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心寒姚婉清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付心寒姚婉清免费阅读

付心寒姚婉清是什么小说的主人公 付心寒姚婉清免费阅读

付心寒姚婉清是著名作者双面老仙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内容主要讲述一命二运三风水,环环相扣,六爻算尽天机,周衍天道。我是奇门神医,用尽风水玄学,蛰伏三年,众人皆知我是平庸之辈,但你们岂知,我一卦值千金,我一局安天下,我一针起死回生!

《玄门相医》 第6章 汽车大王 免费试读

“奶奶,我不同意离婚!”

自打老太太进屋,姚方泰一根接着一根烟没断过。

他从来不敢忤逆老太太,但是今天他为了女儿,还有恩人的孙子,他头次反对了老太太。

“妈,我也不同意。你之前说过的,心寒只要拿出500万就行,这500万,我替他出。”

老太太冷哼一声:“把你这个房子卖了,应该能凑出500万。但是你们一家几口,睡大马路上吗?”

刘巧云也说道:“妈,这件事要是爸知道了,他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你爸他老年痴呆多少年了,这些年要不是我这个老太太支撑着姚家,姚家早完蛋了。现在是我这个老太太当家做主!”

就在五年前,姚老爷子老年痴呆病情加重,无法操持家业。老太太成为姚家掌门人。

老太太是姚老爷子的第二个妻子,当年姚老爷子的原配生了老大姚方泰就难产死了,所以姚家四个弟兄,就老大姚方泰特殊,不是老太太亲生儿子。

以前老爷子清醒的时候,老太太也能做到一视同仁,但是自打老爷子痴呆后,姚方泰一家人就仿佛被打入冷宫,处处受到排挤。姚方泰又为人老实,这几年也无太大怨言,也才弄到今天这幅被老太太欺压的情形。

姚方泰碍于脸面,不怎么说话。

刘巧云胆子大,她说道:“反正我们都不同意!”

“行啊!你们一家人都能耐了是吧?行,那我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去筹钱。一个星期后,要是拿不出500万,就按我的执行。这也是你家老大和我约定好的。”

此刻付心寒也算明白了,怪不得姚婉清要卖爷爷的坟。原来中间还有这码事。

付心寒心中却是一阵冷笑。

区区500万,雷家答应自己的可是50个亿。

等钱到账了,收购100个姚家这样级别的公司,也绰绰有余。

姚方泰丢下手里的烟头,他转身就出了门。

“你干嘛去?”刘巧云喊道。

“我现在就去筹钱去!”姚方泰话落人已经出了门。

付心寒喊了一声爸,便要追出去。

姚方泰今天面相不佳,怕是有火劫。

不过付心寒给家里每个人都送了一个玉观音用来驱邪避难,只要随身带着这个玉观音,应该可以躲过一劫。

付心寒还没走出门,就被老太太给叫住。

“你站住!我有话给你说!”

付心寒停下了脚步,岳父有玉观音,应该也不会有大碍。付心寒便没有追出去,便停下脚步听奶奶还有什么话要说。

“付心寒啊,你给老大一家子灌了什么***。你要是个男人,你自己去赚500万啊!没那个本事,你就和婉清离婚,不要耽误婉清的人生!”

就在此时,虚掩着的房门被人推开。

汽车大王朝文理提着价值几十万的保健品走了进来,他身后一起来的还有她老婆刘丽和一个眼神呆滞的青年。

朝文理是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付心寒看到他后,心中不禁了然。

此人原来就是汽车大王啊。

五年前这个人还是一个落魄的酒鬼,两个人还有过一面之缘。付心寒当时只不过略微的指点一二,没想到短短五年的功夫,落魄酒鬼变成了汽车大王。

不过朝文理显然没有一眼认出付心寒。

看到朝文理进门,老太太立即变成了灿烂的笑脸,起身过去迎接。

“快请坐。”

朝文理老婆刘丽一进门就扫视了一下客厅,姚方泰家是那种三室两厅的房子,客厅有些偏小,只能摆下一张三人座沙发。刘丽不满的说道:“姚老太太,你家这房子也太小了吧,还没我家佣人的房间大呢。你难道想要我们三个人都挤在一张沙发上吗?”

老太太立即对付心寒呵斥道:“别傻不愣登的杵在那儿,还不快到里面搬个像样的椅子出来!”

朝文理倒是没太矫情,他说道:“我们将就坐吧。”

老太太把姚婉清喊了过来:“来,过来给朝总和刘太太问好。”

姚婉清脸色露出为难的神色:“奶奶,我•••”

“婉清,你现在连奶奶的话都不听了吗?”老太太不悦的说道。

朝文理笑道:“姑娘家脸皮薄。”

朝文理上下打量了一番姚婉清后,他点点头说道:“你家这个姑娘啊,我其实也都调差清楚了。不矫揉造作,道德品质好,也有家教。最关键的是,家里有个窝囊废老公,她一个女孩子成了家里顶梁柱。这以后嫁到我们家,我儿子情况你们也知道,他需要人照顾的,而且未来还有家产也继承,有婉清这样一个媳妇操持家庭和我朝家的产业,肯定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姚婉清被人夸赞,可是她却一点也不高兴,反而心中十分压抑。

“我被毁过容!”姚婉清忽然说道。

朝文理的老婆刘丽毫无顾忌的说道:“这更好了!你要是长得美若天仙,我儿子肯定守不住你,你说不定哪天就出轨了。”

朝文理更是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们今天来呢,其实就是想把这门亲事定下。到时候彩礼什么的,绝对会让老太太您满意的。”

老太太喜道:“那太好了。”

“咳咳!”

付心寒这个时候抬着一个椅子走了出来,他放下椅子,叉着腿反坐在椅子上。

“奶奶,别忘了500万的约定。”

老太太不怒反笑道:“500万你要是能拿的出来,那就见鬼了。”

“这是谁啊?”刘丽指着付心寒问道。

“这就是那个入赘到我们家吃了三年软饭的女婿。朝总你放心,他肯定会和婉清离婚的。”

刘丽撇了一眼付心寒,用高高在上的口气说道:“你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婚!”

付心寒假装试探的问道:“你能给我多少钱啊?”

刘丽从包里拿出了一塌钱,直接扔在了付心寒的身上。

“这是一万块钱,明天就就把离婚办了。你若是听话,我后续还会给你一点钱,你要是不听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付心寒看着这一塌钱,他的目光忽然定格在了朝文理的身上:“朝总,你贵人多忘事啊。要不要让我提醒你一下,你是怎么发家的?”

朝文理还没说话,刘丽就指着付心寒骂道:“你算什么东西,我老公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吗?”

付心寒没理会刘丽,他接着说道:“你们朝家可以很快发达,同样也可以一夜落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