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曹孑孓苗凤小说 曹孑孓苗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曹孑孓苗凤小说 曹孑孓苗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曹孑孓苗凤是作者佚名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那么曹孑孓苗凤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天际的太阳即将落下,灰蒙蒙的苗家村寨里传出了阵阵的饭香。此时已是腊月,天有些寒冷,寨子里的人基本都窝在了家里。“孑孓,喊你爷爷吃饭了,这个时候你父亲还没有回来,今天估计是不会来了!这往常都是两天就回来,这次怎这么久?都第三天了还没有信。”

《孑孓一生》 第十八章倔强张小山 免费试读

廖洪山让廖广青将寨子里的人都遣散了,嘱咐廖木将张老爷子请到了自己家中,自己和曹老爷子在村口迎接了几波前来帮忙的人。

“哎,这帮老兄弟真是有心了,虽然事情解决了,但这份情我们得记下啊!”

廖洪山和曹老爷子送走了几波人,那些人见没有帮上什么忙,连口茶也没喝就回去了。

“是啊,你小子还不跟着我们回去,不管怎么说先给你张爷爷认个错。今天不是他及时赶到,闹起来真的有些不好收场。”

对于张玉清能够及时赶来将张小山强硬的赶走,廖洪山从心底感激。不论事情的起因是什么,怎么说受伤的也是张玉清的儿子。

“张老弟,这次是孑孓惹祸了,我是孑孓的爷爷,就代表我们老曹家给你赔个不是。”

回到廖红山家里,曹老爷子先给坐在屋里喝茶的张玉清赔了个不是,毕竟是曹孑孓伤了张小山的手。

“曹老哥,你就不要如此了,这个事情我都从其他人嘴里了解了,是我家那个兔崽子的错。”

张玉清忙起身,给曹老爷子和廖洪山让座。

“平日里因为做生意,他带些小兄弟胡闹就罢了,廖老村长可是曾经帮了我不少的忙,这小子这次差点给我惹了大祸。”

当廖洪山和曹老爷子坐下之后,张玉清才再次坐下,边喝茶边说张小山的不是。

“哎,年轻人有些脾气正常,这次没有出什么大事就是万幸了,不过你家那小子能不能揭过去这个事情呢?”

廖洪山给张玉清又倒了一杯茶,眯着眼睛询问着。今天这么一闹,再让他带着曹孑孓去给张小山赔礼已经不可能了,他想知道张玉清后续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有什么揭不过的,要是再这么胡闹,我就把他手里的生意收回来。不论他现在混的怎么样,我是他老子这个事情是变不了的。”

张玉清拍了拍大腿,在廖洪山和曹老爷子跟前放低了姿态。按道理他现在根本不用如此,论交情他和廖洪山确实有些交情,但那些交情不至于让他如此处理此事。

张玉清在廖洪山家里聊了半个小时,就起身告辞。廖洪山和曹老爷子怎么留他吃午饭他都拒绝了,说是怕张小山再出什么幺蛾子,要赶回去看看。

“这个事情应该差不多就到这里了。”

曹老爷子看到张玉清走出院子上车离去,若有所思的说道。

“他爷爷,你确定这个事情就这么完了,我总觉得那个小子没有这么容易放过孑孓。”

经过今天的接触,廖洪山觉得张小山不是轻易能够揭过这件事情的人。

“没事了,他这个老子也不简单,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只要孑孓不再招惹到人家,应该没有事了。”

当下曹老爷子和廖洪山回到屋子,与廖樱和廖木商量起过年送曹孑孓出去的事情来。

“哥,是不是那流氓欺负你了,我刚才看到妈妈回来的脸色好吓人。”

曹妍妍一直在家里被苗凤看住,根本出不去,只是听廖志诚回来简单的跟她说了几句。

“没,是你哥欺负了别人,所以今天人家带人来闹事了。”

曹孑孓有些关爱的摸了摸曹妍妍的头,满脸的心事。他感觉自己跟张小山之间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

“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就告诉我,我替你出头,竟然敢欺负我哥哥!还有,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再摸我的头了!”

曹妍妍伸手拍开曹孑孓的手,嘟嘟着嘴,不停的在曹孑孓的耳朵旁叨叨起来,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她有一肚子话要跟自己的哥哥说。

“爸,您这是怎么了,咱们家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今天我的面子可是都丢没了!”

张小山和那两个跟着张老爷子来的人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在通往镇上的路口等着张老爷子。当看到张老爷子的车就直接拦了下来,张小山打开车门上了车。

“你这些年的眼界是白练了!还张疯狗,我看你以后叫疯猪好了!”

张老爷子拿起车上的一瓶水直接砸向了张小山,看着自己的儿子深深叹了口气。

“那家子人,以后你一个不许招惹,哪怕人家招惹了你,你也给我绕着走!”

“为什么!就这么便宜那小子,我以后怎么带兄弟,在这县城里我不就成一个笑话了!”

一想到今天的事情,张小山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他并不是愤怒自己的父亲,而是愤怒曹孑孓一家,每个人都跟难啃的硬骨头一样。

“面子,就知道面子!今天要不是老子提前到了一会,将你们都打发了,你能不能从廖家寨回来都是个问题!”

张老爷子又拿起一瓶水,想要砸过去。但看了看张小山的手,终究是没有忍心。

“周围几个寨子都准备了人手,光我见到的就去了三个村寨的老东西。如果不是老家的几个老伙计知道去闹事的人是你,提前给我打了个电话,那些人都够五个打你们一个的了,你还觉得自己挺有底气的!”

张老爷子将自己前去赶走张小山的缘由一点点的告诉了张小山,他希望张小山明白山里人不好惹。

“那又如何?这次先放过那小子,下次盯着他们,那个姓廖的老头的儿子和孙子都在镇上做生意,还怕找不到机会引出曹孑孓来报仇?”

张小山听了自己父亲的话,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只是脑子一转就想到了一些歪主意。

“你这脑子是怎么长得,真的被这点仇恨就遮住了吗?”

张老爷子有些生气,他话虽然说的含蓄,但绝对不是因为周围寨子都帮廖家寨才让张小山吃这个哑巴亏的。

“那是为什么?”

张小山有些憋屈,他自从成了小混混,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对别人阴狠,但确是出了名的孝顺。当张老爷子将生意交给他打理之后,对张老爷子基本也算言听计从了。

“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张老爷子心情似乎因为张小山的笨而变差,直接在车眯上了眼睛,不再理会张小山。

“停车,我要下去!”

看到自己的老子不说话,张小山越想越憋屈,他也算是县城里响当当的流氓头头了,这几年就没有吃过这样的亏。现在被张老爷子几句堵住了他报仇的事,哪里还坐得住。现在他心里不光是惦记曹孑孓了,还有廖樱也吸引住了他。

“狗子啊!不是爸不帮着你,而是这个曹家,我们确实不能碰了!”

张老爷子见自己的儿子如此憋屈,实在不忍心,当车停下的时候拉了张小山一下,示意会将缘由告诉他。

听张老爷子这么一说,张小山的气顺了一些,抬手示意司机继续开车。

“这几年你也知道,你爸我没有闲着,整天与市里省里的人打交道,不论黑的白的都有着那么些许的联系。”

张老爷子眯着眼睛娓娓说来,他将生意交给张小山打理的这几年并没有闲着,自己没事就拿着钱去市里和省里跟那些大人物套关系。

山里出来的人知道自己的根基薄,经不起大风浪,所以不停的给自己加保险,这也是为什么张小山能够在县城里作威作福而很少吃亏的原因。

今天张老爷子接到自己老家亲戚的电话,怕自己的儿子吃亏才急急忙忙的赶去廖家寨,想将自己的儿子带回。他心里也想着今天应付过去之后再找机会给自己的儿子解气。

可当张老子刚出门的时候,连续接到了两个电话。这个两个电话一个是市里人打的,另一个是省里人打的,目的都是警告他管好自己的儿子,不要做不应该做的事情,也不要动不能动的人。

张老爷子一想就知道是有人要保弄伤自己儿子手的那户人家,而且警告他这件事情的人不是他们父子俩能够招惹起的。

那些大人物要保人,张老爷子可以理解,但打那两通电话的两方关系并不怎么样。虽然算不得水火不容,但可是都希望对方倒下的。

于是张老爷子当即火速的赶往廖家寨,一路上让司机开足了马力,什么红灯不红灯的全都没有理会。毕竟张小山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如果真的弄出了什么大事,他们张家可受不住大人物的怒火。

幸好他赶到的时候两方人都还没有动手,这就有了当时张老爷子不顾及自己儿子面子将人赶走的场景。并且他在廖洪山和曹老爷子跟前说话时,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有能力因为这个事情,让两方人都给他打电话警告。

“这回你小子知道为什么当时我一点面子没有给你留了吧!我们张家要是垮了,你那些面子有什么用?你可知县城里有多少人看着我们张家不舒服?多少人觉得我们是山里人,心里看不起我们?”

张老爷子将前因后果讲给了张小山,自己不由的感叹起来。这几年张小山得罪了不少人,那些人明面上不敢怎么样,但张家如果被大人物迁怒,落井下石的时候可就都蹦出来了。

“难道这个事情就这么完了?真没有想到这山里的一户人家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张小山不是傻子,听到自己老头子的话心中惊的阵阵后怕。他知道自己能够在县城作威作福,拉起这么一大摊子生意,自己敢打敢拼占百分之三十,而张老爷子身后那些关系网起到了百分之七十的作用。

“就当一个教训了,你小子最近收收心,老老实实的找个女人先给我生个孙子!这么些年我都没有说过你,但这回必须找个女人看着你了!”

张老爷子说完就继续闭上了眼睛,让张小山感觉到了阵阵极大的憋屈。他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