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蜜吉化羽第4章 江蜜吉化羽小说免费阅读

江蜜吉化羽第4章 江蜜吉化羽小说免费阅读

江蜜吉化羽是著名作者猎户座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姐姐就是看上他了,不但要保他C位出道,还要一路护航,助他成顶流。

《顶流哥哥他风华绝代》 第4章 欢乐一家人 免费试读

吉化羽走出海选面试间后,被小秘书告知等电话通知。

他也没多想,拎起背包往外走。

拿起手机一看,三个未接来电,全都来自于同一个陌生号码。

他回拨过去,就听到一声清越的男声。

“你好。”

“你好。”吉化羽修长的指尖抵在1层的电梯按钮处。

“路边这辆黑色越野是你的驴?”这声仿佛还掺杂了三分懒。

“嗯。”

“挡我道了。”

“哦,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吉化羽走出新秀集团大楼时,就看到马路边站着一名清瘦男子,一身黑色骑士装扮,斜靠在一辆白色布加迪机车盖前。

“我都等你半个小时了。”黑衣男子瞟了一眼腕表。

“不好意思,刚才面试,没注意手机。”毕竟是自己的车子挡道了,吉化羽真诚道歉。

黑衣男子上下扫了他一眼,“也是男团选秀?”

“嗯。”吉化羽抬眼仔细打量他,一双魅惑如丝的狐狸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整体气质很忧郁,说是忧郁王子都不为过。

忧郁王子也不在意别人的打量,懒懒地说:“下次停车别挡道,照我以前的脾气,早就将你的车撞到马路中央喂狗了。”

说完,忧郁王子扭身上车。

吉化羽一乐,车子喂狗,你家的狗吃铁板长大的。

算了,他下午还要去机场接父母。

吉化羽将车子开走,随便找了家饭店吃了点东西,便直奔机场。

他的父母是做建材生意的,常年奔波在各大城市,回汉城住的日子有数,常常计划在家常住,奈何,变化总比计划来得快。

不知这次回来,他们又能在家待几天。

机场停车场。

吉化羽刚将车子停好,就看到一抹艳丽的桃粉色从车前窗经过。

这种颜色的整套西装很难驾驭,可,眼前的这个女人穿在身上,反而生出一百分的魅力。

上午在新秀面试间,她是坐在凳子上的,不知道她有多高,现在目测至少有170CM,长得如此高挑,还踩了一双8公分的细跟鞋子,将一众男士都比下去了。

吉化羽下车,刚好和她同一个方向。

她在前走 ,他在后踩着她影子走。

女人的腰很细,两条笔直修长的大长腿,迈着均匀的步伐,走路节奏倒是不慢。

不知为何,她停住了脚步,立在原地不动,头直直盯着脚下。

吉化羽没一会儿,便经过了她身边。

她已经蹲下,手用力地掰扯鞋子,姿势很是狼狈,全然没了刚才一阵风,一阵飒的劲儿。

吉化羽倒退着走了几步,回到她身边,俯视着她,“需要帮忙?”

女子抬眸,一双细长的杏眼氤氲着水雾,她认出了吉化羽,倔强地说:“不用。”

吉化羽也蹲下身子,一手捏住她细白的脚踝,一手抓住高跟鞋。

他说:“站稳了。”

一个用力,他将鞋跟从下水道井盖缝隙里拽出。

女子的身子一晃,双手揪住了吉化羽的头发,致使他的头部撞击到她的小腹。

女子一阵脸红心跳,慌忙松了手,并将垂在男人脸上的长发撩起。

“谢谢。”这语气全没了傲气、挑剔,倒有几分小女人的温柔。

“不客气。”吉化羽搓了搓手指,手心像是着了火,刚才握着女人细白脚踝时也不觉有它,现在手心空落落了,反而热了。

难道真的如吉烟雨所说,他不能只专注事业,应该想想恋爱的事儿了。

他还在愣神之际,着桃粉色西装的女人已经走了,留给他的依旧是那一抹艳丽的背影。

电话铃声响起,吉化羽接起。

“你小子在哪儿啊?”吉大昌的声音又粗又大,“我跟你妈都到半天了,你居然还没来,到底是你接我们,还是我们等你。”

“你也真是的,都是飞机晚点的情况多,总是孩子等我们,我们等孩子一回怎么了?”蒋丽丽的声音高亢嘹亮。

“他不知道我们坐的是头等舱吗?”吉大昌扯着嗓子喊,唯恐人听不到他是坐头等舱的VIP客人,“有先行下机的权利。”

“你小声点……”蒋丽丽的声音传来。

至此,吉化羽还没有说一句话。

“化羽?”蒋丽丽的声音再次响起,带了点母性的温柔。

“妈,我在机场,马上到。”说完,吉化羽就挂了电话,他有一个逗比妹妹,这种属性遗传自他父母。

吉大昌挂了电话,还不忘和同行的一位老者唠嗑。

“伯父,你的身边一定要有人,否则再遇到今天的这种情况,怎么办?你就是碰到了我,心地善良又乐于助人,才保你平安的。”吉大昌说话总捡着锦绣的词语乱堆一砌,“这是我的名片,我是建材商,如果有需要,一定要记得联系我,我给您全国最低价。”

老者一脸慈祥,笑呵呵,接过吉大昌的名片,再次道谢。

在飞机上,老者心脏病突发,幸亏吉大昌及时发现,给他喂了速效救心丸,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否则,真是不堪设想。

“爷爷。”一身桃粉色西装的江蜜朝着老者挥手。

老者礼貌地告别了吉大昌夫妇。

吉化羽走进接机口,便看到着桃粉色西装的女子,和他父母客气打招呼。

他接过蒋丽丽的手提箱,望着远去的桃色身影,问:“妈,你认识那个女孩?”

“不认识。”蒋丽丽笑着捏着儿子的脸,“她爷爷和我们同机,心脏病突发,你爸帮了他忙。”

“哦,这样啊。”吉化羽拨拉开蒋丽丽的手,多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捏他脸,也不嫌脚尖踮的累。

“怎么我儿子动了凡心,想姑娘了?”蒋丽丽一脸八卦表情,根本没个妈的样子,活脱脱一八婆。

“我看那妞行,腰细腿长、脸蛋漂亮,她屁股大好生养,最关键是她爷爷也和我们一样,是坐头等舱的有钱人。”吉大昌一脸满足。

吉化羽无语,他爸一个二流的建材商,欠的银行债务比资产都多,怎么就有了有钱人的优越感,真是乐观的可以。

晚饭,蒋丽丽拿出了一堆礼物。

女儿的裙子、钻石手表、奢侈品背包,儿子的大牌腕表、真皮腰带、定制西装。

“试试看。”蒋丽丽热情地举着粉红薄纱裙。

“先吃饭吧,妈。”吉烟雨自从上中学后,基本都是穿校服了,私服也是简单的T恤、牛仔,不明白她妈为什么老是买这种公主样的娃娃装。

“儿子,这条领带是手工定制的,上面的花纹都是绣上去的。”蒋丽丽放下裙子,又捡起一条藏蓝色领带。

“先吃饭吧,妈。”果然兄妹俩是亲的,敷衍他妈的话一样,口气也一样。

“我就说,你给小兔崽子们买东西是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浪费感情,你偏不听。”吉大昌已经抄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飞机餐哪里能和家里的饭菜相提并论。

“你懂什么,我们常年不在孩子身边……”蒋丽丽的这话一起头,低头吃饭的吉烟雨就知道她接下来的台词。

蒋丽丽口发声,吉烟雨嘴巴张张合合念着一样的话儿,只是没有声音而已,活像母女二人在唱双簧。

“我对不起孩子。”蒋丽丽每次都以这句话结尾,吉烟雨的嘴巴也合上。

“妈妈,爱你。”

“妈妈,爱你。”

兄妹俩交换了一个眼神,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这些年来最管用的话。

果然, 这句‘爱你’一出,蒋丽丽的脸多云转晴、一脸灿烂。

“吃饭。”

饭桌上,蒋丽丽喋喋不休的缠着一双儿女,问东问西。

“学习怎么样?”

“你们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

“……”

都是父母关心子女的老生常谈,味同鸡肋。

吉化羽象征性的回答几句,吉烟雨有时候故意使坏,吓唬父母。

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吃了顿晚餐。

饭后,吉烟雨去书房做练习题,她今年高二,成绩不咋地,学习压力倒挺大。

蒋丽丽拉着吉化羽问:“儿子,你真的不再跳舞了?”

她的儿子从小到大一直是她的骄傲,她也知道他的梦想是以舞者的身份生活,奈何,天不遂人意,折了他的腰椎……

“嗯,想好今后做什么了吗?”蒋丽丽决定无论儿子做什么,她都全力支持,哪怕砸锅卖铁也要帮儿子实现梦想……

“最近报名参加了一个男团选秀。”吉化羽坐在一个按摩椅上,这是蒋丽丽从国外买的最高端设备,花了她十几万大洋,着实心疼,但为了儿子的健康,就算是负债一百万,她也在所不惜。

“男团?”蒋丽丽也是一个追星的骨灰级阿姨粉了,从周星驰、张国荣到四大天王,从邓丽君、赵雅芝到四大花旦,她年轻时也曾为偶像疯狂过。

“嗯,我想创作,想成为偶像。”吉化羽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页面停留在一个女人的简介上。

“好的,儿子,妈妈是你的第一个铁杆粉丝,你说吧,刷票、买榜、做数据,你让妈干什么?”蒋丽丽已经摩拳擦掌,她儿子要做男团成员,成为偶像,她这个当妈的一定要首当其冲,坚决不能拖儿子后腿。

吉化羽一笑,樱花眼潋着一春的温暖,“妈,你懂得倒是挺多。”

“你妈我也是追赶潮流的人。”蒋丽丽也注意到笔记本上的女人,她一探头,靠近屏幕,“这女人是谁啊?这么面熟。”

吉化羽随后一点,关了页面,“选秀导师。”

“哦,那你要多做功课了解了解。”蒋丽丽打了个哈欠,为了回家,前几天马不停蹄的忙了几天,真的累了。

“妈,你先休息,我再按摩一会儿。”吉化羽催促。

蒋丽丽走后,客厅一下子安静了。

吉化羽又打开了刚才的网页。

江蜜,28岁,身高170CM,新秀娱乐集团总裁,毕业于汉城大学新闻传播专业。

网上的照片是江蜜出席一项时尚活动的照片,衣着华丽、妆容精致,活脱脱一人间妖姬。

吉化羽望着空落落的手心,笑了,她脚踝太细了,细到不盈一握。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