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在线免费阅读 (苏北陌顾清赫)小说无弹窗广告

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在线免费阅读 (苏北陌顾清赫)小说无弹窗广告

独家新书《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由知名作者陌上千秋倾心创作的一本古风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苏北陌顾清赫,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前世苏北陌爱上了顾清赫,为了他努力成为了杀手组织玄羽的令主,却反遭利用陷害,还被顾清赫利用,不知情的情况下害死了小太子顾清尘,重活一世,苏北陌决定扭转一切,至少,得先从杀了顾清赫开始……

《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 第1章 重生 免费试读

天字号牢房中,阴风狂卷,纷飞的雪沫从木头围住的窗外飘进,落在地上的一汪血泉里,血顺着乱糟糟的头发落下,发出轻响。

苏北陌的手腕被铁链无力的吊在半空,她半跪在地上,手筋脚筋被挑断,无力的拖着。

牢房门前火把熊熊燃烧,脚步声轻轻停在牢房门前。

苏北陌微微抬头,血顺着嘴角落下,她只剩下一只眼睛冷冷的睁着,看着面前锦衣华服的男人,另一只眼只剩下一个空洞,血染红了半张脸。

“苏北陌,玄羽第一女杀手,你蛰伏在我身边这么久,不会只是想要与本王长相厮守吧?”

顾清赫身边的侍从搬来了一把红木椅子,坐在摇曳的烛火下,红衣似火,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把手,勾起嘴角一抹森冷的笑容。

“清赫,我想与你长相厮守。”

从前雪夜小炉边的暖帐里,苏北陌拥着他,贴在他滚烫的后背上,温柔的闭上眼睛。

苏北陌低头,咧嘴一笑,声音在冰冷的空气里微微发颤,“为了你,我努力爬上了玄羽令主的位置,为你斩尽一切阻碍,没想到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利用我,咳咳,利用我为你铺路,还登上了如今这太子宝座。”

顾清赫靠在椅子上,笑吟吟的看着她,“玄羽可是神唐第一杀手组织,父皇忌惮已久,玄羽如不能成为朝廷的组织,就只能剿灭。”

苏北陌胸腔处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口中喷薄出一股鲜血,她冷冷的看着顾清赫。

“苏北陌,哦不,是玄羽令主焚音。”顾清赫轻笑一声,猛地凑上苏北陌的眼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尔等谋逆乱党,怎敢放肆!”

苏北陌又呕出一口血来,那一只眼中也已经猩红,竟有血泪从眼角流出,“谋逆乱党?顾清赫!乱臣贼子是你!你杀了你的哥哥!你率兵围了皇城!”

“不不不。”顾清赫摇摇手指,“那都是玄羽杀的,不是我。”他突然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扑哧一声,突然伸手,捏住苏北陌带着血污的下巴,“你可知道,那日你杀的那人是谁?”

苏北陌轻轻咽了一口口水,瞳孔微缩。

“是太子顾清尘啊。”顾清赫静静的望着苏北陌那只眼睛,“那个还没行冠礼,就权倾朝野,手段残酷的小太子,竟然被玄羽令主一刀断了脖子,啧啧啧,明明第二天就是冠礼和太子继位大典,他就可以握住所有的权力了……”

苏北陌的全身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你陷害我!你……咳咳!”

“行了,该上路了。”顾清赫笑了一下,转头看向身侧的侍从。

穿的一尘不染的侍从,端着红木托盘里一个琉璃杯,捏住苏北陌的下巴。

“苏北陌,明日就是我的继位大典,后日是我与秦念柔的大婚,但是,你无缘看到了。”

顾清赫静静的望着苏北陌,带笑的脸上,神色渐渐冰冷,“下辈子注意点,长点脑子。”

侍从捏着苏北陌的下巴,将一杯毒酒灌入她的喉中。

火辣辣的酒仿佛烧穿了她的心,她眼前阵阵鲜红,鲜血顺着脸颊落下,渐渐变暗的视线中,顾清赫的背影深深烙在心底。

下辈子,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顾!清!赫!

……

黑暗中,一切痛苦好像都消失了。

苏北陌一直都不是个无情的杀手。

师父曾说,苏北陌这辈子最大的敌人就是情,无论什么情,都会害死她的。

一语成谶。

“焚音,醒醒。”

虚空之中,久违又熟悉的声音,突然传入耳畔,“都已经申时了。”

黑暗之中,突然撕裂了一抹亮光,苏北陌呼吸一窒,眯起双眼。

刺目白光,让苏北陌抬手挡住,耳边传来木炭被火烤的噼啪的声音,她微微睁眼,正对上一双冷漠的眼睛。

周围的温度瞬间变低了不少,苏北陌一个激灵,猛地坐起身来,恍惚的双眼看见前方一张无比冰冷的脸上,她张了张嘴,突然感觉声音嘶哑,还未出声,先咳嗽了起来,“师兄?”

“醒了?”师兄远川将一碗水递给苏北陌,“你发烧了,我向令主求情,今日让你休息了。”

全身酸软的苏北陌无力的靠在床头,捏捏发懵的太阳穴闭上眼睛,这是离帝京不远的玄羽总部逸仙楼的顶层阁楼,也是帝京玄羽总部的兵器库。

她靠在床头,后背上有伤,火辣辣的疼,“师兄,今日是何时?”

远川低头略一思索,“仲冬十三日。”

苏北陌吐了口气,皱眉摇了摇头,“我问,是何年?”

“天武四十一年。”远川眉头一挑,“你这是烧傻了?”

苏北陌猛地睁大双眼。

她居然回来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天武四十一年,苏北陌十七岁,入玄羽第四年,已经成了玄羽玄字目的杀手。

而天武四十一年的仲冬十三这日夜,是她记忆最深刻的一天,因为那是顾清赫和苏北陌的第一次见面,在帝京玄羽的据点之一,最大的青楼——醉仙楼。

那天夜里,苏北陌完成了当夜的任务,旧伤复发,发起高烧来,她换下黑衣,扮成男子钻进醉仙楼二楼胧月姑娘的房中时,正碰见了在那里酒醉的顾清赫。

一眼入了魂,从此便再也忘不掉了。

她呼吸一窒,灌下一大口水,坐回床上,眼神渐渐冰冷,“多谢师兄。”

“你好好休息。”远川将一瓶药放在桌子上,表情依然未起波澜,“你后背的伤我已经处理好了,记得按时上药。”

苏北陌勉强挂起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顾清赫今年十八岁,还是个刚刚出宫带兵打了两场仗,尚未及冠的小王爷。

无权无势,凭着三皇子的身份傲然于世。

如果说什么时候最适合杀了他,那就应该是当下。

因为二十一岁的顾清赫,就已经执掌帝京外驻扎的五万护城军,二十二岁的顾清赫,已经赫然成了皇上最倚重的皇子,执掌军队十万,身边亲兵时刻守卫,武功高强,再无虚可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