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瑶岑江韫玉免费小说 顾瑶岑江韫玉完结版在线阅读

顾瑶岑江韫玉免费小说 顾瑶岑江韫玉完结版在线阅读

顾瑶岑江韫玉是著名作者海獭不睡觉了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顾瑶岑不相信世界上会有那么巧合的事,她总不可能随便开个车,就开到了耀天的车吧。

《顾瑶岑江韫玉》 第1章 她是小可怜 免费试读

平日宁静的小巷里,不断的有警察和消防人员进出。

昨晚,有一处房屋发生了坍塌,把拥挤的小巷弄得一片狼藉。

废墟之中,站着一名少女,身材消瘦,白色的外套都快脏的成了黑色,浑身是伤,低垂着脑袋,看上去孤独又无助。

不一会,周围的邻居就围在了旁边,看着那一片废墟和废墟中的少女,都十分不忍。

“你说这孩子多可怜,小时候,父亲去得早,母亲又把她丢在了外婆家里养着,无依无靠的。”

“她母亲是谁?我还真没见过。”

“害,我听说她父亲一去世,她母亲就嫁了,嫁了个有钱人,孩子就直接丢给她外婆不管了。”

“怪不得,我看一整天都是那孩子一个人在忙前忙后的,老人家年纪也大了,做不了什么事了。”

“那他妈也没有给赡养费吗?雇个保姆来也行啊。”

“哪有什么赡养费,人家早就把女儿丢这不管咯。这房子,我估计也是因为年久失修才坍塌的,都已经是老房子了,哪里还住得起人。”

就在众人的唏嘘之中,一辆宝马车驶来,缓缓的停在了巷子口。

一瞬间,众人的议论声戛然而止,纷纷将目光投射到了那辆宝马车上。

毕竟,这辆宝马车和这贫穷的小巷实在是格格不入。

宝马车门缓缓打开,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身着华贵的旗袍,打扮得珠光宝气,走了下来。

警察看了看还站在废墟中的女孩,那小胳膊小腿,身上还带着血和泥土,像风中残烛,弱小又无助,“顾瑶岑,你妈妈来了。”

顾瑶岑抬起头,眼眸清澈如水,看着步步走来的女人,眸中瞬间带着几分冷意。

母女俩天差地别,一个荣华富贵,一个弱小可怜,不由得让警察更加同情顾瑶岑了。

还开宝马呢,这么有钱,为什么要把孩子丢给老人不管不顾?

警察凝视着罗荷,板着脸教育道:“怎么把孩子丢给老人照顾?这样是很危险的,老人年纪也大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要照顾一个孩子,你们做家长也太不负责了吧。”

警察这么一说,再加上周围凌厉的目光,让罗荷几分尴尬,“实在对不起,我平时工作太忙了,基本上都是从大白天上到半夜,根本没时间来看孩子。”

说着,罗荷又拿出纸,温柔的给顾瑶岑擦了擦脸,一幅慈爱好母亲的样子,又对顾瑶岑道歉道:“对不起啊,妈妈实在是太忙了,才疏忽了你。”

顾瑶岑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警察见罗荷已经好好听取了教育,便没再多说,走了程序之后,就让罗荷带着顾瑶岑走了。

一上车,罗荷瞬间冷下脸,迅速关上窗户,踩着油门,“轰”的一声,就开离了小巷,好像多待一秒,就会染上病毒似的。

“你外婆我已经送到了市医院去了,现在脱离生命危险了,但还昏迷不醒。”

顾瑶岑睫羽轻颤,“嗯”的一声回应。

她抬头看了看后视镜里的顾瑶岑,见顾瑶岑低着脑袋,倒像是贫民窟出来的小女孩,又想到刚才在巷子里其他人看她的眼神,她就觉得不爽。

“小市民就是小市民,一个个没钱还酸的要命,看到个豪车就恨不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最要命的是,这群人还仇富,搞得好像我有钱就一定不好似的。”

罗荷气愤的抱怨了两句,又从后视镜看了看顾瑶岑,见她头发乱糟糟的,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又是血又是土,忍不住蹙了蹙眉。

“以后进了戴家,不要给我丢脸,你从小在那种地方长大,没见过大世面,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要知道。”

顾瑶岑淡淡的“嗯”了一声,清澈又冰冷的眸子抬起,望着窗外,没给她任何一个脸色。

罗荷还以为顾瑶岑在回应,又趾高气昂的说道:“戴家在明城也是排的上号的,进了戴家,你的一言一行,也代表了戴家,所以把你那些坏习惯都改过来。”

顾瑶岑又是淡淡的“嗯”,以作回应。

刚才还装作慈母的,上了车就变了个脸,她还真怀疑,母亲离开她之后,是不是去学唱戏了。

顾瑶岑要是有心情,会陪她演一演母慈女孝的戏码,但可惜,她现在心情也很差。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微微震动,顾瑶岑往后一靠,修长的双腿交叠,拿出了手机。

对面的发信人,语气极为恭谨。

【老板,昨晚坍塌的事情我们已经正在调查了,目前怀疑是耀天的人干的。】

【我外婆怎么样?】

别的她不关心,她最关心的只是她的外婆,那是唯一对她好的亲人,母亲虽然说送到了医院,但她还担心会苛待了外婆。

【您的外婆已经派人送去国外的医院了,找了最好的专家治疗,等您外婆醒了之后,我们会安排她去您开的养老院,一切安好。】

顾瑶岑敛了敛眸,放心了许多。

她现在也许已经被耀天的人盯上,还遭遇了这次的坍塌,危机四伏,把外婆安排在国外也会安全一些。

对面又发来消息,【老板,您什么时候回组织?】

【我受伤了,暂时不回,我接下的任务会继续进行。】

对面看到这条消息后,没再劝,应好之后,就没再发消息了。

老板一向说一不二,同样的话再说第二次,只会引起老板的反感。

罗荷朝后视镜看了一眼,见她在给谁发消息,微微蹙了蹙眉,冷冷道:“以后进了戴家,少和你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在一起玩。”

她对于顾瑶岑也不是一无所知,至少,她还是知道她在学校有多不安分。

整天逃课逃学,一个学期下来,去学校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关键是成绩还很差,分数基本不超过二十。

一个整天不学习,还逃学,能交到什么朋友?肯定都是一些社会上的混混。

本来她就不想把顾瑶岑这个刺头接到戴家,但现在是没人照顾了,逼不得已。

顾瑶岑冷着眸子,正好也交代完事情了,她也累了,便收起了手机,垂上了眼眸。

罗荷见她好歹还是乖乖听话了,也没再说什么。

几个小时后,车停在了一处半山别墅门口,顾瑶岑缓缓睁开眼,慵懒的下了车。

罗荷见她浑身脏兮兮的,又是灰尘又是血迹,也没好脸,“等会进了戴家,你别把自己当什么大小姐,也不要打扰其他人。”

顾瑶岑眸光已经绕过了她,正在观察地形。

这在罗荷看来,顾瑶岑就是没听进去,在敷衍她,“早点和你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断了,进了名门,就要有点名门的样子,到时候学学礼仪什么的……”

顾瑶岑眸中几分不耐,打断了她的话,“知道了。”说着,就大步往里走。

罗荷看见她这没礼貌的样子,就气得想把她骂一顿,但见她往里走了,又只好赶紧跟上去,免得她冲撞到了自己的小儿子。

走进戴家,管家迎了上来,先是向罗荷道了一句“夫人好。”,随后就注意到了跟在后面的顾瑶岑。

少女虽然穿得简单,身上也有些脏乱,整个人狼狈不堪,但那双眼睛却是清澈无比,两只眼睛四处看着,眼神之中透着打量,而不是惶恐。

她好像并没有因为看到这荣华富贵就自卑,或者是不适应,反而不卑不亢,淡然的走了进来。

这让管家挺意外的,但出于职业素养,没再多观察,给她递上了拖鞋。

戴修洁听到开门声,立马跑了过来,看到顾瑶岑站在门口,感觉身上全是灰,微微蹙了蹙眉。

“妈,你带回来的姐姐怎么浑身脏兮兮的,这是刚逃难回来?”

戴修洁穿着棒球服,反带着棒球帽,看到脸上全是灰的顾瑶岑,忍不住拍了拍身上的灰,仿佛自己也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似的,立马把厌恶摆在了脸上。

罗荷见戴修洁这样说,没有生气,反而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可别这样说你的姐姐,她不适应我们家这种环境,你还得帮帮姐姐好好适应呀。”

戴修洁瞟了顾瑶岑一眼,见她低着头,脸上还带着不忍直视的血迹,也不屑再多看一眼,轻哼了一声,“当我姐姐,她也配?”

“哎呀,你姐姐才从小巷子里出来,打扮打扮就好了的,只不过你要多多教她适应一下环境。”

戴修洁不想再听,冷哼一声,索性跑得远远的。

罗荷看两人这么不合,也想赶紧拉开他们,“管家,你带她去房间吧。”

管家点头,立马带着顾瑶岑就去了。

顾瑶岑没说什么,非常配合。

她现在无心应付会变脸的母亲,和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的弟弟,她累了,只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管家带着顾瑶岑进了二楼的房间,“顾小姐,这是你的房间,里面的热水器会开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管家想着,就算是孩子再怎么不卑不亢,气质再好,毕竟也是从那种贫民窟来的,怕她不会用,还是多问了一句。

顾瑶岑礼貌的笑了笑,“不用了,谢谢。”便关上了门。

关上门后,顾瑶岑先环视了一下房间,房间布局很简单,衣柜,床,桌子,没有多余的东西。

顾瑶岑把所有的柜子都打开查看了一遍,没有别的东西,都是日常用品,准备得很齐全,看来罗荷做戏是做得很到位的。

顾瑶岑从衣柜里随手拿了一件简单的卫衣,便走进了浴室,脱下了脏兮兮的外套,露出了背上的绷带。

她一条一条的解开绷带,看着背后的伤口,微微蹙眉。

伤口从肩膀一路往后,延展到了蝴蝶骨,深可见骨,十分狰狞,虽然已经处理过了,但只要稍微一用力,就会再次崩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