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岩林悦悦小说 景岩林悦悦完整版免费阅读

景岩林悦悦小说 景岩林悦悦完整版免费阅读

景岩林悦悦是作者赤红的玖月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内容主要讲述“姓景的,***给脸不要脸是不是?赢了钱就想跑?我告诉你,要么继续回来玩儿,要么把赢的钱给我吐出来!否则今天别想离开!”

《景岩林悦悦》 第1章 重生 免费试读

前妻的婚礼上,景岩喝了个伶仃大醉,跑到厕所里吐了个稀里哗啦。

曾经,她不嫌他穷,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而他每天就知道喝酒赌博,不曾给过她半点关爱。

景岩的妈妈也因为儿媳妇一直没怀孕,天天给她冷脸,骂两句是家常便饭,心情不爽就拳打脚踢,对此景岩从来不曾管过。

终于,她狠下心来离开了。没过多久,景岩认识了一个比他小七岁的女人。他迅速坠入爱河,为了这个女人,喝酒赌博都戒了,白手起家创立了一家上市公司,资产过十亿!

但好日子没过多久,那女人跟个小白脸搞了破鞋,两人沆瀣一气,使用不正当的手段抢走了他的一切……

他终于意识到,当年那个不嫌弃自己穷的女人有多么好!看着她嫁给别人,他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如果老天能给他从头再来一次的机会,他绝对不会让她离开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阵作呕的骚臭味熏醒了。

他爬起身子,发现自己在一个破旧的厕所里……他赶紧离开了这里……

昏暗的老式电灯下,一个摆着麻将的桌子,还有三个叼着烟的青年。

其中一个骨瘦如柴的青年看到景岩出来,赶忙过去拉住他的胳膊:“岩哥,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哥几个都等急了。”

景岩看清楚他的脸时,头皮差点炸了!

因为那是他十几年前的雀友柱子,这小子死了七八年了!难道自己撞鬼了?

不对,眼前的场景熟悉的很……他打量了麻将桌上剩下的两人。那都是自己年轻时候的雀友。

这幅场景他记得,当年就是因为他在这儿赌博,隔壁的光棍子趁虚而入,想***他老婆。他老婆反抗中把那光棍子打成了脑震荡,被人讹了不少钱……

但是,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穿越了?景岩看了看三个雀友,他们都是年轻时候的样子。

他把墙上的镜子摘下来照照自己,显瘦的脸,但却十分年轻!

他,真的穿越了!

正想着,柱子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想啥呢,岩哥!来打麻将啊!”

虽然景岩曾经是个赌鬼,但他早改邪归正了,所以他直接回绝了柱子:“不打了,我得回家了!”

他一边说,一边小跑着往外走。柱子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他看了看赌桌,又小声说道:“浩哥在呢,你这么走了不太好……还是再玩会儿吧……”

“不了,下次吧!”景岩坚决的说道。

其中一个还坐在桌前的青年拍案而起:“姓景的,***给脸不要脸是不是?赢了钱就想跑?我告诉你,要么继续回来玩儿,要么把赢的钱给我吐出来!否则今天别想离开!”

他叫大浩,人称浩哥,是村里的二流子,村里人见了几乎都躲着。他可没少勒索欺负景岩,当年景岩懦弱,很是忌惮他,几乎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次的麻将局原本景岩和柱子他们玩儿的好好的,大浩不知怎么的就来了,硬把其中一个人撵走了,自己凑了上来。

但现在的景岩已经不是当初的景岩了,他在商业街摸打滚爬那么多年性格早就蜕变了。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什么风浪没见过?在他这个圈子里,几乎每个人见了他都点头哈腰叫大哥,他还怕一个小小的二流子?

可隔壁光棍子想***他老婆的事情刻不容缓,他不能在一个二流子身上浪费时间,所以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扔在桌上:“都在这儿了。”

大浩把钱装进口袋,冷笑一声:“这是本金,还有利息呢!”他伸出五根手指头:“最少再给我500!”

500块钱放在2020年,只不过是一顿饭钱,但放在80年代,那得相当于几万块钱,赢来的钱要还回去已经是底线了,现在还他妈要给利息!这简直是欺人太甚,景岩彻底怒了:“你不要欺人太甚!”

大浩走到景岩面前,揪住了他的衣领:“哟!你今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今天还就欺负你了,怎么着?老子今天不但要钱,还要让你从我裤裆底下钻过去!”

柱子连忙过来打圆场,好声好气的对大浩说道:“浩哥,岩哥可能是因为昨晚没睡好,所以才敢顶撞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

大浩松开了景岩,拍了拍柱子的肩膀:“柱哥说的对!”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脸色骤变,一拳打在了柱子的脸上:“王八蛋!老子做事还要你来教?”

柱子猝不及防,被这一拳直接打翻在地。大浩拎起旁边的凳子,狠狠的对着柱子的腿砸了下去……

柱子虽然是个赌鬼,但其他方面并不坏,平时跟景岩关系还算不错,现在又是因为帮景岩说话才惹上事儿了,所以景岩怎么可能不管?眼见大浩的凳子就要砸在柱子的腿上,景岩连忙一脚踹翻了大浩。

景岩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拎起凳子,朝着大浩的腿砸了下去。大浩杀猪般的惨叫一声,他打死也想不到,一向软弱无能,对他言听计从的景岩,竟然敢这么对他……

景岩蹲下身子,指着大浩的鼻子骂道:“草***!你以为你是谁!你只不过是个小流氓而已,还真拿自己当盘菜了?我警告你,以后再敢惹我,我就把你四肢都打残!”

接着,他把柱子扶了起来:“走吧。”

离开这个地方,柱子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然后对景岩翘起了大拇指:“岩哥,我今天真是对你刮目相看,连大浩你都敢的!牛逼啊!”

“行了,别往我脸上贴金,我还有事儿,你赶紧回家吧,以后不要跟这种人来往了,我也得走了,有时间再联系。”

“你小心点儿,大浩是什么人你我都知道,你今天打了他,他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景岩的心思全在老婆身上,哪有心情管这个?匆匆忙忙的赶回家去,就听到房间里不断的发出自己老婆,林悦悦的求救声,还有隔壁光棍子的淫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