑,觊觎慕家家产,和慕熙夏不清不楚的纠缠。早知道慕熙夏嫁的人是宫弈,打死他也不会趟这洪水。

慕熙夏嫌弃的看他一眼,“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如果不想去非洲挖矿,就听我的安排。”

许南哲看着慕熙夏目光沉沉如水,深不见底,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慕熙夏……好像变了……

他狐疑的问:“你想干什么?”

慕熙夏笑了笑,压低了声音……

……

片刻之后,宋嘉宁惊慌的声音便如期而至的响了起来。

“宫先生,您怎么来这儿了?”

宫弈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神色莫名的看着那扇门。

宋嘉宁故意扬高了声音,“夏夏不在这里,你找错地方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就怕宫弈不进来吧。

在卧室的慕熙夏扯了扯唇角,冷冷笑了。

宫弈的人很快就打开了门,客厅里空无一人,卧室门紧闭,但却透出来一缕昏黄的灯光。

宫弈微微拧眉,示意所有人停下,然后走到了卧室门外。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有多复杂。

今天一天,他动用了宫家所有的势力,才将慕熙夏和许南哲的韵事给压了下去,没有闹到满城风雨。

没想到慕熙夏报答她的,竟然是第二次夜半私会。

几个小时前她还在他书桌前赌咒发誓,说的他差点都信了,结果……

宫弈抬起手臂,刚要推门,便听见里面传来慕熙夏的声音。

“许南哲,你好卑鄙!你竟然藏在宁宁的家里绑架我!”

许南哲恶狠狠的回道:“我不是想绑架你,我只是想让你把说好的五百万给我而已!”

“我没有五百万,有我也不会给你!我告诉你,宁宁在外面,她一定会帮我报警!”

“慕熙夏,你是不是傻,如果不是宋嘉宁帮忙,我怎么可能把你骗过来?还有,我告诉你,这里根本就不是她的家。”

宋嘉宁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许南哲为什么突然绑架了慕熙夏?慕熙夏又怎么会跟许南哲撕破了脸?

一切都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这下完蛋了。

宫弈回头看了一眼宋嘉宁,宋嘉宁的脸色瞬间苍白。

慕熙夏蠢,宫弈可不蠢。

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宫弈却已经扭过了头。

许南哲凶相毕露,对着慕熙夏逼近,“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钱,我就跟你鱼死网破,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宫弈,你想跟我私奔,要死我绑着你一起死!”

他话音刚落,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踹门的保镖们散开,宫弈神色淡漠的走进来。

“你想绑着谁一起死?”

他步子很慢,声音也很轻,但却让许南哲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被绑在椅子上的慕熙夏瞬间泪奔,“宫弈,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

宫弈慢慢解开慕熙夏身上的绳子,温柔的说:“以后出门还是让司机送你,你到底是宫太太,要随时小心那些对你不怀好意的人。”

慕熙夏乖巧的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不敢了。”

许南哲连忙跪地求饶,“宫先生,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但是五百万真的是慕熙夏之前承诺我的,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宫弈望着慕熙夏,心里闪过异样的喜悦。

她说的都是真的,她和许南哲之间果然是金钱交易而已。

他刚想开口,慕熙夏便说:“宫弈,许南哲交给我处置行吗?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绑我!更没有人敢威胁我!”

她气势汹汹的扑过去打许南哲,又打又踹,满眼喷火,像是只炸了毛的小奶猫。

等她打够了之后,宫弈问道:“你要怎么处置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