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知恩傅南卿小说阅读 宋知恩傅南卿全文免费无广告

宋知恩傅南卿小说阅读 宋知恩傅南卿全文免费无广告

宋知恩傅南卿是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影后宋知恩拍戏失足落水穿越了,穿到了一个即将被老公踹且一毛钱都得不到的十八线女星身上。睁开眼睛望着冷面婆婆,恶毒小姑子,以及满面阴寒的男人,她陷入了沉思中。

《大佬醋坛又翻了》 第1章 离婚?不可能 免费试读

“快、快、快,有人落水了。”

初春的校园里,宋知恩正回母校和学生们一起拍摄校园宣传片,沿着学校池塘边欢快的旋转时被人推下了水。

不、她不是失足落水,是有人蓄意谋杀。

这是谋杀。

不、她不能死,影视大典她被提名了,不出意外便能摘得桂冠,若死了,多年努力功亏一篑。

四周漆黑一片,唯有冰冷的水蔓延而上,她扑腾着,呼叫着,挣扎着,双手在水面上激起了浪花。

而头顶却好似被一只宽厚的掌心紧紧摁着,让她呼叫无果。

良久,扑腾声停歇,岸边的人提着裙摆狂奔离开,昏迷间隙,宋知恩隐隐看到了一袭紫色纱裙在空中飘荡,且还有淡淡的清幽檀木香。

“来人啊!有人想不开跳湖啦!”

“快来人啊!”

“救命。”

呼叫声从酒店的后院一直传到宴会厅,听闻声响,一群人鱼贯而出奔赴出来。

宋知恩做了一场梦,梦见 自己被人推下湖,她不会游泳,四周的湖水挤压的她透不过气来,她渐渐下沉,抓不住任何求救物。

猛然间,一阵大浪打过来,让她猛的清醒过来,面露惊骇的坐在床上大口的喘息着,好似濒临死亡之人死里逃生,找到了一条活路。

“恩姐。”

“哟、还活着。”

“我看你是疯了,在自家的宴会上跳湖***。”

三道声响齐齐而来,宋知恩面色寡白,回过神来时,望着眼前的三人,满眼的迷茫。

这是哪儿?

眼前人都是谁?

怎么不认识?

老师呢?

同学呢?

校领导呢?

经纪人呢?

她被人推下水就没人管?

有没有人报警?

“恩姐,”叫恩姐的小女孩见她半天没回过神来伸手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她臂弯,且还带着些许哭腔。

大抵是急的不行。

“你又想干什么?”

床边,一道不悦声响响起,宋知恩疑惑望过去,只见她眉头拧的紧紧的,一脸的嫌弃。

而此时,宋知恩满脸问号。

她是谁?

她在哪儿?

这又是什么地方?

她望着人半天,似是实在想不 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么一波人,随即开口问道:“阿姨,您是?”

她这声询问,算是及其客气有礼貌了,可眼见人听闻这声询问,跟见了鬼似的。

莫说是眼前被唤做阿姨的妇人了,就连这其他二人都惊呆了,望着宋知恩跟见了鬼似的。

那满脸吃了屎似的神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随即,本是站在一旁的人连忙将医生喊了进来。

一番检查之后得出结论:失忆。

“失忆?”

“失忆?”

两道声响同时响起,惊讶的不行。

前者是宋知恩本人,后者是那位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老妇人。

前者是不相信自己失忆,她明明有所有记忆。

记得自己即将夺后,记得自己传媒大学的池塘边被人推下湖。

记得有人摁着自己的脑袋不让她挣扎。

而后者,显然是震惊多于不可置信。

与吵嚷的病房不同,洁白的医院长廊内,有急促的脚步声纷沓而至。

由远及近,由慢极快,细听之下隐有几分焦急之意。

屋内的不可置信止在了病房门被推开时,宋知恩侧眸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西装革履器宇轩昂的男人,许是脚步急切,男人 发丝微乱。

宋知恩混迹娱乐圈多年,见过美男无数,或成熟稳重或甜腻奶狗,但这些人身上大多隐有几分娱乐圈人人特属的气质,可这人没有。

不仅如此,且一身简单的黑色西装被他穿出了商务精英的风范。

宋知恩知晓,来者并不简单,

病房门口,男人深邃且带着打量的眸子落在靠坐在床上的宋知恩身上,有几分不善亦有几分打量。

可这几分不善与打量落在宋知恩身上却意外的有几分压迫感。

“如何说?”男人开腔,话语声比昨日淹没她的湖水还凉上几分,宋知恩微微缩了缩脖子,竟然莫名的有些觉得眼前男人绝非善类。

“失忆,”妇人没好气的横了眼宋知恩,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之意。

男人闻言,眉头紧拧,望着宋知恩的脸,黑的都快滴出墨水来。

窥探着她,想看看自己母亲口中说的失忆是真还是假。

“出去,”男人开口发话。

“傅——-。”

“出去,”再度开口,不容置疑。

一直在身旁的小姑娘望着他准备言语什么,被男人一个眼刀子扫过来给直愣愣的打断。

好似很惧怕这人,小姑娘缩了缩脖子准备离开,正欲跨步走时,被人拉住了袖子,回头见宋知恩拉着她的袖子望着她跟只被抛弃了的小狗似的可怜兮兮的。

眼眸中泛着水光,委屈的不行。

小姑娘伸手扒开宋知恩的手,叹息了声,且还拍了拍她的手背,语重心长道:“恩姐跟傅先生好好谈谈,我先出去了。”

一时间,病房内只剩下他们二人,宋知恩悄***的打量着跟前男人,缩了缩脖子,似是有些怂。

男人站在床尾冷眸睨着她,一脸的郁结之火尽显无疑,瞧了她良久, 似是恨不得想将她望穿。

“昨天跟我提离婚的时候胆子不是挺肥的?”

傅南卿这话扔出去,没得到半分回应。

宋知恩呢?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记得宋知恩的一切,记得她是传媒大学的学霸,记得她是校花,记得最近她演艺事业红火,可就是不记得这里的一切。

至于这男人说的离婚之事,她更是蒙圈。

“离婚不成改***?”

男人再道,话语比上一句更冷漠了几分。

而回应他的依旧 是沉默。

宋知恩想,如果她跟眼前这个男人是夫妻,那感情一定很不好,感情好会谈离婚?

离婚不成改***?

这么一想,她胆子壮了几分。

望着人一本正经的开口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言下之意,你说的那些事儿我都不记得了,跟我说了也是白说。

“我是谁?”傅南卿问。

宋知恩摇了摇头。

“你自己是谁?”他再问。

宋知恩想回答来着,但想着,万一回答错了,得不偿失。

再度摇了摇头。

“刚刚出去那小姑娘呢?”男人声响拔高了几分,带着浓厚的不悦。

宋思恩在度摇了摇头。

随即,唤来的是一声不屑的轻嗤,许是被气着了,这人站在床尾狠狠点头。

舌尖抵着腮帮子,一副无可奈何想说什么 但又说不上来的模样。

“我是傅南卿,你是宋知恩,你我是合法夫妻,也绝不可能离婚,你给我记着这点就行。”

说完,砰的一声夺门而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