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顾篱落薄瑾修免费阅读第3章

(抖音小说)顾篱落薄瑾修免费阅读第3章

顾篱落薄瑾修是作者洛溪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那么顾篱落薄瑾修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怀胎七月,她被前任和白月光赶出家门,才知一切都是阴谋。五年后,她带着女儿归国,却被前任小叔纠缠。还惊讶发现,小叔的儿子竟和自己的女儿同一天生日。然后顾篱落震惊了。什么?她当年生下的男孩儿没有死?什么?薄瑾修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

《顾篱落薄瑾修》 第3章 免费试读

五年后。

“篱落,对不起,那个男孩……没能活下来。”闺蜜邱蓝抱着襁褓里的女婴道。

顾篱落抱着女儿,咬牙看着电视中的新闻。

“薄家孙媳顾篱落婚内出轨,生下男方孩子,被薄家扫地出门。”

“顾篱落薄书远婚变,顾篱落身败名裂净身出户!”

“最新消息,顾家表示已与顾篱落断绝关系,没有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儿。”

……

漫天的辱骂和诋毁像冰雹砸在身上,让顾篱落仿佛快要窒息。

“妈咪,妈咪?”

稚嫩的声音传来,顾篱落猛地睁开眼,大口地喘息着。

空姐贴心的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顾篱落摇了摇头,看着窗外的云层,缓缓呼了口气。

原来是梦吗?

“妈咪,你怎么啦?是不是又做噩梦啦?”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趴在顾篱落身前,睁着大眼担忧地看着她。

顾篱落看见女儿,才从噩梦中拉回了思绪,她伸手抱住女儿笑着摇头道:“让柒柒担心了,妈咪没事。”

顾柒柒抱住顾篱落的脖子,学着她哄自己睡觉时一样的口吻道:“妈咪不要怕,等到家了柒柒陪妈咪睡觉,这样妈咪就不会做噩梦啦。”

顾篱落心中微暖,低头在女儿脸颊上吻了吻道:“谢谢宝贝。”

飞机落地,顾篱落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深呼吸了两次。

江城,时隔五年,她终于回来了。

见顾篱落站在不动,顾柒柒疑惑地晃了晃她的袖子,仰头问道:“妈咪,你怎么了?”

女儿的声音让顾篱落回过神来,她微笑摇头道:“没事。”

将女儿安置在椅子上,顾篱落对她道:“柒柒,你在这里乖乖坐着,不可以乱跑哦。妈咪去一下洗手间,很快就回来了。”

“嗯嗯,妈咪放心吧,柒柒不会乱跑的。”顾柒柒指着就在旁边的服务台道:“柒柒还知道,有问题就找穿制服的姐姐哦。”

顾篱落笑了下,又拜托旁边的工作人员照看一下之后才去了洗手间。

顾篱落往洗手间走着,正低头给邱蓝发着信息,一不留神突然撞上一股肉墙。

“嘶~”顾篱落捂着撞痛的额头,下意识后退两步连声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歉没倒完,顾篱落就看清了对面人的样子,顿时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怎么,不认识了?”男人磁性的声音响起,让顾篱落眉头皱得更深。

她抿着唇故作镇定道:“抱歉,我刚才没看清路,不是故意撞到你的。”

“呵呵。”男人轻笑出声,往前一步逼近顾篱落道:“小篱落,许久不见,你就这么对待你的长辈的吗?”

长辈?

顾篱落的神经一下子被这两个字刺痛,她瞪着眼前帅得天神共愤的男人道:“薄瑾修,你是薄书远的小叔,但不是我的,我和他已经离婚了,你跟我没有关系!”

“哦,是吗?”

薄瑾修唇角勾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个江城第一首富的男人,前一秒明明还在赶飞机,这会儿却不急不缓地停了下来。

他身后几名助理见状,都低着头没敢看。

老板的瓜可不是他们能随便吃的。

薄瑾修噙着笑,饶有兴趣地看着顾篱落脸上生动的表情,右手食指伸出,挑起她的下巴道:“小篱落,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说清楚啊?”

顾篱落骤然一僵,心虚地避开了视线道:“什……什么没说清楚的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薄瑾修唇角笑意更大了,点点头道:“不知道啊?那也没关系,我不介意用一些特殊的方法让你想起来。”

顾篱落气急,咬唇瞪着薄瑾修道:“你们薄家的基因都这么卑鄙吗?”

“或许呢。”薄瑾修耸了耸肩,视线在顾篱落微咬的唇瓣上停顿了一秒钟后,又若无其事的离开,微笑道:“小篱落,再不乖乖叫人,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你……”

“嗯?”

薄瑾修挑眉,淡定地等待着。

顾篱落垂在身侧的手紧了又松,最后恨恨地瞪着薄瑾修。

若是薄书远说这话,她绝对一个巴掌就扇过去了。

可薄瑾修和薄书远不同,他强势又腹黑,在江城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她回来是想好好过日子的,并不想同薄瑾修扯上什么瓜葛。

想通这些,顾篱落瞪着薄瑾修,咬牙切齿道:“小叔!”

“嗯,真乖。”薄瑾修拇指在她下唇上轻扫而过,淡笑道:“小篱落,我还有事要忙,我们改天再会。”

说罢,薄瑾修迈着大长腿,向着登机口走去。他身后助理和保镖一众随行,无人敢对顾篱落的出现表示出丝毫惊讶。

顾篱落看着薄瑾修的背影,气得直跺脚,心里不停暗骂道:“可恶的薄瑾修,谁要跟你再会啊?”

……

在顾篱落去洗手间的时候,顾柒柒一直坐在外间的椅子上等人。

空旷的休闲区只零零散散几个人,顾柒柒左右看看,目光定格在不远处一个和她同龄的男孩身上。

想了想,顾柒柒还是朝男孩跑了过去。

“你也在等人吗?”顾柒柒站在男孩面前,好奇开口。

男孩低头看着手里的书,闻言连头也没抬。

顾柒柒歪了歪脑袋,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你好,你是不是听不见声音啊?”

她问这话倒没什么恶意,只是单纯的以为男孩有什么听力障碍而已。

低头看书的男孩听见这话,眉头一蹙抬起头来。

两人四目相对,都是一怔。

顾柒柒大眼清澈如星空,男孩的眼中则是和他年轻不符合的沉静。

顾柒柒灿然一笑,伸出小手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见你就特别喜欢,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呀?我叫顾柒柒。”

男孩眉头皱得更紧,似是“做朋友”这个要求对他来说是什么世纪难题似的。

但看着眼前的顾柒柒,他犹豫了半晌,还是开口道:“薄琮琮。”

“琮琮?这是你的名字吗?真好听。”顾柒柒坐在薄琮琮旁边,挨不着地的小短腿在空中乱蹬着,笑着道:“琮琮,你多大了呀?我今年四岁了哦,说不定我比你大,你就得管我叫姐姐了。”

薄琮琮转头看她,“我也四岁,我肯定比你大。”

“不一定哦,我生日是……”

“柒柒!”

顾柒柒正要跟薄琮琮说自己生日,突然听见顾篱落的声音,忙跳下椅子对薄琮琮道:“琮琮,我妈咪找我,我先走了哦。”

跑了两步,顾柒柒又回过头来,将自己小背包上挂着的幸运玩偶摘下放在薄琮琮腿上道:“这个送给你,要开开心心的哦~”

薄琮琮一怔,看着朝他挥手跑远的顾柒柒,抿着唇眼神复杂。

她是因为看出自己不开心,所以才来找自己说话的吗?

小巧的兔子玩偶有着可爱的大眼睛,像顾柒柒一样。

薄琮琮看着那只玩偶,又抬起头来追寻着顾柒柒的身影。只见她身边还站着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

那应该是她的妈咪了吧。

有妈咪真好。

薄琮琮想。

“琮琮,走了。”

薄瑾修走近,朝薄琮琮招了招手道。

薄琮琮收回了目光,带着自己的小背包走了过去。

临走的时候,他犹豫了半秒钟,还是将那只兔子玩偶塞进了背包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