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琼傅晏川小说目录 封琼傅晏川完整免费版阅读

封琼傅晏川小说目录 封琼傅晏川完整免费版阅读

封琼傅晏川是著名作者萤火虫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前世,封琼在哥哥妹妹的算计,和未婚夫的利用中,死无全尸。一朝重生,她成为土大款的女儿,成为往日学弟…

《封琼傅晏川》 第3章 免费试读

思索时,房门被人推开,傅晏川走了进来。

秋景抬眸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没动。

此时应付傅晏川已经是件小事了,她更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眠药恰巧滚到男人的脚下,他捡起了药和诊断书,皱眉看了几眼,以为她想找离婚的借口。

忽然问秋景,“你对这段婚姻有许多不满?”

诊断书下是一双微微泛红的黑眸,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

秋景不懂他这突然的悲伤从哪来的,想了半天,归结于:他认为秋景不愿意嫁给自己。

秋景说,“确实有一些问题,我想问——”

傅晏川却打断了她,“那正好,你我都对彼此无意,既然是家族安排的婚事,我们便约个一年之期,等双方长辈安顿好,就谈离婚。至于你的嫁妆……我会双倍退还。”

秋景急忙说,“不了不了,我家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有钱……等等,退还?”

秋景一下子愣了,大脑宕机了五秒,才明白傅晏川是同意她退婚的意思!

秋景没忍住一下子说出了心里话,“傅晏川,你怎么也有这么多钱?”

海城的名流圈现在都这么有钱了?

她堂堂封家三小姐,存款本上的数字都赶不上人家秋景的嫁妆。

可同样是拿手术刀的,傅晏川什么时候也赚了这么多钱?!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极力压抑着某种情绪,“秋小姐,我是认真的。”

“或者说,这是我的要求,一年后离婚……责任我会承担。”

秋景被他盯得有些头皮发麻。

那道目光太过沉重,又夹杂着一丝无奈与淡然。

“我不知道怎么选,你让我考虑下。”在分清现状之前,秋景不敢擅自改变什么。

她怕蝴蝶效应,但在心里,她也怕以陌生的身份和陌生的男人生活下去。

秋景深吸一口气,想了想,说,“我觉得我们还是维持——”

话说到一半,大门被人急匆匆推开了。

傅晏川的助理急忙跑进门说,“傅总,董事长让您过去一趟,说是封家三小姐在国外出了事,葬礼明天举行!”

——

薄薄细雨笼罩着海城,灰暗的云层笼罩着天空,封家大宅外满是前来吊唁的人。

傅家本是不愿来的,毕竟昨天才是傅晏川订婚的日子。

可傅晏川还是来了。

一身庄重肃穆的黑衣,撑着把黑伞,像个失去了灵魂的木偶,眼眶微红,缓缓走入封宅。

秋景总觉得他很奇怪,人前几近冷漠,却在死去的‘封琼’面前,露出鲜有的和善。

秋景没有细究,在她得知封家三小姐去世这个消息,直到现在,大脑都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怎么上了车,怎么进了封家,又怎么和傅晏川在后院走散。

封家三小姐是她。

她因为车祸去世,重生在了秋景身上。

这种荒唐至极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甚至要她亲眼目睹自己的葬礼!

秋景最终逃了,在吊唁的人前往正厅时,她一个人逃向后院的花房,心中迫切地想要得知真相。

现在和真相只有一墙之隔,她不敢再看。

初秋的花房里种满了满天星和玫瑰,枯枝落在地上被人踩响。

秋景吓了一跳,下意识藏进了玫瑰花从后。

手臂戴着黑色绒花的男人点了一支烟,缓缓走入花房,四处张望似乎在等人。

秋景认得,这是她二哥封铭。

不多时,妹妹封晴失魂落魄地跑来花房,像是做贼心虚一样,仔仔细细看了身后没有人,才敢开口。

封晴急着问封铭,“三姐真的死了?你不是在开玩笑?这事和你有没有关?”

封铭吸了一口烟,低低笑了,“傻妹妹,你不是也看不惯她吗,现在她死了,就少一个人来分老头子的遗产。”

秋景心中咯噔一下,难道她的死不是意外?

封晴似乎明白了什么,吓得浑身发抖,“所以你真的做了?我以为你只是开玩笑而已,你真的在美国动了手脚?”

被猜中的封铭嚣张地笑了,伸手揽住了亲妹妹封晴,安慰说,“她从小到大都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她是大小姐,我们都是下人,这些年她怎么对我们的?”

秋景愣愣看着这对兄妹拍手庆祝,一下子竟没有回过神来。

封铭兄妹都是封父在外的私生子,十几年前以收养的名义进了封家,直到今年,秋景才知道他们的身份。

可她自认这些年待兄弟姐妹不薄,为什么要偏偏害死了她!

封铭面露狠戾,想到封琼已死,顿时嚣张地说,“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也是她自己活该!”

秋景听到这些话,喉咙干涩,眸子里阴翳不定,整个人像落入了冰窖。

她难以想象前世人前对自己乖顺的兄妹,竟然对她下此狠手!

封晴心神不定地问他,“可你这么做,要是被爸爸发现了,或者被其他人发现,我们岂不是——”

“他没机会了。”封铭看了看手表,细长的眼中满是阴狠。

“老爷子也活不过今天了,他是悲伤过度意外身亡,到时候封家乱作一团,需要人出来主持大局,大哥音讯全无,谁还会在意一个三小姐死的有没有蹊跷?”

秋景听得心惊肉跳,恍惚间毛衣刮到了玫瑰花的刺,弄出了细微的响声。

封铭立刻出声呵斥,“什么人!谁在那里!”

身后便是玻璃墙壁,秋景缩在花丛后不断后退。

眼瞧着避无可避,就在她绝望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一阵脚步声。

封铭警觉地回头望去,竟是傅晏川撑着黑伞缓缓走来!

玻璃墙一半透光,一半不透光,从秋景的视角望出去,只能看见傅晏川与封铭兄妹在雨中撑伞说了什么,却看得并不真切。

得知死因真相的秋景已经惊得手脚发凉,慌乱从地上站起来,心中也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一时竟在原地***。

她自认为没害过什么人,也没有对不起封铭兄妹什么,谁知最后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看来一切上天自有安排,既然让她重活一世,绝对不会放过这群罪人!

不知过了多久,傅晏川独自回了花房,视线落在她有些惊慌失措的脸上,稍稍停留了一会儿便移开。

秋景故作镇定,看他什么都没说,俊冷的外表下鲜露疲状,有些意外。

他似乎早知道秋景藏在玫瑰花从后,又或是不知道。

淡漠的眸底在见到秋景时没有惊起一丝波澜,道,“随我过去,向封伯伯道别。”

秋景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忽然余光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转头去看,当看清那男人和他怀里抱的东西,秋景一下子愣住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