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熙夏宫弈小说名字 慕熙夏宫弈全文免费阅读

慕熙夏宫弈小说名字 慕熙夏宫弈全文免费阅读

慕熙夏宫弈是著名作者夏喜喜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重生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跟宫弈结婚之后,慕熙夏感觉自己的人生开了挂。她放火,他借风;她虐渣,他递刀;她打脸,他替她按摩小手手……慕熙夏如虎添翼,料理掉毒闺蜜和死渣男,人生就只剩下谈恋爱。

《慕熙夏宫弈》 第1章 重生 免费试读

城南女子监狱。放风时间。

慕熙夏看着高墙外的湛蓝天空,激动得握住了拳头,嘴角不自觉溢出一丝笑意。

她马上就能出去了。

宋嘉宁昨天来看她的时候暗示过,她已经打点好关系,只要今天放风结束自己不回牢房,就能被她的人偷偷带出去。

宋嘉宁还跟她说,已经给她安排好了新的身份,帮她去国外改头换面。

她终于不用继续呆在这个阴暗肮脏的地方了。

慕熙夏贴着墙,蹲在几株野蒿后面,巡视的狱警仿佛没有看见她一般,将别的犯人带回了牢房。

慕熙夏心跳如鼓,宋嘉宁果然没有骗她,这狱警八成就是她派来的人。

夕阳渐渐落下。

慕熙夏蹲的太久,精神困倦,打起了瞌睡。

突然听见有人喊她。

“跟我来。”

她立刻抬头,便看见眼前站着一个人,那人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整个身体隐没在暗蓝夜色中,但依稀可辨,他身上穿的是狱警的制服。

慕熙夏心头一喜,连忙站起来,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的朝着出口走去。

她默默倒数:十五步,十四步,十三步……她仿佛已经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还剩十步的时候,前面那人突然回头,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物件,然后迅速跑了起来。

慕熙夏愣了愣,没来得及看手里的东西是什么,生怕跟不上那人,抬腿便追。

突然灯光大亮,她只听见“砰”的一声,什么东西以极快的速度朝她急速飞来。

电光火石之间,便觉得眉心剧痛,脑袋里像是有烟花炸裂,痛到不能自已。

慕熙夏无法自控的向后倒去,右手扬起,手上的物件飞向了空中。

那是一把枪。

枪?

慕熙夏困惑。

却听见空中偌大的声音来回震荡:“编号23422夺枪挟警,不听劝阻企图越狱,已被击毙。”

有人来探了探她的呼吸。

她听见那人打了一通电话。

“宋嘉宁,慕熙夏死了,你放心和宫弈结婚吧,慕熙夏的一切都彻彻底底归你了。”

慕熙夏听见这个名字,瞳孔猛然放大,宋嘉宁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在她眼前飘荡,最后变成了一个魔鬼的图案。

眼神渐渐涣散,身体也渐渐僵硬冰冷……

她,这是要死了吧。

原来一切都是宋嘉宁的局,原来从一开始宋嘉宁就在算计她,可笑她竟以为宋嘉宁真的是事事为她着想的好闺蜜。

眼泪从眼角滑过。

带着满腔愤恨不平,慕熙夏彻底堕入了黑暗。

……

痛,好痛。

眉心像是有箭刺了进去,痛感蔓延到四肢百骸,让慕熙夏只觉得生不如死。

不对,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怎么还会这么疼?

慕熙夏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张完美到人神共愤的脸。

是宫弈!竟然是宫弈!

下半身的疼痛尖锐的提醒她,她真真切切的活过来了。

而且重生到了宫弈对她用强的那天。

那时她鬼迷心窍一般的迷恋许南哲,根本不想嫁给传闻身患绝症,活不过三十岁的宫弈,可是宫氏却扼住了慕氏的咽喉,她爸便不由分说答应了这门婚事。

她和宫弈从见第一面就开始疯狂作死,给宫弈下过泻药,打过宫弈的儿子,甚至卖过宫弈的落照……

宫弈对她花样百出的挑衅总是冷冷淡淡,他仿佛早就看穿了她,她所有的手段都没能掀起什么浪花。

他越是淡定,她就越是生气,所以最后变本加厉,越发猖狂得不可收拾。

新婚当晚,她就趾高气昂的对宫弈说她嫁给他只是迫不得已,她有心爱的人,所以她迟早都会跟他离婚。

宫弈那么骄傲的人,听到这话便去了别的房间。

后来宋嘉宁蛊惑她,想要离婚就一定要让宫弈对她彻底失望,她便厚颜无耻的策划了和许南哲的高调同居。

宫弈很快就在那间狭小的一居室找到他们,让人把许南哲抓了出去。

他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在这间逼仄的小屋里显得格格不入,她以为他会很愤怒,可是他没有,他依旧面无表情,像平常一样冷漠到近乎没有温度。

慕熙夏莫名紧张起来,但还是努力挺起胸膛,虚张声势。

“宫弈!我告诉你!我已经是许南哲的人了!我们好合好散!我不占你的便宜,我净身出户!”

宫弈嘴角微勾,像是在看天底下最蠢的人,“离不离婚,由不得你说了算。”

慕熙夏感受到他周身散发的危险气息,但为了“真爱”,还是故意口不择言,“你这人是不是有什么绿帽痞,我这样的老婆你还要来干什么?我告诉你,就在这张床上,我和许南哲一晚上做了七次!他是天底下最棒的男人,不像你,是个软趴趴的病秧子……”

她话还没说完,宫弈就突然逼近。

慕熙夏看见他黑眸中滔天的怒意,吓得退无可退,跌倒在了床上。

果然男人不能被质疑那方面有问题,宫弈的表情像是一只要吃人的狮子。

慕熙夏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害怕得大喊起来:“南哲学长……唔……”

嘴唇却被宫弈狠狠吻住,他像是一只发狂的兽,极尽残暴的将她裹入腹中。

宫弈又凶又猛,做到一半她就晕了过去。

所以她正好重生到了那个昏迷的时候。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和宫弈的关系越发急转直下。

宫弈带她回家之后便软禁了她,不让她出门,也不见她。

她在宫家像是一个游魂游荡了好几个月,终于逮到了一个机会,将宫怀瑾推进了湖里,只为了激怒宫弈,好早点离开宫家,和许南哲双宿双飞。

没想到宫怀瑾却因为救治不及时,大脑缺氧受损,变成了一个弱智。

宫弈怒不可遏,跟她提出了离婚。

她到现在还记得他当时的样子,像是被罩在冰块里,浑身都散发着寒气,连说出的话都带着茫茫白雾。

他只说了六个字:“够了,如你所愿。”

他们的离婚手续还没开始办,许南哲便突然变了心,要娶宫弈的妹妹宫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