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柚柚慕容秋白柚柚慕容秋无弹窗全文资源阅读

白柚柚慕容秋白柚柚慕容秋无弹窗全文资源阅读

主角是白柚柚慕容秋的名称为《白柚柚慕容秋》,是作者佚名创作的古风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她最爱的夫君,亲手给她的父亲定了死罪。而她父亲一生忠正,结果家破人亡,这就是最好的结果吗?白柚柚只觉心口一窒,喉头腥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痛苦蔓延至五脏,她眼里噙着泪,慕容秋却未再多言一句,转身离开。她知道,她的痛,他从来都是不看在眼里的。

《白柚柚慕容秋》 第7章 夺走孩子 免费试读

白柚柚脸色一白:“月儿是我亲生女儿,怎能交由她人抚养?”

“你父亲通敌叛国,罪名昭彰。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月儿是侯府血脉,我怎放心交由你教养!”老夫人怒视着她,语气不善。

白柚柚感觉一股刺骨的寒意将自己笼罩。

她将目光落在慕容秋身上,几近哀求道:“侯爷,求你看在三年夫妻的情面上,别把月儿带走,行吗?”

可他脸上是一贯的冷硬,显然是心意已决。

这时,乳母已把月儿带进门,月儿迈着小短腿径直扑到了白柚柚怀中,糯糯的叫着:“娘亲。”

白柚柚心下一颤,忙抱紧了女儿。

“将月儿带过来!”她听见老夫人狠狠拍了拍桌子。

两个丫鬟上前想将她们拉开。

“月儿她还小啊!”白柚柚将女儿抱得更紧,眼泪上涌,“侯爷,求你不要将月儿从我身边夺走……”

慕容秋有一瞬的迟疑。

这时,玉茹温声细语道:“夫君,我不是要将月儿从姐姐身边抢走,但姐姐最近都没时间好好照顾月儿,月儿最近都清减了不少,穿的衣裳也没有以前整洁……”

话说半分,言犹未尽。

慕容秋扫了一眼白柚柚,冷声吩咐:“将月儿送去玉茹院中。”

白柚柚死死咬着唇,心像是被人猛地剜了一刀,痛得快要无法喘息。

她紧紧的搂着月儿,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掉。

月儿见母亲一直哭,也跟着哭了起来。

她一手搂着白柚柚的脖子,一手替她擦眼泪,口齿不清道:“娘亲……不哭,月儿不离开……娘……”

这时,一双黑底祥云长靴出现在她眼前。

白柚柚抬眼,正对上慕容秋那双清寒浸染的黑眸。

她乞求的望着慕容秋:“侯爷,不要……”

可慕容秋只是弯下身子,一点点掰开她抱着月儿的手,起身将她交到了一旁的玉茹手中。

月儿在玉茹怀中哭得有些抽噎,却还是远远伸出小手道:“娘亲不哭,不哭。”

白柚柚被两个丫鬟压在原地,只得眼睁睁看着月儿被玉茹抱着离开。

白柚柚好像浑身的力气好像瞬间被抽走,无力地跌坐在地上,门外窜进来的寒风,让她冷彻心扉。

但慕容秋却还未走,只听他冷然宣布。

“白家其余人等今日就要被发配到宁州开荒了。”

白柚柚此刻像是一根弦被人死死拉扯着崩到了极限,语气激动:“不是开春才会被发配吗?怎么会这么快?”

眼下正值严冬,宁州苦寒非常,母亲他们连件冬衣都没有,该如何捱过去?

慕容秋眼里藏着一丝她看不懂的情绪,他只是说:“你现在去,还能见你母亲最后一面。”

白柚柚跌跌撞撞往外跑,终于在京郊追上了押送流放的囚队。

人群中,白母佝偻着背剧烈咳嗽着,所有人都带着沉重的脚镣艰难地往前走。

冬儿似乎在发烧,靠着大哥肩头一动也不动。

如此隆冬,所有人竟都只着两件薄杉。

白家人看到她,都顿了脚步,眼神隐有希冀。

白柚柚只觉心头像是压了块巨石,让她无从喘息。

她走到白母跟前,胆怯的唤了声。

“娘——”

一声娘,瞬间让她在刹那间崩溃,她哽咽一声,眼泪就往下直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