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瑾修顾篱落大结局在线阅读 神秘爹地要抱抱全本免费看

薄瑾修顾篱落大结局在线阅读 神秘爹地要抱抱全本免费看

神秘爹地要抱抱小说主角名为薄瑾修顾篱落,由洛溪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怀胎七月,她被前任和白月光赶出家门,才知一切都是阴谋。五年后,她带着女儿归国,却被前任小叔纠缠。还惊讶发现,小叔的儿子竟和自己的女儿同一天生日。然后顾篱落震惊了。什么?她当年生下的男孩儿没有死?什么?薄瑾修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女儿抱着她的大腿撒娇:“妈咪,这个爹地够帅,我喜欢~”天才儿子背上书包站在她身边:“妈咪,我已经包了专机,你要走可以,带上我。”薄瑾修双手抱胸堵在门口:“小篱落,这下你还想跑哪儿去?”顾篱落盈盈一笑,勾住男人的下巴:“小叔,谁说我要跑了?首富夫人的位置,只能是我的。”薄瑾修噙着笑逼近:“当然,不止首富夫人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神秘爹地要抱抱》 第8章:打脸渣男前夫 免费试读

“叮铃铃铃……”

顾篱落话还没问完,手机闹钟突然响了起来,她愣了下忙拿出手机看表。

“糟糕,要晚了。”顾篱落急匆匆将设计稿和手机全扔回包里,对薄瑾修道:“我有急事,先走了,设计稿我改好再给你过目。”

说完顾篱落抓着包包就准备走,只是刚迈了两步就被薄瑾修拉住了手腕。

“等一下,我送你。”薄瑾修道。

“不用,我自己开车来的。”顾篱落答。

很顺畅的对话,却让薄瑾修愣了一下,他苦笑着道:“小篱落,你知不知道,很少有人能拒绝我送他的。”

顾篱落小嘴一撇,哼道:“我又不是你那些女人。”

话刚一出口她就后悔了,这话怎么听都觉得酸。

果然,薄瑾修唇角勾了起来,揶揄道:“好酸,哪些女人,我怎么都不知道自己身边有女人?”

顾篱落脸上微红,低着头道:“我走了。”

“篱落,等等。”薄瑾修突然开口,没有像故作玩笑时那样叫她“小篱落”,而是正经地唤她的名字。

顾篱落心跳猛地漏了一拍,顿住脚步不敢看他,“干,干什么?”

“没事。”薄瑾修低头看着她的发顶,眼中的宠溺几乎就要藏不住了。

“你刚才想问我什么?”薄瑾修柔声开口。

顾篱落愣了下,轻嗅着他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香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以后再说吧。”

说罢,顾篱落就离开了别墅。

薄瑾修看着她的背影,勾唇自言自语道:“小篱落,这次,我再也不会放你离开了。”

……

从别墅离开之后,顾篱落就开着车急往学校赶去。她每天都会提前定好闹钟,以保证接女儿放学不会迟到。

只是时间是她按照从公司到学校的距离算的,没想到会去薄瑾修那里,所以路程稍微远了些。

紧赶慢赶,顾篱落终于赶在正式放学前到达了学校。

顾篱落从车里下来,靠在车门上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让女儿等。

“顾篱落?”

正在顾篱落歇着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道男声自旁边传来,她愣了下抬头看去,赫然发现竟是自己那渣男前夫——薄书远。

薄书远今年只二十八岁而已,可五年不见,他人竟然已经显出几分发福来,看起来油腻十足,让顾篱落不由庆幸还好他们那段婚姻早已结束。

在顾篱落暗自庆幸的时候,薄瑾修却是一脸警惕地看着她,“顾篱落,你来这里做什么?”

顾篱落眨了眨眼,有些不理解他为何这种表情,“这儿又不是你家,我来这里关你什么事?”

“你……”薄书远厌嫌地瞥了眼顾篱落,冷哼道:“顾篱落,我警告你,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不要再做些无谓丢人的事情,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

顾篱落:“……”

见顾篱落一直盯着自己,薄书远心跳不由控制地加快起来,他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脸,却又忍不住偷偷瞄回来,结巴道:“你……你看着我做什么?”

“薄书远,我以前就觉得你眼睛有问题,如今倒确定了,你就是个瞎的。”顾篱落冷笑嘲讽道:“你丫哪只眼看见我想求你复合了?拜托你照照镜子,就你如今这样,白送我我都不要好吗?”

“顾篱落,你……”

“书远~”

薄书远刚想再说,忽见苏心月牵着儿子薄天赐从学校出来,连忙住了口。

苏心月见到顾篱落也是一惊,她今天刚从商雨那里知道顾篱落回来了,却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见到她。

她的第一反应也以为顾篱落是来跟自己抢男人的。于是老远就拉着儿子急步走到薄书远身边,伸手挽紧了薄书远的胳膊,一脸防备地盯着顾篱落,“顾篱落,你缠着我们家书远想做什么?”

顾篱落讽笑摇头,懒得跟这对瞎眼夫妻多说什么,只望着校门口等女儿出来。

“顾篱落,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见顾篱落不理睬自己,苏心月心中更认定了顾篱落是害怕,于是更加有恃无恐地大声道:“我告诉你,你跟书远已经离婚了,不要再妄想着什么。”

顾篱落翻了个白眼,看向苏心月道:“您说得是,我保证绝不妄想,您二位天生一对,岂是我这种凡夫俗子能拆散的。”

“哼,你知道就好。”苏心月得意地扬起下巴,说完这话才突然反应过来顾篱落好像不是夸她的意思,不由怒视着顾篱落道:“顾篱落,你在骂我?”

顾篱落耸了耸肩膀道:“我只是说话而已,至于如何解读我的话,就看你自己咯。”

“你……”

“妈咪!”

远处跑来的小身影打断了苏心月的声音,顾篱落也没心情再跟他们一家纠缠,连忙笑着上前去接女儿。

“妈咪,今天我在学校认识了好多新的小朋友哦~”顾柒柒跑到顾篱落身前,抱住她先来了个大大的亲亲,然后扬着小脸炫耀道。

“是吗?我家宝贝这么厉害呀。”见到女儿,顾篱落的心情就瞬间好了起来,她一边慈爱地帮女儿擦了擦额头的汗,一边笑着问道:“那功课还跟得上吗?有没有不适应的地方?”

“妈咪你在开玩笑吗?”顾柒柒一脸骄傲道:“我可是提前预习过小学所有内容的天才少女,区区一年级的课本而已,怎么可能难得倒我呢?”

顾篱落笑着捏了捏女儿的脸蛋道:“宝贝,你可真是越来越不谦虚了。”

顾柒柒大眼睛乌溜溜地眨着,扬着下巴道:“干爹说了,有真本事的人不用谦虚。”

“噗~”顾篱落失笑,点了点女儿的额头道:“你干爹把你都教坏了,回头我一定要找他算账。”

一边说,她一边领着女儿往车边走去。

薄书远和苏心月在看到顾柒柒的时候就愣在了那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顾篱落的女儿竟然也在这里上学。

尤其看到顾柒柒那一张精致得过分的小脸,苏心月心中更加嫉妒。

明明她已经抢走了薄书远,成功将顾篱落扫地出门。

明明顾篱落应该带着一个拖油瓶艰难度日,可为何眼前的顾篱落不但没有穷困潦倒,反而还一天比一天耀眼?

连带着她那个野种女儿也活像个小公主似的。

再看自家儿子,苏心月更是心有不满。

虽然薄天赐长得也不差,但不管是比起薄琮琮还是顾柒柒,外貌和气质都远远差了一大截。

眼看着顾篱落和顾柒柒就要上车离开,妒火中烧的苏心月忍不住用尖刻的声音嘲讽道:“哟,我说你怎么在这里,原来是当年那个小野种长大了呀。”

顾篱落脚步倏地一怔,脸色瞬间暗沉下来。

“妈咪?”顾柒柒疑惑地望着顾篱落,“她是在跟我们说话吗?”

“不是。”顾篱落勉强扯了下唇角,伸手摸了摸顾柒柒的头发道:“柒柒乖,你先上车,妈咪有点事要做。”

“哦。”顾柒柒乖巧点头。

顾篱落让女儿上了车,复又关上车窗和车门,确保顾柒柒不会听见他们的声音后才转身走向苏心月。

看着顾篱落一步步走来,苏心月心里莫名一寒,下意识往薄书远身后退去。

“顾篱落,你想干吗?”对上顾篱落冷寒的眼神,苏心月心头微颤,结巴出声道:“我,我警告你……你别乱来啊……”

“呵。”顾篱落冷笑,在距离苏心月一米之距站定,直直盯着她道:“苏心月,五年前的事情我尚且没有跟你算账,不要以为我忘记了,更不要以为我好欺负。你最好老老实实守着你的男人过日子去,再来招惹我,我就让你尝尝从神坛跌落的滋味。”

苏心月想要嘲讽两句,可看着顾篱落的眼神,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心里甚至有种强烈的感觉,顾篱落说的话是真的,她真的能让自己一无所有。

顾篱落说罢这话,转头看向薄书远道:“管教好你的女人,还有,不要再出现我面前,看见你们真的让我很想洗眼睛。”

薄书远愣愣地看着顾篱落,从顾篱落在他跟前停下脚步开始,他的目光就几乎没从顾篱落身上离开过。

她身上的清香、她的睫毛、她透嫩的脸颊和饱满的双唇……每一样都那样让他着迷。

薄书远几乎魔怔,连顾篱落走远也没反应过来。

苏心月看着顾篱落上车离开,咬唇冷哼道:“不过是个Loser而已,而且还带着个野种,还真当自己是女神呢。你说是吧书远?”

话落,却不见有人回答。

苏心月疑惑地转头看向薄书远,却见薄书远一直望着顾篱落离开的方向。

“书远,你在看什么?”苏心月大声问道。

“啊?哦,没什么,走吧。”薄书远淡声说,拉着儿子往前走去。

苏心月看着父子俩的背影,心里气得发疯,跺了跺脚恨恨道:“顾篱落,我不会放过你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