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烈林蕊秦烈林蕊未删节小说免费阅读

秦烈林蕊秦烈林蕊未删节小说免费阅读

精品好书《秦烈林蕊》是来自作者九品废物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秦烈林蕊,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多少豪门贵子都在排队追我女儿,就这个吊坠,金公子送我的,一个玉佩四十万,你这辈子能买得起吗?”

《秦烈林蕊》 第4章 她又没死,你哭什么? 免费试读

周同磊出奇的没有冲他发火,而是催促秦烈坐下。

待秦烈入座,周同磊再度将目光望向中央的大屏幕。

“这就是患者目前的所有情况,这位患者身份特殊,我们必须竭尽全力治好她,谁有好的方法赶紧说,别浪费时间!”

话音刚落,便有人举手,秦烈循声望去,是呼吸科的知名教授,当初中海医院花重金聘请回来撑台面的。

“患者呼吸系统几乎衰竭百分之八十,如果没有呼吸机,恐怕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住,况且,她全身所有器官都在急速衰竭,我们中海医院恐怕没有这个能力挽救。”

周同磊不悦道:“方教授如果没有什么办法,就请你闭嘴!”

方教授被噎得说不出话,半羞半怒的坐回座位。

会议室陷入沉默,病人的重要性从刚才院长的反应便可见一斑,这种情况,谁敢胡乱说话。

万一最后病情因此恶化,导致病人死亡,这份责任谁也不敢担着。

“都没办法?”

众人噤若寒蝉,垂头躲避他凌厉的目光。

唯有秦烈,始终正襟危坐,毫不避讳周同磊。

他正在练习相术,短短一圈扫视,心中便有了不少体会。

例如此时的周同磊,额生横纹,眉断于尾,乃青龙折足之相,若有贵人相助,可有所作为,若见凶门,必招灾患病。

再比如莫东,天庭平坦,鼻梁高挺,属日奇伏吟之相,不宜谒见贵人求取名位,只可安分守身。

诸如此类,秦烈越看越觉得这参同契神秘而强大。

“秦烈,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被打断的秦烈懵了几秒,实事求是道:“不确定,得看过才知道。”

这已经是会议上听到最好的回答,周同磊和善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起去病房看看,所有人都想想办法。”

他顿了顿,着重道:“这次的病人治好了,中海医院将更进一步!”

陇南省的医院多如牛毛,中海医院宛如沧海一粟,毫不起眼。

更进一步的含义,便可想而知。

这是周同磊职业生涯非常关键的一步,进则登天,不进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随后,众人一起出发前往病房,这个阵仗也算得上史无前例,本就狭小的病房里挤进以如此多的医生,显得拥挤不堪。

秦烈站在中间靠外的位置,只能勉强看到病人的情况,穿着纯白色病号服,双眼紧闭。

专家教授们挨个上去查看情况,反应出奇的一致,均逝摇头叹息。

周同磊面色凝重不少,病人的情况比昨天更差,现在基本就剩一口气,恐怕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

“秦烈,你来看看。”

谁也没想到,周同磊竟真的让秦烈尝试。

一束束目光中,有鄙夷,有轻视,最多的还是怀疑。

无他,秦烈年轻,多少专家教授都无计可施,一个刚来医院几年的小医生,又能翻出什么风浪?

秦烈神色平静,缓步来到病床前,细细打量患者。

方才离得较远,看的不是很清楚,女孩容貌精致,也就二十上下。

她估计被病痛折磨有一段时间,俏脸不含一丝血色,本就瘦弱的身躯透着暮气。

秦烈拉开女孩胳膊,身手搭在她手腕上,学着参同契记载的诊法号脉。

这一幕,又让许多医生觉得滑稽。

“秦烈不是临床毕业的么,怎么还把中医那一套拿出来了,院长不过是客气两句,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等着看笑话就行,这么多专家教授都没办法,他也就是装装样子,想在院长面前讨个好,毕竟昨天扰乱会议秩序的事才刚过去。”

“真是贻笑大方,老夫行医几十年,这病人就剩一口气,我就不信他能有什么办法!”

……

四周嘈杂的议论声,并没对秦烈造成影响。

“这参同契上的医术,竟如此神奇!”

此刻,秦烈心中充满震惊,通过号脉,他现在已经对女孩的情况非常熟悉,甚至比医院经过全面体检后得出的结论还要精确。

女孩的器官同时在衰竭,最严重的就是呼吸系统,除此之外,女孩的肢体产生僵化,硬邦邦的,像是尸僵提前开始一样。

情况了解之后,秦烈将脑中关于医术的所有传承寻找一遍,竟没发现合适的诊疗方法。

“秦烈,不行就算了,病人这个情况,确实已经药石无医。”周同磊低声提醒道。

窸窸窣窣的笑声从人群中传出,显然是在嘲讽秦烈。

“等等!”

突然,秦烈双眸一亮。

他在参同契传承的医术之中没找到相关的病例,但在记载天下奇事那一卷中,有所收获。

这种症状,与误服莙花草的情况极其相似。

根据记载,莙华草,浮山中的一种草,叶子像麻叶却长着方方的茎干,开红色的花朵而结黑色的果实,气味像蘼芜。

配合晏灵花一起服用,有提神醒脑,防治痛风之效。

但莙华草单独服用,确实剧毒,会破坏经脉,僵化血肉,五脏六腑溃烂而死。

天下奇事卷没有记载解药是什么,只提及蛇蔓藤可以缓解四肢僵化症状,经脉的破坏是不可逆的,除非有人用精元为其温养。

“我能救她!”

秦烈理清方法,信誓旦旦的对周同磊说道。

这时,他才注意到,病房内气氛怪异。

“我代表病人家属感谢你,剩下的,你自己看吧。”

周同磊兴致缺缺回答完,手指向了心电图,已经是一条横线。

从医学角度上来说,病人,已经死了。

秦烈这才明白为什么周遭的同事神情怪异,淡笑道:“我还是想试试。”

周同磊不耐烦道:“病人心跳都停了,现在下死亡通知书,让家属过来一趟,散了吧。”

说完,甩袖离开。

一个接一个医生走出病房,秦烈仿佛被当做小丑,无人理会。

隔了一小会,一对衣衫华贵,气质独特的中年夫妻哭着走了进来,妇人一头扑在女儿身上。

“女儿啊,都怪妈妈没照顾好你,希望你在那边能过的更好……”

凄厉的哭喊声,响彻整个病房,中年男人则眼眶发红,一声一声的叹息着。

“别哭了,她又没死,有什么好哭的?”

秦烈起身,面带笑意看向二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