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不见白月亮小说在哪里看 二不见白月亮在线阅读第3章

二不见白月亮小说在哪里看 二不见白月亮在线阅读第3章

二不见白月亮是著名作者久雨闻雷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那么二不见白月亮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我出生的那天,爷爷挖掉了双眼……

《隔代不相见》 第3章 入赘书 免费试读

跟爷爷守黑候白的这些年,我了解他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也从不会怀疑他倾注在我身上的心血和情感。

虽然订婚这种事儿过于突然,甚至是扯淡了些,但我相信他是为了我着想。

就像醉酒之后,他说的那句话一样。

“不见,不管你将来的境遇如何,都要相信一点,我的初衷是为了你能过的更好。”

我是个感性的人,所以想到这里便打住了,直接在婚书上签了字,并且按下了手印。

当然,多少也与另外一个原因有关。

白月亮,真的好看。

配我,绰绰有余。

然而当我合上婚书,打算递回去的时候,却直接傻眼了,以至于说话都结巴起来。

“你刚才……刚才为什么不说清楚,这是一张入赘书?”

噗嗤……

白月亮又笑了,还是浅浅的酒窝,还是尖尖的虎牙,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可我觉得,她没之前可爱了。

“不见,我来之前,二爷爷说你简单的像一张白纸,当时我还持怀疑的态度。现在看来,你还真的是单纯。”

“幸亏这是婚书,如果是卖身契怎么办?”

“这和卖身契有什么区别?”

反问的同时,我打算把这一纸婚约给撕了。

订婚可以,入赘绝对不行!

没想到白月亮的动作更快,一把夺了过去。

为了防备我再抢,直接揣进了高耸的峰峦当中。

“黑字落于白纸,就是铁打的证据,你现在想反悔也晚了。放心,等法定年龄到了,我就娶你过门。”

“你娶我?”

我也笑了,不过是气笑的。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

两般皆是可,最毒妇人心。

古人,诚不我欺!

“你告诉我,你跟我爷爷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这份儿婚书,他到底有没有看过?”

“我就不说。”

白月亮撅起小嘴,故意杠了一句。

许是看到我真的生气了,她指了指我的裤兜。

“那封信里面,有你想要的全部答案。”

信?

我是真被气糊涂了,赶紧掏了出来。

还没等我拆开,白月亮就站了起来,仔细打量片刻,径直朝里屋走去。

“以后,我住这间。”

没门儿!

我赶紧过去挡住了她:“这是我的房间,你住对面。”

房子坐北朝南,一共五间。

正中是客厅,东西两间是卧室,原来父母一间,我跟爷爷一间。

父母去了省城后,爷爷住东我睡西。最两头的耳房,则用来做饭和放置杂物。

刚刚被摆了一道儿,我正愁如何扳回一局,怎么可能答应。

可显然,白月亮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跟我杠到底。

你的房间?

“签字画押之后,连你都是我的,更别说一间卧室了,让开。”

说着,白月亮向前走出一步。

“我就不让。”

“让不让?”

白月亮又向前一步,几乎快贴到我身上了。

“不,不让。”

闻着清新的发香,感受着胸膛似触似碰的柔软,我慌得六神无主。

咯咯……

可能是我的样子太过窘迫,又把白月亮给逗笑了,她抬起纤手,轻轻碰了碰我的下巴。

“不见哥哥,这样好不好,以后我们一起睡这间房。反正婚约都定下了,今晚我们就尝尝鱼水之欢的滋味儿。”

额……

那瞬间,我感觉像是触电一样。

头皮酥麻,浑身打颤,赶紧躲到了一侧。

“我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你愿意住就住吧。”

“瞧你那点儿出息。”

翻个白眼,白月亮挑开门帘走了进去。

长出口气,我摸了摸额头,不知何时已经冷汗涔涔。

谁成想这口气还没出完,就听到了白月亮的自言自语。

“二爷爷,您对我可真够好的,连不见的童子身都还给我留着。下次见面时,我可得给您送份儿大礼。”

白月亮,你给我等着!

签下入赘书,算我自己瞎了狗眼。

卧室被占,也怪我自己是个怂蛋。

但她拿名节说事儿,我是真忍不了了。

打开后院的锁、去到西厢房,再出来时我手里多了三样东西。

一件大红的嫁衣,一把娃娃佩戴的银锁,还有一根老铜的烟袋。

拽开西间卧室的后窗,右手掐动驭灵决,直接把三个物件儿扔了进去。

姓白的,看你一会儿怎么求我?

我刚刚凝神侧耳,屋里就响起了白月亮的声音。

只是,与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没有服软和害怕,只有冷漠和愤怒。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造次?”

“没本事留住自己的男人也就算了,还窝囊的自尽在了新婚之夜,你还有什么脸穿这身嫁衣?”

给我滚!

咣当……

随着后窗被打开,那件大红的嫁衣也飞了出来。

落地之后,我看到上面多了一道口子,色泽也黯淡了很多。

嘶……

这不由的让我倒吸口冷气,赶紧又掐动养灵诀,直到嫁衣上口子愈合才停了手。

与此同时,我心里也有了个疑问。

难不成,白月亮也是吃这碗饭的?

而且瞧她的手段,似乎比我差不到哪儿去。

就在我心潮翻涌的时候,屋子里又响起了呵斥的声音。

“今天是姑奶奶我订婚的日子,不想开杀戒。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这两巴掌权当是给你们长长记性了。”

啪、啪……

清脆的声音落下后,银锁和烟袋也都被抛了出来,上面烙刻着清晰的手指印。

咣当、咣当……

在这刹那,西厢房里传出了动静,密集且嘈杂。

我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白月亮直接从后窗跳了出来。

在她的手里面,拿着一卷画轴。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都敢跟姑奶奶叫板了,反了你们了。”

“喂,你不能进去。”

眼看着白月亮要走进西厢房,我赶紧出声阻止。

那里面,可一点都不好玩儿。

真要折腾出个好歹,我这辈子就彻底毁她手里了。

“你能进,我为什么不能?”

“你……”

到了现在,我算是把白月亮看透了,她长得有多好看,就有多讨人厌。

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既然她执意不听,那就怪不得我了。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仅轻而易举的进去了,还淡定从容的走了出来。

“你没事儿?”

我皱了皱眉头,颇为意外的同时,也愈发肯定了一点。

她跟我走的,绝对是相似的一条路。

“怎么,你希望我有事儿?”

白月亮看着我,似笑非笑。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彼此彼此。”

白月亮不屑的撇嘴:“别说咱俩是有婚约的人,就算是一般的客人,你也不能用那些脏东西恶心人吧?”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我错了,我向你道歉行了吧?”

我现在都快气崩了,心里更是把爷爷骂翻了天。

口口声声的说,送我个大胖媳妇儿?

就这架势,难道不是送了个赶都赶不走的祖宗?

嘻嘻……

我气得牙根痒痒,对面的白月亮却笑了,抓起我的手,摇晃着拉勾。

“为了彰显你道歉的诚意,今晚请我去外面吃大餐,不许反悔哦。”

还没容我回应,白月亮已经松手从后窗钻了进去。

动作之轻、之柔;小蛮腰之细、之软,仿佛一只形态优美的猫。

直到后窗关上,我才回过了神来,赶紧走进了西厢房。

当看清里面的景象后,直接愣在了原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