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云晚林旭什么小说 靖云晚林旭全文免费阅读

靖云晚林旭什么小说 靖云晚林旭全文免费阅读

靖云晚林旭是作者兮和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身为豪门名媛的她遭遇空难,重生到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废柴小姐身上。父亲冷血漠视,继母刁难算计,继姐抢夺男友?当她还是以前那个小废柴吗?虐之!小废柴去世的妈妈还给小废柴定了一桩娃娃亲?靖云晚蹙眉:“这位先生,你家别墅还没我家大,我还要打脸虐渣,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建议我们解除婚约。”某人微微一笑,摇身一变,成了这座城市最低调尊贵的男人:“这位小姐,我建议你再考虑一下。”靖云晚哭唧唧: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独家私宠:重生甜妻A爆了》 第4章 免费试读

靖腾安双目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他很少在家吃饭,自然不知道这些年靖云晚是怎么过的。

最重要的是,庄秋燕告诉他说:“晚晚脾气不好,不肯和我们一起吃。”

“你以为打我一耳光,就可以磨灭这些事实了吗?”靖云晚抬眸,眼神依旧冷漠,和昔日那个逆来顺受的小姑娘截然不同。

靖腾安被她的问题问住了。

靖云月在这个时候带着哭腔开了口:“爸爸,你别怪晚晚,是我不好……”

“是我抢走了妹妹喜欢的东西,抢走了她喜欢的人。我以为妹妹有了婚约,就不会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庄秋燕立刻跟着帮腔:“是呀,晚晚已经有婚约了,再跟林旭在一起也不合适。这事是我没有考虑好……”

这母女两人一唱一和,话里话外都在暗指是她不安分。

若是站在这里的是那个真正的小姑娘,怕是早就哭着跑出去了。

“你们不需要自责,这些事情都是这个逆女闹出来的。我靖家的颜面真是被她丢尽了!”

靖腾安见不得母女两人受委屈,当即指着靖云晚的鼻子命令道:“靖云晚,给你庄阿姨和姐姐道歉!”

明明小姑娘才是这件事的受害者,可是她的父亲,不仅对她没有丝毫关怀,还护着这对白莲母女!

这样的人,枉为人父!

靖云晚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红唇微启:“如果我说不呢?”

想让她靖云晚道歉,不可能!

“不?”靖腾安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好几个分贝,“逆女,你再说个‘不’字试试?!”

他的话音还没落,靖云晚再度开口:“错的是她们,我不会道歉。”

靖腾安简直要气疯了:“靖云晚,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靖云晚早已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脸上并无异色。

原主虽然才十七岁,可是上一世的她已经有二十好几了。

就算靖腾安心狠,断掉了她的生活费,也不是什么大事。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庄秋燕,眼里的喜悦明明已经难以掩盖,却还是假惺惺地站出来为靖云晚说话:“老公,晚晚还是个孩子。你现在把她赶出家门,她要怎么活呀?”

“我就知道你心善。”靖腾安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靖云晚,随后咬着牙呵斥:“你看看你,你庄阿姨对你多好?小白眼狼,你妈怎么生了你这么个闺女?”

这一下靖云晚的眉头死死地皱了起来。

她可以容忍靖腾安骂她,但她不允许靖腾安说她妈妈。

一个死人,能有什么错?

靖云晚落在靖腾安身上的视线,越发冰冷:“她对我好?看来你是眼睛不好使。”

眼见靖腾安起身就要去打靖云晚,庄秋燕忙站出来,拍着靖腾安后背,给他顺气。

“晚晚,行了,你还是少说两句吧。看把你爸爸都气成什么样儿了?”

见安抚住靖腾安,庄秋燕又开口道:“时间不早了,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她说完,就拉了拉靖腾安的衣袖:“老公,她还是小孩子。你和她计较什么呀?再说了,孩子高三了。压力大,口不择言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听庄秋燕这么说,靖腾安才勉强冷静下来。

他瞥了靖云晚一眼,随后直接转身往楼上走。

等到庄秋燕和靖腾安都上了楼,坐在沙发上满脸泪痕的靖云月才终于站了起来,她火热的目光落在靖云晚的脸上。

“靖云晚,这次真是便宜你了。”

本来靖腾安都要把靖云晚赶出家门了,这么好的机会,靖云月不知道母亲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便宜我了?”靖云晚眯了眯眼,然后冷笑着说:“靖云月,这里好像是我的家。”

靖云月睨了她一眼,满脸不屑:“那又怎么样呢?林旭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了。”

她说着,还得意地晃了晃手上的钻戒。

这样的钻戒她在M国不知道有多少,也就靖云月把它当个宝。

她轻笑一声,缓缓凑近靖云月:“靖云月,你猜如果你没了靖家大小姐的名头,林旭会不会毫不犹豫地把这枚钻戒收回去?”

“还有,你觉得咱们俩,谁会先被赶出靖家?”

靖云月一惊。

从订婚礼开始,她就觉得靖云晚怪怪的,跟变了个人似的。以前她让靖云晚往东,靖云晚绝对不敢往西。

现在不知为什么,面对这样的靖云晚,她竟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但她绝对不会在靖云晚面前低头。

“把我赶出靖家,就凭你?”

靖云晚有几斤几两她一清二楚,她此刻料定靖云晚是在说大话。

“没错,就凭我。”靖云晚笑了笑,往前走了一步,站定在靖云月面前,目光如同匕首一般锋利。

被靖云晚气势慑住,靖云月往后退了一步,却还是颇有底气地道:“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你底气说出这些话的,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你看看你的成绩!单凭这一点,先被赶出靖家的那个人,就不会是我。”

“明天爸爸还等着请人吃饭为你找出国留学的机会呢,我要是你我就找个地缝钻进去!”

闻言,靖云晚不紧不慢地露出了一个笑容:“靖云月,那我们拭目以待。”

原主靖云晚的确是个学渣,不过她可是精通六国语言,工商管理、计算机的超级学神。

丢下这句话,她转身往房间走。

这个时候,庄秋燕从楼上走了下来。

靖云晚瞥了她一眼,直接进了房间。

原主连房间,也是从别墅一楼的杂物间里改造出来的。

卧室里的灯光灰蒙蒙的,即将关上门的那一刻,靖云晚隐约听到靖云月说:“妈,好不容易爸爸要把她赶出去了,你帮她求什么情啊?”

平日靖云晚回房间都会直接关上门,靖云月和庄秋燕便没多加防备。

“等我把那件东西拿到了,再赶她出去也不迟。”是庄秋燕的声音。

“也对,”靖云月咬牙切齿:“我的委屈可不能白受,我一定要让靖云晚那个***付出代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