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北陌顾清赫最新章节免费 苏北陌顾清赫第4章在线阅读

苏北陌顾清赫最新章节免费 苏北陌顾清赫第4章在线阅读

苏北陌顾清赫是著名作者陌上千秋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下面看精彩试读!前世苏北陌爱上了顾清赫,为了他努力成为了杀手组织玄羽的令主,却反遭利用陷害,还被顾清赫利用,不知情的情况下害死了小太子顾清尘,重活一世,苏北陌决定扭转一切,至少,得先从杀了顾清赫开始……

《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 第4章 追击 免费试读

苏北陌咬牙,只得听话的转过头来。

事情好像又要向着之前的方向发展了。

“我确实没见过你。”顾清赫用剑尖挑起她小巧的下巴,“你这种姿色的女人,怎会被醉仙楼的这群胭脂俗粉衬下去?”

苏北陌那双像狐狸一般妩媚又娇俏的大眼睛,“可是小女子确实是这醉仙楼中……嘶。”

剑刃划破了她的脖子,她顿时扑朔扑朔的落下眼泪来,她在眼尾抹的那一点红,现在看起来倒像是哭的委屈,跪坐在地上仰着头,像个被人抓住了要害的猫。

“哎哟!”门外传来一声惊呼,花枝招展的老鸨挥舞着她粉红色的手帕,急忙推开几个巡防营侍卫的手,冲进房间里来,“殿下!使不得使不得啊!”

她伸手握住顾清赫的手腕,低头怒瞪着苏北陌,“魅狐,你怎么能如此无礼!”

老鸨满脸赔笑着看向顾清赫,咳嗽一声,“三殿下,您看,这位美人叫魅狐,是我一直养在楼上闺阁里的女子,因为她这一张脸魅惑人心,很多客人觉得她是个妖精,所以平日都不让她见客的,今日也不知怎么,就突然跑出来了,可能是听闻三殿下的英姿,也想来瞧一瞧吧。”

顾清赫手中长剑力道不减,也没有理会老鸨的话,但是似乎是听进去了几分,“你怎么知道他是小皇子?”

苏北陌垂眼捏过顾清尘沾了血的玉佩,放轻声音,听起来像是受了惊吓一般,“他带着的是和您一样的玉佩,这玉佩只有皇族才有资格佩戴,上面写着一样的顾字,他看起来尚未及冠,那定然是……”

长剑“噌”的一声收了回去,苏北陌垂着头,眼泪说来就来,摸了摸脖子,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她楚楚可怜的趴在地上,低头抹泪。

顾清赫走到床边,也没理她,伸手摸了摸顾清尘的额头,看着他腹上被包扎好的伤,将自己的斗篷盖在顾清尘身上,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来人,回宫!”

巡防营的侍卫走进来,抱起床上的顾清尘向下走去,大门微敞,外面传来一阵顾清赫冰冷的声音,“全城搜捕刺杀者,看看附近可曾遗漏什么武器。”

苏北陌轻轻吐了口气,脸上恢复了之前的冰冷,擦去脸上混乱的泪水,站起身来。

“吓死我了!焚……魅狐!”胧月一把抱住了苏北陌,眼泪汹涌而出。

苏北陌轻轻摸了摸胧月单薄的后背,推开窗户一角,向下看去,压低声音,“你个哭包,我没事,就是那把匕首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顾君赫的马车周围围满了人,顾君赫翻身上马,回头向上一望,那双冰冷的眼瞬间撞入苏北陌的视线,她呼吸一窒,专业的杀手素养让她顷刻间勾起一抹妖冶的笑意,冲顾君赫微微点了点头。

砰地一声将窗户关上,屋里顷刻暖了起来,苏北陌拉着胧月坐在床上,低头一看床上的血迹,将床单拢了拢,扔到走廊去,“血腥味道过段时间才能消下去,让丫头们多拿香薰来熏熏屋子,被单全都换新的,那些都不要了,我先走了。”

回宫路上,还有机会。苏北陌回屋换上夜行衣,背上双刀,飞奔而出。

顾清赫的马车在黑夜之中疾驰,一路向皇宫驶去,苏北陌翻了几个屋顶,在马车转入另一条路的拐角处,悄声无息的落在马车上。

顾清赫握着顾清尘的手,回头冲外面的车夫怒吼一声,“稳一点!”

马车速度慢了一些,坐在顾清赫身边执剑的侍卫梁勇,沉着脸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十皇弟这次是为我挡了一刀。”顾清赫皱紧眉头看着顾清尘惨白的脸色,“因为他是坐着我的马车来的。”

静静趴在马车上的苏北陌,静静的听着车厢里的声音。

“殿下,我们让巡防营的人在醉仙楼周围四处搜寻,可是却根本没有发现刺杀者的踪迹。”梁勇沉声说:“也没有发现武器遗落在附近,日后,殿下还是少出门吧,现在这帝京已经不安全了。”

顾清赫沉着脸,静静看着顾清尘,腹部的伤口此时再次开始渗出血来,顾清尘开始颤抖起来。

“这几日给本王在醉仙楼附近好好查,一丝可疑的线索都不要放过。”顾清赫沉着脸,掀开帘子看向窗外的苍茫,“本王倒是要看看,谁胆敢对本王动手!”

躺在车里的顾清尘,在颠簸中,终于皱着眉头睁开双眼,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恍惚的视线,正对上凑上来的顾清赫,“皇兄。”

“你醒了?”顾清赫终于松了口气,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将狐裘裹紧塞的严严实实,“再睡一会儿,皇宫很快就到了。”

“皇兄,我渴了。”顾清尘嘶哑的声音,在风雪之中听不真切,顾清赫转身拿过水袋,打开递给顾清尘,“少喝点,等御医给你处理了伤势,想吃什么,本王让御膳房的人给你做。”

趴在车顶的苏北陌低头冷笑一声,风声呼啸中,她足尖一点,翻身落在车夫身侧,月牙刀从鞋侧抽出,速度飞快,悄无声息的将车夫的脖子划开。

车夫还没来得及呼救,人已经摔落下马车,疾驰的马车被苏北陌驾驶着向左边树林拐去,离皇宫大门越来越远。

梁勇突然转头,猛地掀开帘子看向窗外,可是冰凉的雪砸了一脸,生疼,他却什么都没有看见,鼻尖耸动,他皱起眉头,“为什么我在风中闻到一股香味,脂粉的味道。”

湿漉漉的脸上全是水,他伸手摸去,下一刻,却赫然看见指尖带着点点猩红。

几乎是一瞬间,梁勇和顾清赫齐齐拔出长剑来。

利刃出鞘的龙吟声,听得苏北陌猛地一拉缰绳,马车硬生生停在皇宫之外的树林中。

树林掩映着高大的宫墙,整个皇宫之中,最高的建筑便是那参天鉴,一共九层,宝塔形状,就算是在宫外,也能够看见那参天鉴中散发着的淡淡光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