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篱落薄瑾修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顾篱落薄瑾修免费阅读

顾篱落薄瑾修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顾篱落薄瑾修免费阅读

顾篱落薄瑾修是著名作者洛溪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总裁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怀胎七月,她被前任和白月光赶出家门,才知一切都是阴谋。五年后,她带着女儿归国,却被前任小叔纠缠。还惊讶发现,小叔的儿子竟和自己的女儿同一天生日。然后顾篱落震惊了。什么?她当年生下的男孩儿没有死?什么?薄瑾修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

《顾篱落薄瑾修》 第5章 免费试读

“什么旧账?”

顾篱落被他逼得步步后退,直退到了办公桌旁,警惕地看着薄瑾修道:“薄瑾修你……你别乱来……”

薄瑾修轻笑,一手横在她腰侧,把着桌沿阻止她离开,“你说什么旧账,不如我们一件件地算如何?比如先说一说两年前Muses大赛上我给你发奖杯,你却泼我一身酒的事情。”

“我那又不是故意的。”顾篱落忍不住解释道:“当时有人绊了我一脚,我没站稳,所以才……”

两年前她在M国的服装比赛获了奖,主办方邀请贵宾给她颁发奖杯,她当时如何也没想到这位贵宾会是薄瑾修。

当晚她还参加了庆功宴,结果中途不知被谁下了黑手,要不是薄瑾修及时扶住她,可能当晚的新闻就会变成“新秀设计师庆功宴出糗”了。

而她给薄瑾修的回礼也很特别,那就是把自己手里的酒全洒在了他身上。

薄瑾修薄唇微勾,声音略带着一丝戏谑:“哦?那六年前你强吻我的事又怎么说呢?”

“我……”听他提起这件事,顾篱落小脸腾一下就红了,她转头避开薄瑾修似能洞察一切的眼神,别扭道:“你,你不是又吻……吻回来了么,再说了你也没吃亏啊。”

“可你最后又给了我一耳光,还骂我了。”薄瑾修不依不饶道。

顾篱落羞得无地自容,吞吞吐吐道:“我,我当时……”

“嘘~”薄瑾修突然伸出食指,轻压在顾篱落唇瓣上,逼近道:“我不管你当时如何,只是既然此刻你没什么不方便的,那我们就趁这机会把账结清了吧。”

“什么结清……”顾篱落呆呆地望着越靠越近的薄瑾修,视线从他的双眼滑到那张不饶人的薄唇,吓得伸手推他道:“你,你别乱来啊……”

薄瑾修低笑一声,原本放在顾篱落唇瓣的食指下滑到她下巴,轻轻挑起道:“小篱落,欠下的债,总归是要还的。”

“我,你……”顾篱落吓得结巴,在薄瑾修的目光下心跳漏了一拍,红着一张脸进退两难。

正这时,办公室门突然悄悄推开,皇甫图的脑袋探了进来,小声道:“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手机忘拿了。”

说着,他讪讪然一笑,猫着腰走向自己办公桌去拿手机,中途还不忘对薄瑾修和顾篱落摆摆手道:“那啥,你们继续,就当我不存在就好了。”

顾篱落羞得无地自容,偏薄瑾修老神在在地瞪着皇甫图,似真的在等他出去一样。

顾篱落唇角微抽,趁势推开薄瑾修道:“我出去工作了。”

“顾……”薄瑾修张口,顾篱落却停也不停地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随着办公室门“碰”的一声被关上,皇甫图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看向薄瑾修道:“哥,我是不是坏你好事了啊?”

薄瑾修斜了他一眼道:“知道你还进来?”

“咳咳……”皇甫图没想到一向走高冷路线的薄瑾修竟然就这么直接了当的承认了,惊得他差点给自己口水给噎着。

皇甫图眼珠子一个劲儿地转,八卦地问道:“哥,所以你昨天临时取消航班,就是为了顾篱落?”

薄瑾修唇角微勾,眼中透过一丝亮光道:“想知道?”

“嗯嗯。”皇甫图点头如捣蒜,薄瑾修多年来对谁都没有兴趣,如今却为了前侄媳妇儿取消了加急航班,这种大八卦他当然想知道了。

薄瑾修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说了四个字:“无可奉告。”

皇甫图满是八卦的小心脏顿时凉成一片,忍不住凑过来撒娇道:“哥你就告诉我呗,我可是你弟弟啊……”

薄瑾修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正想将皇甫图推开,不巧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是家里的来电,薄瑾修还以为是薄琮琮有事找他,微笑着接起电话道:“琮琮,怎么了?”

“少爷,小少爷生病了。”管家声音焦急道。

“生病了?”薄瑾修眉头一皱,立刻站起身来。

旁边皇甫图一听这话,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怎么回事?医生去了吗?”薄瑾修同皇甫图打了个招呼,一边往外走一边快速问道。

“医生已经来过了,说小少爷只是寻常发热,开了药,只是……”管家显得很是为难。

不用他说,薄瑾修已经猜到了,他叹了口气道:“琮琮不肯吃药是吗?”

“是。”管家也是无奈,这小少爷什么都好,就是吃药是个难事。

“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

顾篱落直到回到设计部后,心里的那股烦躁都没有平静下来。

脑子里晃来晃去全是薄瑾修的影子,刚才若不是皇甫图进来打断了他们,薄瑾修是不是真的要吻她?

想到这里,顾篱落脸上不禁一阵发热,随即心里的烦躁感更强了。

若说她这次回国不想见到的人都有谁,那薄瑾修绝对是排在名单前列的一位,甚至超过了薄书远那个渣男前夫。

明明过去几年中她和薄瑾修也没有过多少交集,甚至连话都没说多少,但偏偏每一次的相遇都那么让人记忆深刻。

以至于顾篱落对薄瑾修已经产生了生理畏惧,每一次见到他,她都会莫名的烦躁和警惕,好像不这样防备着,某些事情就会脱出她掌控一样。

“篱落,你过来一下。”正当顾篱落因为薄瑾修的事情出神的时候,设计部总监温蒂叫道。

顾篱落回过神来,连忙站了起来。

温蒂热情地拉过顾篱落,对设计部同仁介绍道:“诸位,这位就是我们设计部新来的设计师顾篱落。篱落,你也跟大家说两句吧。”

顾篱落点点头,礼貌道:“大家好,我是顾篱落,初来煌图我还有很多地方都不懂,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顾篱落话音落下,设计部里响起几个稀稀落落的掌声,还有一些不太和时宜的声音。

“哟,我们可不敢关照你,毕竟这偌大的煌图,也只有你一个是不经过实习期就直接转正的大设计师呢。”说话的人叫商雨,是设计部的老人,也是如今风头正盛的设计师。

顾篱落看了眼她胸前的工作证,只觉得“商”这个姓氏有些耳熟,可一时也想不起来,于是只淡声道:“您客气了,大家都是同事,互相帮衬罢了。您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也可以跟我说。”

“你……”商雨气极,顾篱落这话分明在影射她的能力比自己强。

商雨在这设计部从来都是横着走的,连温蒂都得让她三分,没想到顾篱落竟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当下,商雨就拍案而怒:“顾篱落,你不过一个新人而已,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

顾篱落似仔细思考了下她说的话,然后认真道:“资格?不巧,区区不才还是有一些的。”

她这话一出,不止商雨不屑,其他同事也露出了嘲笑的姿态。

“来煌图的谁没有一些资本?顾篱落,你也千万别跟我说什么校园设计奖,简直要笑死人了。”商雨白眼都快翻出了天际,明摆着鄙夷。

顾篱落眉头微挑,点了点头道:“我大学时确实曾得过奖。”

听她这话,众人欷歔出声,没想到她还真敢说。只不过听着顾篱落接下来的话,他们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将众人神色一一扫进眼中,顾篱落淡然一笑,抬眸牵唇间尽是自信傲然:“我大学时确实得过奖,不过不是校园设计奖,而是国内优秀设计奖。在M国留学期间又曾获国际创新奖,斯兰设计学院全年奖学金。两年前Muses国际服装大赛,不好意思,我是第一名。”

国内设计奖,国际奖……

还有那个被誉为全世界最优秀的设计学院斯兰学院的全年奖学金!

那个只有顶尖设计师才有资格参加的Muses大赛,顾篱落她……她竟然是第一名!

在这么多实打实的奖章面前,没一个人再敢对顾篱落有意见了。

商雨黑了脸,她没想到顾篱落真的有这些拿得出手的资本,气得脸颊都扭曲了。

温蒂虽看不惯商雨,但因为她的后台太硬,温蒂也不愿跟她发生争执,于是故作没察觉她和顾篱落之间的气氛,只说了几句公式化的话就离开了。

商雨瞪着顾篱落道:“顾篱落,就算你有这些奖又如何?煌图不是看履历的地方,能进来是一回事,能不能留下就未必了。”

顾篱落耸了耸肩,平淡道:“多谢提醒,我会努力的。”

说完她就回了自己的工位,丝毫没把商雨的话往心里去。

她这些年经历过的事情多了去了,像商雨这样的,对她而言根本不算个事儿。

中午接水的时候,正巧碰见商雨也在茶水间。

顾篱落不欲找麻烦,接了水就欲走人,却听见商雨道:“顾篱落,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脸回来江城啊。”

顾篱落脚步一顿,转身看向商雨,“我为何没脸回来?”

“呵,你还问我为什么?”商雨看着顾篱落的眼神中带着鄙夷,“顾篱落,你该不会以为过去了五年,江城就没人知道你那些丑事了吧?当初你利用顾家权势,硬是拆散了心月姐和书远哥。却又不知道珍惜,婚内出轨生下野种,被薄家和顾家像打落水狗一样赶了出来,如今刚一回来就傍上了薄瑾修,顾篱落,我还真是佩服你的脸皮啊。”

顾篱落眯了眯眼,紧盯着商雨,“你认识苏心月和薄书远。”

“怎么,怕了?”商雨讽笑道:“顾篱落,你这次回来又是为了书远哥吧?我警告你不要痴心妄想,否则别说薄阿姨和心月姐不会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商雨就离开了,顾篱落看着商雨的背影,双眸沉沉,声音寒凉得没有一丝温度:“谁不放过谁还不一定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