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陌顾清赫小说在哪里看 苏北陌顾清赫在线阅读第2章

苏北陌顾清赫小说在哪里看 苏北陌顾清赫在线阅读第2章

苏北陌顾清赫是著名作者陌上千秋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那么苏北陌顾清赫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前世苏北陌爱上了顾清赫,为了他努力成为了杀手组织玄羽的令主,却反遭利用陷害,还被顾清赫利用,不知情的情况下害死了小太子顾清尘,重活一世,苏北陌决定扭转一切,至少,得先从杀了顾清赫开始……

《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 第2章 刺杀 免费试读

苏北陌坐在床上,推开窗子看向外面纷飞的大雪和白茫茫的帝京,眯起双眼,陷入沉思。

她脑中思索了无数种复仇的方式,思来想去,还是认为,今日傍晚醉仙楼里,玄羽地盘中动手,可以保证万无一失。

或许让我重生在这一天,就是为了这事儿吧。

就这么在床上望着窗外的飞雪一个多时辰,深思熟虑之后,她终于起身,换了一身夜行衣,背上双刀,推门向外走去。

远川听闻屋中动静,敲了敲门走进屋来,他冷的有几分冰雪的味道,“外面下着大雪,你又没有任务,干什么去?”

“我去吹吹风。”苏北陌眼神冰冷,将双刀别在背后,匕首别在大腿一侧,推开窗户,飞身而下。

按照师父的话说,苏北陌是个资质卓绝的天才杀手,她身段妖娆紧致,穿上夜行衣就像是一只小巧的幼猫,长了一张极致魅惑的脸,尤其是那双眼睛,微微上挑,大而灵动,微微一笑自带三分桃花。

伪装成青楼女子诱杀,无往不利。

寒冬入夜早,戌时,昏暗的帝京就彻底陷入黑暗,苏北陌轻巧的落在醉仙楼西北角的一处屋檐上。

风雪飘摇的神唐帝京,烛火摇曳着一路铺向银河,中央大道朱雀路上,吆喝叫卖声在食物蒸腾的热气之中往来。

一辆马车,正从朱雀路东边缓缓驶来,华贵的马车裹着暗色的华贵毛裘。

这是顾清赫的马车。

今日杀了顾清赫,她只需要转身隐入玄羽之中,也不在意手上多出了一条皇亲国戚的命,而那之后,任凭他们皇子之间如何争斗,也不过是她生活中的笑谈罢了。

摸了摸身后的双刀和腿上的匕首,她缓缓将黑色面罩拉起盖住半边脸,悄无声息的消失,下一刻,她已经来到了醉仙楼身侧的一个拐角处,黑暗中,人来人往,没有人发现她。

华贵的马车缓缓停在醉仙楼面前,欣长的人影被婢女扶着从马车上下来。

这马车她太熟悉了,多少次她与顾清赫相拥在其中,看遍帝京的繁华。

另一边的婢女急忙将臂弯的斗篷搭在他的肩膀上,又撑起伞来递给他,挡住了风雪。

油纸伞挡住了他大半张脸,只留下一小段唇瓣和下巴,腰间的玉佩叮当作响,她定睛一看,那牙白的玉佩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顾”字。

身边没有侍卫随从。

苏北陌眼中杀机立现,抽出匕首,冲进风雪之中。

二十岁的顾清赫,没有那么大的权势,没有那么厉害的功夫,杀了他,简直易如反掌。

她瞬间冲出,飞出暗器斩断马车绳索,一脚踢向马屁股。

马惊叫而起,瞬间掀翻了周围三四个小摊,在人群中横冲直撞,瞬间混乱起来。

苏北陌一把抓住面前人的白衣,匕首蓄足了力,狠狠刺入,毫不拖泥带水。

旁边的婢女尖叫一声,扔了手中握着的汤婆子转身就跑,另一个婢女则红着眼睛尖叫着跑了过来。

洁白的长衫上缓缓氤氲出一片猩红,仿佛是冰雪之中盛开的傲梅,苏北陌一脚踹开婢女,反手去拔匕首,可是下一刻,却突然被一只冰凉彻骨的手死死抓住。

苏北陌心中一惊,急忙抬眼。

油纸伞缓缓从男人修长的手中落下,风雪狂卷中,一张惨白的脸,带着惊讶的眼神,静静看向她。

黑发纷飞,乱在他的颊侧,几缕吹进他的唇瓣中,他的唇色缓缓变白。

苏北陌脑中嗡的一声,一把松开了握紧匕首的手,踉跄的向后退了一步。

不是顾清赫!居然是顾清尘!

她咽了口口水,全身僵硬,下一刻,顾清尘那张稚嫩的脸血色尽褪,双腿一软,缓缓向后倒去。

苏北陌脑中一片轰鸣,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本能的伸手抓住顾清尘的手,一把扶住他,放在马车边。

混乱的人群还在尖叫。

“你……”顾清尘口中吐出一口寒气,紧紧攥着肚子上的匕首,血从指缝中缓缓流下,睫毛上沾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微微颤抖,他缓缓抬手,伸向苏北陌的黑色面罩。

“抱歉。”苏北陌喉中一哽,心想,我到底与你是有怎样的孽缘,上一世就是我一刀砍了你的脖子,现在,你又替顾清赫倒在我的刀下。

她的心里发颤,躲开了顾清尘的手,伸手想拔还插在他腹部的匕首。

可是她这一刀是下了死手的,如果现在把匕首***,顾清尘必死无疑。

她脑中一片混乱,看着坐在地上这人的眼神渐渐恍惚,她咽了口口水,转身踢醒了一个婢女,消失在前方的小巷里。

怎么回事?这顾清尘为什么会坐着顾清赫的马车出现在醉仙楼前?他为什么没带侍卫?那天,那天发生了什么?

记忆之中,那天只是顾清赫前来,他搂着胧月喝酒听琴,难道他是,是为了等小太子?

她飞身跃起,直上醉仙楼楼顶,趴在风雪中,静静看着顾清尘。

顾清尘靠在马车车轮上,血已经在身下凝结,他颤抖着用指尖拽住婢女的衣袖,压低声音,在婢女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垂头昏倒在婢女怀里。

“来人啊!”婢女尖叫出声。

苏北陌攥紧双手,看见周巡防营从四面八方涌来,轻轻松了口气。

趁着混乱,她消失在醉仙楼的窗户里,悄悄摸向胧月的房间。

她必须要想办法拿回那把匕首,因为那匕首上有玄羽的标志,还有她年幼时候随手刻上去的一个“陌”字。

楼下的骚动传入醉仙楼中,楼中也是一阵惊慌,苏北陌抽出双刀正要偷袭,楼下巡防营抱着半身是血的顾清尘向楼上跑来,推开胧月的屋门。

这帮废物。苏北陌咬牙切齿,竟然将太子往对手的房子里送。

她仔细看了一眼顾清尘,却发现那把插在顾清尘腹部的匕首已经消失不见。

心中一紧,心想是哪个傻子竟然将匕首***了,失血过多死了的话,岂不是便宜了顾清赫那个混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