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心寒姚婉清小说 付心寒姚婉清全文免费阅读

付心寒姚婉清小说 付心寒姚婉清全文免费阅读

付心寒姚婉清是作者双面老仙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一命二运三风水,环环相扣,六爻算尽天机,周衍天道。我是奇门神医,用尽风水玄学,蛰伏三年,众人皆知我是平庸之辈,但你们岂知,我一卦值千金,我一局安天下,我一针起死回生!

《玄门相医》 第7章 你怕是接盘侠吧 免费试读

“不识好歹的东西,还敢咒我们朝家,信不信老娘找人废了你!”

朝文理目不转睛的盯着付心寒,此人样貌居然有些眼熟,他再仔细一看,当年付心寒还在上学,身上稚气未脱,身上多是书卷气息。

此刻朝文理盯着付心寒,忽然心脏猛地加速跳动,胳膊的鸡皮疙瘩也起来了。

他忽然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自己真是健忘啊,眼前这个青年,不就是五年前的指点过自己的那个少年大师嘛!

朝文理心中直后悔,如果他知道自己看中女人是大师的老婆,自己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过来抢大师的老婆。

刘丽还在指着付心寒骂着难听的带有羞辱性的话,忽然朝文理一声怒吼打断了刘丽。

“你给我闭嘴!”

在刘丽目瞪口呆中,朝文理恭恭敬敬的走到了付心寒的身边。

“大师,请恕我眼拙,刚才没认出您来。请您原谅我的莽撞,这事赖我,我现在立刻离开,不敢再打扰大师的生活。改天得到大师允许,我再去恭请大师,大摆宴席给大师您赔罪。”

朝文理说罢,就小心翼翼的望着付心寒,生怕自己再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得罪到付心寒。

朝文理这个人很会做人,眼下乱哄哄的,自己无论是赔罪还是感恩,都显得不得体。

老太太被朝文理的行为感到莫名其妙:“朝总,你和我家这个入赘的女婿认识?”

付心寒抢道:“我和朝总有过一面之缘。”

朝总看着付心寒别用用意的眼神,他脑子活,立即就附和道:“对,一面之缘而已。”

“朝总,我听你管我这个姚家入赘的女婿叫做大师,据我所知,我姚家这个女婿就是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你是不是被他骗了啊。”

刘丽刚才被朝文理吼了一嗓子,现在也不满的抱怨道:“你没听老太太说嘛,他就一个窝囊废,他能是什么大师啊!吃软饭大师吗?”

朝文理瞪了一眼刘丽,他恨不得上去抽刘丽一个嘴巴。

朝文理对着付心寒歉意的苦笑道。

“大师,我这就离开。改日我再来谢罪。”

朝文理说罢,就要带着老婆儿子离开。

老太太有点生气的问道:“朝总,你这就走了?我家婉清的婚事就这么算了?”

朝文理道:“他们不合适!”

付心寒盯着刘丽,然后又打量了一下刘丽身旁的那个痴呆儿。

他忽然叫住了已经走到了门口的朝文理。

“你今天来,是想给你儿子找个老婆吧?”

朝文理点了点头。

“可是这个痴呆儿,你确定是你儿子吗?”

刘丽听到付心寒的话,顿时就恼怒了。

“你TM的说什么呢!我老公对你客气,我可不会对你客气!”

付心寒对朝文理招了招手,示意他走近点说话。

朝文理凑到了付心寒身旁。

付心寒小声说道:“朝总啊,你这个孩子和你没有血缘相啊?”

“大师,你此话何意啊?”

朝文理脸上漏出了吃惊的神色。

“依我所看,这个孩子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和那个女人,倒是有血缘相。这个孩子亲爹,应该是一个北方人,朝总你应该是南方人吧。我说的话,你若是不信,可以带孩子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朝文理听完付心寒的话,脸上先是陷入沉思。

他嘴里念叨着:“北方人,北方人•••”

这个孩子不像他,以前别人不说,他也不觉得奇怪,但是今天被付心寒这么一点,他看着那个痴呆孩子,这个面容,和那个北方人确实有几分相似。

很快他像是又想到了往事的一些细节,脸上忽然出现了暴怒的神色。

朝文理低沉着说了声,谢谢大师指点,便要带着他们一家人离开了姚家。

老太太跟在朝文理的身后,眼瞅着送上门的财神爷就这么走了,她还是有点不舍。

“朝总、刘总,你家儿子和我家婉清的婚事,你们不再考虑一下吗?”

朝文理面色不善的回过头,冷哼道:“考虑个屁!”

朝文理就差说出,又不是老子的种!

老太太脸都绿了,自己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刘丽刚才被朝文理强拉着走出了姚家,她本来就不爽,她叫嚷道:“朝文理,你是不是疯了,那个小子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我看姚婉清就挺好的!回头我自己过来和姚家定亲!”

朝文理忽然一巴掌抽在了刘丽的脸上。

他骂了一句:“***!”

这句***令全场人都惊呆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朝文理骂完后,他直接带着孩子上了车,也不管哭闹的刘丽,就命令司机道:“去能做亲自鉴定的医院!”

刘丽听到了朝文理的话,她忽然脸色大变,就朝着朝文理的车跑了过来。

“司机,开车!”

朝文理锁上车门,车就走了。

朝文理看着刘丽刚才突变的表情,显然是心虚了,他刚才信付心寒9成,但是此刻他全信了。

朝文理一家走后,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她脸色有点不好看。今天真是太打脸了,这朝文理是自己找来了,结果最后是人家上门打脸。关键这丢脸的一幕,还是当着付心寒的面。

老太太在姚方泰家也不想待了,她用警告的眼神瞪了付心寒一眼,便被司机搀着坐车离开了。

老太太走后,虽然朝文理莫名其妙的就走了,但是今天能来一个有钱的汽车大王,明天就能来一个什么饲料大王。除非付心寒能搞定那500万,完成老太太的要求。

全家人依旧陷入了一片沉默。

到了饭点,付心寒做好了晚饭,岳母和姚婉清也没有从卧室出来吃饭。

付心寒站在岳母卧室门外,他手里端着夹好饭菜的盘子。

“妈,出来吃点饭吧。”

“吃吃吃!你是饭桶吗?你还有心思吃!你说说你什么时候可以上进点!你但凡是有一点出息,老太太也不好挑刺。现在弄得你爸出去低三下气的去借钱,我们家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啊!”

付心寒端着盘子回到了餐厅,虽然刘巧云不喜欢自己,待自己也刻薄,但是不管怎么样,她也是自己的家人。

“我以后会弥补你们的。”付心寒低声喃喃道。

付心寒把盘子放回餐桌,他的目光不经意间看到了餐桌上摆着的玉观音。

送给岳父、岳母还有姚婉清的玉观音都是付心寒亲手雕刻的。

这块放在餐桌上的玉观音,付心寒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岳父姚方泰的。

付心寒雕刻的玉观音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玉石,但是雕工精细,样子好看。平时姚方泰也都随身带着,但是偏偏今天姚方泰没有佩戴。

姚方泰出门前,付心寒就看出他今天有火劫。之前付心寒以为岳父带着玉观音,有玉观音挡难,应该不会有危险。

付心寒顿时心急如焚,岳父面相的火劫,这可是一道当日劫,绝不会过夜的,而且此劫偏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他一边拨打着岳父的电话,一边对着姚婉清喊道:“婉清,爸在哪个酒店吃饭?”

之前姚婉清和岳父通过电话,所以姚婉清知道岳父在哪吃饭。

电话一直响到忙音,没人接电话。

付心寒心中开始有些急躁,虽然他精通风水玄学,但是他也不是神仙。这当日劫最难预料,随时可能发生。

付心寒又拨打了一边,电话依旧忙音。

姚婉清皱着眉头,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付心寒已经起身拿起车钥匙,就要准备出门。

“没时间给你解释了,快告诉我爸在哪个饭店。”

姚婉清虽然觉得付心寒神经兮兮的,但还是说道:“江城国际大酒店。”

“你在家待着,等我电话。”

付心寒冲出了门,但是姚婉清也很快穿上了鞋,拿起外套也跑了出来。

付心寒已经把车调头从车位开了出来,姚婉清跑到了车跟前,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也上了车。

姚婉清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爸,他有火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