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烈林蕊小说最新章节 秦烈林蕊全文在线阅读

秦烈林蕊小说最新章节 秦烈林蕊全文在线阅读

《秦烈林蕊》是由作者九品废物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人物写得花开千朵、各表一枝,对人心的把握很准,强烈推荐。秦烈林蕊小说试读:“多少豪门贵子都在排队追我女儿,就这个吊坠,金公子送我的,一个玉佩四十万,你这辈子能买得起吗?”

《秦烈林蕊》 第5章 牛刀小试 免费试读

“什么?”

中年妇女哭声戛然而止,不敢置信的看着秦烈。

秦烈笑眯眯道:“我是中海医院心内科医生,秦烈,她的病我有办法治。”

中年妇女喜出望外,激动地抓住秦烈胳膊。

“小伙子,只要你能让我女儿活过来,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只要你能提出来的条件,我都满足你!”

虽然胳膊有些疼,但秦烈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曼妮,注意点形象!”

中年男人发话了,他主动朝秦烈伸出手,陈恳道:“秦医生你好,我叫关星澜。”

说完,他又伸手指了指梨花带雨的中年妇女,叹道:“这是我妻子楚曼妮,自从小音病了,她的压力一直挺大,请你不要见怪。”

秦烈微微颔首,表示没什么。

关星澜犹豫道:“秦医生,您方才说,丫头的病你有办法?可是……”

他本想说关瑶音已经下了死亡通知书,又觉得这样说不好,原地尴尬的搓着双手。

秦烈适时接过话茬,认真道:“这只是医院的诊断,我有信心救活病人,如果你们愿意让我尝试,现在我就可以让她醒过来。”

关星澜沉默不语,让一个下了死亡通知的病人活过来,真的可能吗?

让关瑶音苏醒并非不可能,参同契中记载不少失传已久的针法,秦烈有一定把握成功。

退一步说,即便不成功,施针后关瑶音的病情也会有所改善。

“真的吗?”

楚曼妮再度拉起秦烈的衣袖,仿佛抓着救命稻草。

“星澜,你听到没有,女儿可以醒过来,我已经好久没听她说说话,真的真的,好想她啊……”

眼看着妻子泪如山崩,关星澜强忍着内心激动,冲着秦烈深鞠一躬。

“秦医生放手一试,小音已经这样了,再差的结果我们也能接受。”

嘴上说着可以接受,转过头,关星澜的眼角还是垂下热泪。

这份深沉的爱,不禁让秦烈动容。

深吸口气,秦烈郑重道:“我会尽全力拯救令爱。”

话落,秦烈取了份银针来到关瑶音床边。

“关先生,我尚才疏学浅,可能要脱掉令爱的衣服……”

秦烈尽量保持心态平和,但言语间还是带了一丝颤抖。

这么多年,他始终与林蕊相敬如宾,哪怕是住在一起这么久,也从未越矩。

女孩的身子,他只在书上看到过。

“病不讳医,秦医生尽管尝试。”

得到关星澜的肯定,秦烈一点一点将关瑶音的衣衫褪下。

纵然心理有所准备,他的心难免剧烈颤抖几下。

秦烈深呼吸几次,待心境平和后缓缓下针。

虽然这是第一次操作,但出奇顺利,每一针的深度、力度都准确无比。

秦烈认为,兴许是他修炼了参同契,才会身体的掌控和操纵都比较平顺。

病房里的空气仿佛凝固,关星澜夫妇小心翼翼的盯着秦烈,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将近半个钟头,秦烈才将银针一一取出。

擦了擦额头细汗,秦烈满足道:“幸不辱命,关小姐估计一会就能苏醒,可以喂她喝点水,不要轻易移动身体,我还有事。”

迅速说完,秦烈仓皇的离开病房。

没办法,关瑶音带来的刺激太过强大,再不离开,秦烈怕自己当着人家父母的面露出丑态。

医院楼下吹了会风,秦烈看看时间,是时候去幼儿园接卿卿了。

林蕊昨日留在家中,到现在,还未有消息传出,所以孩子只能他自己去接。

秦烈开车来到博雅幼儿园,车子刚刚挺稳,便听到身后传来鸣笛声。

没等他有所反应,后车上下来一个膀大腰圆,脖子上带着金链子,腰间夹着皮包的中年男子。

一看就是暴发户打扮,秦烈不想生事,紧锁门窗坐在车里。

咚咚咚!

中年男子使劲拍着车窗:“小子,你下来!”

秦烈不为所动,自顾自盯着幼儿园门口,等待卿卿出来。

“赶紧的,别逼老子砸了你这破车!”

中年男子不依不饶的砸着车窗,眼神凶厉。

听到砸车,秦烈苦笑一声,拉开车门。

“哟,怎么不当缩头乌龟了?”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赶紧把你的破车挪开,这个车位是老子先看上的。”

秦烈刚要说话,看清中年男子的脸后,心头一惊。

这是网盖天牢之相,死期将至啊!

“就这胆量,也敢瞎停车?”中年男子见秦烈神情呆滞,得意洋洋道:“怕了就赶紧滚,别浪费老子的时间。”

秦烈不由分说抓起中年男子胳膊,细细感受起来。

“干嘛?”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用力挣脱,却发现手腕仿佛被铁钳夹住一般,动弹不得。

“力气还挺大,再不放开信不信老子弄死你!”挣扎的半张脸涨得通红,中年男子色厉内荏道。

秦烈不为所动,片刻后,叹了口气。

此人不行善事,命格含煞,人至中年所有的煞气郁结在脑部。

通俗的讲,脑肿瘤。

“幸亏你小子懂事,再不松手老子让你进医院躺几天!”

中年男子揉着发红的手腕,态度仍旧强硬无比。

秦烈盯着中年男子,极其认真道:“这位先生,有空去医院查查身体,你有脑肿瘤。”

中年男子虽然没什么文化,又怎会连脑肿瘤这种话都听不出来,当即骂道:“***才得了肿瘤,是不是欠揍了?”

说着,他举起硕大的拳头,面目狰狞。

秦烈性子淡然,丝毫不为所动。

“刘先生!”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包臀裙,身材劲爆的长发女子从幼儿园门口跑了过来。

赶到两人身前时,女子气喘吁吁道:“你儿子在门口等你呢,赶快去接他吧。”

闻言,中年男子敛去狰狞,尴尬道:“陈老师来了,那我先走了。”

临走之前,还冲着秦烈比了比拳头。

被称作陈老师的女子,正是卿卿在幼儿园的班主任,陈梦。

看到人走远了,陈梦冲着秦烈吐了吐舌头,嗔怪道:“秦先生,下次见到刘先生你得躲着点,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秦烈干笑一声,突然注意到陈梦洁白的俏脸上藏着一团黑气,这是灾相啊!

略微思索,秦烈提醒道:“陈老师,最近不要去水边,很危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