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冷面王爷:嗜宠狂傲医妃》凤妤沁墨玄烨全文免费阅读

经典小说《冷面王爷:嗜宠狂傲医妃》凤妤沁墨玄烨全文免费阅读

精选热书《冷面王爷:嗜宠狂傲医妃》是来自唐若浅著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凤妤沁墨玄烨,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她,暗夜堂至尊杀手兼古武界医圣,生死皆在她一念之间,却惨遭同伴背叛一朝穿越成废柴,还是个和亲王妃,这等命运,她岂能甘心,直接逃婚跑去修炼,她决心重回人类的巅峰让所有人都不敢欺她辱她蔑视她,偏偏遇上个腹黑男一路跟踪,她冷眼相对:“你跟着我做什么?我们好像不熟!”某人冷魅一笑:“你好像忘记你丢了个夫君,难道不打算负责?!”她眯眼一看,撒腿就跑,某王穷追不舍……

《冷面王爷:嗜宠狂傲医妃》 第18章 赌什么 免费试读

“至于那四王爷,我们相信他是不清楚凤妤沁的为人,如果知道凤妤沁是个什么样的人,肯定不会站在凤妤沁那边的。”

“凤妤沁这么狠毒,把季二公子都送进了衙门,你们还是别让她回府去祸害你们了。”

这些人都恨不得上前把凤妤沁赶出皇城,免得祸害了他们心目中的白莲花凤二小姐。

“不会的,二姐姐不会害我的,她也不是故意害得二表哥进衙门的。”凤晴心底暗喜,表面却是一副白莲花的样子。

凤妤沁嘲讽的看了凤晴一眼,讥诮开口:“让季二公子进衙门的可不是我,而是我们的父亲。”

“阿沁……我会把文杰送去衙门也是因为你。”凤平秋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因为我?难道不是因为他自己想要买凶杀我而败露,才让父亲大义灭亲的吗?”凤妤沁挑眉:“还是说这其中另有隐情,买凶杀我的人还有其他人?”

“没有其他人。”凤平秋立即说道。

“姐姐,你别这样逼迫父亲了,他都为了你大义灭亲,把二表哥送进衙门了,你这样逼迫父亲,会让我们心里很难过的。”凤晴一副娇弱的样子,再次把凤妤沁踩进舆论里。

“我逼迫父亲?”凤妤沁倏地笑了:“凤晴,你从出现到现在就三番五次的踩我,恨不得全皇城的人都来骂我,欺辱我。现在你更是想要把季文杰进衙门的事情怪到我的头上,你真当我还是以前那个任由你拿捏的凤妤沁?”

说道最后,凤妤沁浑身的气势一变,让凤晴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怎么会?

凤妤沁就是个废物。

她身上这么可能会有这么冷冽的气势。

“还有你们。”凤妤沁指了刚刚那几个季文杰的狗腿子:“你真当大家都是傻子吗?如果你们没有得到好处,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需要这么不留余力的给我按个扫把星的名声?”

“我们没有。”其中一个人反驳。

“有没有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凤妤沁冷哼一声:“遭遇杀手袭击的是我,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而不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幕后人!”

“对啊,凤妤沁才是受害者,这些人是怎么把扫把星按到凤妤沁的身上的?”

之前那些一直没有吭声的吃瓜群众说道。

“凤妤沁因为遭遇杀手袭击,身边的护卫都死了,回城之后更是不敢回府,看来她心里可能也猜到了幕后人跟丞相府是有点关系的,不然她好好的怎么不直接回府呢?”

“这季二公子是丞相府的亲戚,可不就是跟丞相府有关系吗?”

“我记得刚刚凤晴好像有意无意的把这事算到凤妤沁的身上,这样看来,凤晴也没有外界传的那样只被凤妤沁欺负吧。”

“丞相府现在当家做主的是二夫人吧,大夫人都好久没有出现过了,怎么可能有能力去欺负手握大权的二夫人跟凤晴?”

“所以这样说起来,我们都被凤晴的表现给欺骗了,她这简直就是踩着凤妤沁来扬自己的名声。”

凤晴听见这些话,简直要气死了。

她本来是要拉踩凤妤沁,就算凤妤沁现在有墨玄烨的撑腰,但是也绝对捞不到好名声。

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她的不是了。

她这真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拉踩姐姐。”凤晴欲然欲泣,一脸焦急的说道。

那几个季文杰安排过来的人也开始为凤晴说话:“二小姐是皇城最善良的女子,怎么可能去拉踩凤妤沁。”

只可惜,在场的也不全是不动脑子的傻子。

哪怕这些狗腿子拼命的想要帮凤晴建立名声,这些吃瓜群众看凤晴的眼神也变了。

毕竟从一开始到现在,凤晴说的话就让人挺怀疑的。

最后还是凤平秋站出来为凤晴挡去了一部分的舆论压力,才让众人没有继续议论下去。

凤妤沁看了众人的神色一眼,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虽然这些人迫于凤平秋这个丞相的身份不会多说什么,但是他们绝对会私下议论。

凤晴一直在二夫人的帮助下建立了很好的名声,因为凤晴盯上了太子妃的位置。

但是今日这事情一发生,凤妤沁相信这事很快就会传到太子府里。

这是她复仇的第一步。

凤晴今日自己撞上来的,她不会直接要了她的命,但是她知道凤晴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名声跟实力,这样她就可以竞争太子妃的位置。

而她,就要一步步的毁掉凤晴在在意的东西。

一回到相府,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凤平秋跟凤晴两人的脸色都同时变了。

哪里还有之前在客栈委屈求全的样子。

“凤妤沁,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能让你回府是因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竟然还摆架子,你就是个孽畜,就应该死在外面。”凤平秋怒声指责道。

“父亲说得没错,你就不应该回来,你不回来,二表哥也不会去衙门走一圈,让他以后的人生添了一个污点。”凤晴也没有之前娇弱造作的神情,而是神色扭曲,眼含怨毒之色。

对于两人的本性,凤妤沁早就从原主的记忆力了解清楚了。

所以她神色平静的看着凤平秋说道:“我是父亲的女儿,父亲骂我是孽畜,那你自己又是什么?”

说完她又看向凤晴说道:“还有你说什么季文杰以后人生会添污点,他都没有以后的人生,污不污点有什么紧要的?”

“你什么意思?”凤晴下意识的问道。

凤平秋在凤妤沁说他也是孽畜的时候就脸色很难看了,现在听见这话,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凤妤沁,你想要做什么?不对,你能做什么,你就是一个废物,哪怕你现在能修炼了,也是个魂者一阶的废物,一个废物还能阻拦文杰从衙门里出来?你觉得京兆尹跟我的关系是纸糊的不成?”

“不如,我们来打个赌,看看你跟那京兆尹的盟友关系是不是纸糊的?”凤妤沁淡淡的说道。

“赌什么?”凤平秋问道。

“姐姐,这府里谁不知道你一无所有,这样一无所有的你拿什么来跟父亲做赌注?”凤晴此刻高傲得犹如一只孔雀:“还是说,姐姐这次又打算把墨玄烨拉出帮你出赌资?”

凤妤沁闻言,看向凤晴的目光更嘲讽了。

凤晴先把这话说出来,不就是斩断了她去找墨玄烨要赌注的路?

只可惜,她压根就没有打算去找墨玄烨。

“一个赌注而已,我不需要去求任何人,我自己就可以搞定。”凤妤沁疏离淡漠的说道。

“是么?那姐姐打算用什么做赌注?”凤晴听见凤妤沁不去找墨玄烨,她心底松了一口气。

这贱.人,只要不去找墨玄烨,还不是任由她拿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