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知恩傅南卿免费阅读小说 宋知恩傅南卿第2章

宋知恩傅南卿免费阅读小说 宋知恩傅南卿第2章

宋知恩傅南卿是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离婚不成改***了?”

《宋知恩傅南卿》 第2章 为什么不离婚? 免费试读

病房外,众人被这怒狠狠的关门声吓了一跳,回过头望去,见傅南卿满面阴沉站在门口,满身怒火难以消散。

余光撇过来落在宋知恩助理身上,冷硬开口带着不悦:“好好照看着,要是再出了事,唯你是问。”

“明白,傅先生,”小姑娘连忙回应,生怕被殃及。

病房内,宋知恩坐在床上,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气,稍有些绝望。

一时间,不知今夕何夕 ,也不知今日是何日。

让她值得震惊的是,这具身体本人也叫宋知恩,同名同姓。

不同的是她没这么帅气又凶神恶煞的老公。

听到门口的响动声,落在窗外的目光缓缓移进来,落在进来的小姑娘身上。

见她一直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宋知恩没忍住开口问道:“我平常对你很不好吗?”

小姑娘许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愣了一下,开口解释道:“不是的,恩姐。”

说着,她还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病房门,确认关紧了,才道:“我只是有点怕傅家人。”

小姑娘林彤是宋知恩的助理,而刚刚站在病房里的二人,一个是她婆婆王妍、一个是她小姑子傅南柳。

来这里的,都是傅家人。

“我跟她们关系是不是很不好?”宋知恩有些好奇。

好奇这一家人对待宋知恩的态度,也好奇就如此剑拔弩张的状态,大家是怎么一起共处的。

林彤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宋知恩想起刚刚那个面色阴寒的男人,再道:“那我跟—–傅南卿呢?”

“恩姐从来不在外提及傅先生,也不同人提及你丈夫是傅先生之事。”

即便傅先生动动口您就能从一个十八线女星到影后的位置上。

“那我为什么要跟他离婚?”好奇心占据了宋知恩的理智,她现在所有的问题都是围绕着傅家,围绕着傅南卿展开。

有一种一定要 问出点什么来的架势。

“好像是因为姐你不爱傅先生,可傅先生不愿意离婚,你们吵得很凶。”

“多凶?”

林彤一脸沉重的望着宋知恩,沉默了两秒才道:“跳湖。”

跳湖?

跳湖?

又是跳湖。

大好青春花花世界摆在眼前她疯了没好去跳湖?不说她自己了,就这具身体也不是跳湖,她被人推下水时是白天,可这边是夜晚,明明觉得有人摁着她的脑袋往水里去,怎么可能是跳湖?

她还看见了紫色纱裙,对、绝对是有人把她推下去还不让她求救的。

宋知恩只怕自己这辈子都想不到,自己参加一场宴会,把命给送了,且还是自家宴会。

难怪醒来看见的是雍容华贵的婆婆和打扮精致的小姑子。

如此想,一切也在 情理之中了。

宋知恩 望着林彤,瞧着她稚气未脱的模样,心底有几分异样的情绪。

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真真切切的摆在脸面上,忍了又忍,大抵是忍不下去了,才开口望着她道:“我说我没跳湖你信吗?”

“信,”林彤望着宋知恩一本正经极其认真的点头回应。

宋思知想,还好,有个明事理的,默默的松了口气。

“恩姐说什么我都信。”

宋知恩想,这不是明事理,这是脑残粉。

算了。

她这叫什么事儿啊?放着好好的影后不当,来到这个不知名的地方。

砰、房门被猛的推开,惊的坐在床上的人一个颤栗。

她这还没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刚刚走的人又反杀了回来。

随之而来的是恶毒婆婆的声响:“我告诉你,我傅家的门不是那么好入的,你要是敢过河拆桥就别怪我们翻脸无情。”

宋知恩:????

望着眼前人还 准备继续开口与恶言相向时,宋知恩及时乖巧的提醒了一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言下之意,你骂了也是白白骂。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王妍话语一哽,一口气憋在胸膛里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望着宋知恩的目光似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后者呢?

到底是新晋影后,早已不是以往那个十八线女星宋知恩,望着王妍的目光半分畏缩都没有。

王妍走后,宋知恩抓着林彤的手,跟抓着救命稻草似的,眼见这遭人唾弃的处境她要是还什么都不知道搞不好会被傅家人给踩死。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宋知恩从林彤口中得知,原来她也是豪门子女,不过与傅南卿的豪门不同的是,她是个落魄千金。

傅宋两家的联姻本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可这门当户对的婚姻止在宋知恩的父亲因贪腐入狱中。

傅家人本想借着宋知恩父亲的手牟利,可利没谋到,惹了一身骚,而且就林彤的口中得知,原主宋知恩也不是个安安分分的大家闺秀。

所以傅家才会对她 厌恶至极。

“那为什么不离婚?”厌恶至极为什么还不离婚?

林彤摇了摇头:“姐你是想离婚的,可傅先生不愿意。”

“他为什么不愿意?”

这话,林彤没法儿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

宋知恩这夜,躺在医院的病床中陷入了绝望。

前有恶毒婆婆不好说话的小姑子冷面老公,身后还有人还想害她。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

c市摩天大楼顶层,有一男子面窗而立,眼前、是万家灯火。

身后、是无边黑暗。

漆黑的办公室里,只看得见男人指尖点点烟火。

清冷孤傲的姿态一如俯瞰自己领土的狮子。

身后、办公室大门被推开,秘书进来,还未来得及开口,只前方嗓音低低响起:“如何说?”

“医生说,是真失忆,而且,看太太跟林助理的谈话中,她确实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连宋先生锒铛入狱之事也忘了。”

锒铛入狱之事也忘了?

忘了好、忘了好。

忘了就不会跟他闹了。

“酒店方如何说?”显然,这人对宋思知落水一事有所怀疑,只是这怀疑,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表达出来。

“池塘边的监控坏了有几天了,太太为何去 那里,没有人知道。”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