孑孓一生全文免费阅读 曹孑孓苗凤小说无弹窗

孑孓一生全文免费阅读 曹孑孓苗凤小说无弹窗

火爆新书《孑孓一生》由知名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曹孑孓苗凤,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天际的太阳即将落下,灰蒙蒙的苗家村寨里传出了阵阵的饭香。此时已是腊月,天有些寒冷,寨子里的人基本都窝在了家里。“孑孓,喊你爷爷吃饭了,这个时候你父亲还没有回来,今天估计是不会来了!这往常都是两天就回来,这次怎这么久?都第三天了还没有信。”

《孑孓一生》 第八章隐瞒 免费试读

“他爷爷,你看着他们两个,我去看看那人走了没有。”

廖樱用手捂了下自己的肩膀,刚才情绪暴怒中能够忍住疼痛,此时却有些支持不住了。但对于东方青虎莫名的离开,她有些不放心,想去门口看一看。

“不用了,既然走了就不会回来了,你赶快坐下,让孑孓去他姥爷家里说声,来个人照顾下。”

曹老爷子了解东方青虎离开的原因,身体一松,扶着廖樱坐到了床边,自己则去找到院子中的烟杆和烟头,重新安装了起来。

“记住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要告诉,其中的原因我也不好向你解释,我们老曹家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当年爱国做出了一些事情,对不起他们东方家,他家老头子动了杀心。”

曹老爷子将曹孑孓也拉到了床边,自己坐在凳子上,点燃了那烟锅子,对着廖樱和曹孑孓嘱咐了几句,最后编出廖樱的肩膀是因为不小心摔倒,正好磕到院中的尖石块,才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更是让廖樱用尽所有的办法,希望曹妍妍不要说漏嘴了,毕竟三岁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做保密的。

“孑孓,去你姥爷家报个信,就按我们刚才所说的事情说,不能够再将外人扯到这个事情当中了。”

曹老爷子见事情商议好了,就示意有些虚弱的曹孑孓去廖洪山家里报个信,毕竟自己的儿媳妇伤的不轻。首先他这个公公不方便照顾,第二就是要及时的将廖樱受伤的事情找个合理的解释瞒过去。

“爷爷,我的亲妈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个人开始要打要杀的,但问完我这个问题就走了。”

大难过后,曹孑孓长大了很多,经历了这个事情,他更加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

“你亲生母亲已经过世了,就在你刚刚出生没有多长时间,得了绝症过世了,这些事情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现在赶快去你姥爷家里报个信,你是想让你廖姨也出事吗!”

曹老爷子看到自己孙子迫切的眼神,没有长篇大论,刻意回避的对着曹孑孓说了几句,就将话题引到了廖樱身上,示意他赶快去廖洪山家里报信。

“他爷爷,那个男人跟孑孓应该有某种关系吧,要不然他不会在确定了孑孓身份后就这么轻易放过了我们一家。”

廖樱此时已经痛的轻声哼了几声,她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有很多话想问曹老爷子,但她明白曹老爷子不想让曹孑孓知道,等到曹孑孓出了院子门才询问起了曹老爷子。

“哎,都是当初爱国做的孽,我本来想着这些事情会随爱国的去世一起结束,没有想到今天被东方家的狠角色找到了这里。如果不是当时我感受到那小子对孑孓身份的怀疑,及时的将事情引导到了孑孓亲生母亲身上,估计我们一家人真的要去跟爱国见面了。”

曹老爷子抽了口烟,轻轻咳了几声,刚才东方青虎的那几下,虽然不至于要他的老命,但也受了不轻的伤,只是他暂时压住了。

“他爷爷你没有事吧,刚才没有受伤吧。”

看到曹老爷子咳了几下,廖樱想起身看看曹老爷子有没有事,结果一动,肩膀就钻心的痛。

“没有事的,老头子我身体好着呢,就是刚才挨了几下,有些胸闷罢了,回来抓上两副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曹老爷子摆摆手,示意廖樱不要动,自己没有什么事情。

“哎,您老总是说孑孓注定是个祸害,我犟不过您,可是今天,如果不是孑孓,我们四口人估计过不到明天了。”

听到曹老爷子说没事,廖樱才放下心来,她现在实在不敢乱动,但想起东方青虎走时说的那句话,感叹了起来。

“樱子啊,你不懂,今天是孑孓让我们躲过了一劫不假,但这个劫难的起因也是因为他啊!我一直说他注定是个祸害,那自有我的道理。今天这样的事情或许以后还有,但以后我们并不一定会像今天这样轻松躲过。”

曹老爷子摇摇头,对廖樱的话并没有否认,也没有认同。很多事情他不想和廖樱说,这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多,日后他们一家就越有遇到今天这种情况的可能性。

“过完年,你的伤好了就出去打工吧,要是能带上妍妍最好,要是带不上就让他姥爷帮忙照顾吧,家里剩下我和孑孓看着,如果遇到什么事情,牵连的人也少些。”

曹老爷子对东方青虎临走前所保证的事情并不绝对相信,此时他感觉能够离开这里一个算一个了。当然,他自己和曹孑孓必然无法离开的,那样只会害了廖樱和廖洪山一家人。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怎么放心离开,再说妍妍离了我也不行呢。”

廖樱并不知道曹老爷子的苦心,刚刚经历了生死的威胁,她不放心就这么外出打工。

“没事的,如果真的再有人来,你就算留下能够帮上什么忙呢,无非是多了一个冤死鬼罢了!孑孓我和是必须留下的,这个事情毕竟是因为我们而起。”

曹老爷子打断了廖樱的话,有些严肃的告诉廖樱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他想让廖樱明白,如果真发生什么,她留下不但起不到什么作用,还会多一条人命。

“那我就带上妍妍吧,到那边我租个房子,上班的时候就将妍妍留在房子里,这样每天也能够照顾过来。”

廖樱想了半天,看到曹老爷子的坚决,知道曹老爷子定下的事情是没有什么办法改变的,于是她提出将曹妍妍带上,毕竟曹妍妍太小,再者她也想到,曹妍妍留在廖洪山家里或许会连累了自己娘家。

曹老爷子趁这个时间将屋子里收拾了一下,免得一会来人看到乱乱的屋子,肯定会猜疑他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樱子,这大过年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快让妈看看。”

“我让廖木去喊广德了,大过年的也不小心些,幸好只是伤到肩膀,要是真出个什么事情,你叫孑孓和妍妍以后怎么过。”

没过一会,廖洪山夫妇在曹孑孓的带领下有些慌忙的进了屋,一进门就朝着床上的廖樱走了过去。当他们看到廖樱肩膀上的血迹,都是一脸的关心。

廖广德是寨子里的郎中,祖辈三代都是寨子里的郎中,所以廖洪山听到廖樱受了伤,出门的时候就叫廖木去请廖广德过来了。

“咳咳,亲家,别着急上火的了,刚才我帮樱子包扎了下,止血了,一会广德来了,上点药,休息个十天半月的估计就好了。”

曹老爷子站起身,忍不住又咳了几声,想让廖洪山坐下。

“孑孓他爷爷,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你这也咳起来了。”

看到曹老爷子虚弱的样子,廖洪山满脸的疑问,刚才在他们家出来的时候,无论是廖樱还是曹老爷子都是好好的,这一转眼的空,一个肩膀受了伤,一个虚弱的不停干咳。

“我没事,刚才看到樱子受伤,一着急上火,胸口闷的很厉害,这刚一会功夫就咳起来了。进屋我就觉得这屋中的桌子不得劲,直接劈了扔院子了。一会广德来了,按我的药方抓上两副药,我自己熬着喝喝就好了。”

曹老爷子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从刚才他拿信封的小箱子里拿出了一张药方放到了床边,看到屋子里没有了桌子怕廖洪山起疑,直接捎带了一句。

“哎,今天就该让你们一家呆到天亮再回来的,这也怨我!”

廖樱的母亲看到自己女儿受伤不轻,满脸的关心。

“行了,事情都发生了,别说那些没用的话。”

廖洪山挥手打断了廖樱母亲继续唠叨,有些疑惑的扫了一眼屋子。

“明天让廖木送个桌子和凳子来,既然觉得不得劲,劈了就劈了,再说你们家的那桌子凳子也该换换了。”

“妹妹,你怎么样了?广德,快看看我妹妹伤的严重不严重。”

没说几句廖木就带着一个背着药箱的男人走了进来,进屋后就示意廖广德赶快给廖樱看看伤势。

“你们先出去下,我帮樱子看看伤口。”

廖广德示意屋子里的男人都出去,只留下了孩子和廖樱的母亲。

“哎,这爱国才走,家里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看这几天就让樱子带着妍妍去我们家住吧,照顾起来也方便。”

廖洪山看了一眼堆在院子一角的破烂桌椅,对着曹老爷子说道。毕竟他也知道,现在的曹家根本没有人能够照顾廖樱,不如就带回家里休养几天。

“广德,樱子的伤没有什么事吧?”

在院中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见廖广德背着药箱走出屋子,廖洪山和廖木急忙上前询问廖樱的伤到底如何。

“伤的不轻,不过幸好没有伤到骨头,而且及时的止住了血。我已经给她上了药,这几天我会天天给她换药,过个十天半月的就差不多了。”

听完廖广德的话,廖洪山和廖木都松了口气,廖洪山急忙进屋子看廖樱去了,示意廖木送送廖广德。

“你也进去看看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啦,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曹叔,您那方子我拿回去了,我那里药不一定全,尽量给您配,明天配好就给您老送过来。”

廖广德对着院中的曹老爷子说了声,示意都不用送自己,推开院门回去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