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姜然邢牧岩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姜然邢牧岩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姜然邢牧岩是著名作者海殊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文中姜然邢牧岩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那么姜然邢牧岩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七年隐忍,她强势归国。如今的她,是被冠上狐狸精、白眼狼等污名也能笑看着曾经那些做下伤天害理,把别人踩到脚底的每一个人,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北风多温柔》 第3章 他身份不简单 2 免费试读

这个世界本就弱肉强食,她不是姜家的千金姜然,她只是那个在国外漂泊七年无依无傍的姜然。想要跳出这样被人踩在脚底的境地,她们能做的只有忍。

“那就委屈一下姜然小姐,我这边马上叫人给你重新安排一个房间。”还是刚刚那个负责人,他笑看着姜然,那个眼神莫名让人不舒服。

王菁一下子拦在姜然的前面,笑着说:“冯哥,不用了,这么件小事不敢劳烦您,我会想办法安排的。”

姜然一下子反应过来,王菁提醒过她,这个叫冯石的是出了名的爱下黑手,利用权力专为各界大佬寻陪酒女星。很多人为了上位或者这样那样的原因,在他手底下吃过亏。

冯石的脸色顿时不太好看。在他眼里,姜然不过就是个二线小明星,刚从国外回来又没什么特别大的背景。而且就今天的这个局势,她明显是得罪了楚谦城,居然还敢给他摆架子。

他那双小眼睛眯了起来,嘲弄地说了一句:“姜然小姐倒是很清高,看来你今天还非得要自己原本这间休息室是吧?”

“冯哥严重了,那这件事就麻烦您亲自安排一下。”姜然几乎没什么犹豫就笑着答应下来。这下不仅冯石愣住了,就连她身后的楚谦城都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才不屑地狠狠皱起眉。

姜然把他们的反应都尽收眼底,也看见了姜彩儿幸灾乐祸的神情。

这个圈子什么样的肮脏她没见过,这种事情本来在后台就很常见,也没必要非得闹得很大。如果不是刚回国就被姜彩儿和楚谦城恶心了一把,就算没有碰见主办方的介入,她也并非真的是想要这间令她作呕的休息室。

这场闹剧总算收尾。

姜然正要跟着那个被冯石叫来的工作人员走,却被人一把拉住了胳膊。

“脚好了?”随意的询问来自于邢牧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看着他们的动作。大概只有姜然一个人知道他在问什么,但是也惊讶于他刚刚明明站在旁边看尽了全过程,却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保持沉默。

邢牧岩本就不需要她的回答,他转头对冯石说:“我记得我旁边的那间休息室是空着的?把那间给她。”

冯石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两位是旧识?”这邢牧岩向来不是多事之人,偏偏为了这么个小明星出手,而且他的休息室周边都是主办方这边要求的设施和私密性最高的地方。

“嗯。”

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让冯石汗都快流下来了,他刚刚似乎干了件蠢事。

姜然从在场所有人的神情里看出了一些事情,姜彩儿的惊讶加憎恨、楚谦城的沉默、主办方的紧张,这个明明曾经做着高危职业的特种兵,似乎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身份。

但姜然更知道,他最后还是帮了自己,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谢谢。”她说。

邢牧岩没理她,带着人很快离开。

新的休息室房门一关。

“老实交代,你认识那个邢牧岩?”王菁的表情不自觉带了几分严肃。

姜然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他叫邢牧岩?”

王菁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她拉着姜然在沙发上坐下,拿起一个苹果递给姜然,说:“礼貌提醒一句,邢牧岩可不是什么善茬儿,不管你怎么认识他的,最好离他远点儿。”

姜然半信半疑地看着她。

结果王菁指了指上面,姜然果然开始皱眉:“红二代?”

“要真是红二代就好了。”一向沉稳的人难得翻了个白眼,王菁接着说,“就帝都那几个以为家里有几个臭钱,玩了几个一线女明星而出名的所谓红二代,在邢牧岩这样身份背景的人看来根本就是不入流。”

她竖起三根手指。

红三代,爷爷邢业成是新中国第一代开国上将,父亲邢正川是首都军区中将军衔的首长。邢牧岩是独生子,根儿正苗红的红二代。

部队长大,十六岁参军获得大小军功无数。二十二岁突然前往国外学习商贸,海外投资获得巨大成功,不靠父辈关系一手创建了博辉集团。

据说,他最近回国集结了几个商业上的弟兄,大刀阔斧地开始进军娱乐行业。

所以这也就是他会出席这次颁奖典礼的原因。

姜然很意外他的背景居然如此深厚。

通常这样背景的人都非常低调,真实身份除了少数知情人根本不会向外透露。这个人倒好,转行做生意不说,还非得蹚娱乐圈这浑水。

王菁的人脉一向很广,她说:“他们这些圈子的人都很会玩儿,身边的女人从嫩模换到网红,从名门小姐换到时尚名媛。尤其是这个邢牧岩,有头脑有背景,想往他身上贴的女人不计其数。”

她边说边突然抓着姜然的胳膊:“就算你们认识,对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你能做的无非就两件事情,不要谄媚,但是也千万不要得罪。”

姜然想说他们根本就不熟,结果脑海中想起来的第一印象,居然还是半个月前悬崖上那道矫健的身影,和耳边那句低沉的——还能不能坚持。

颁奖礼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助理小柳开车等在大门外,见着姜然出来连忙上前说:“姜然姐,菁姐有事情先走了。她让我告诉你你的房子定下来了,就在上园区。”

小柳刚来,刚刚二十出头的姑娘,圆圆的小脸上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

姜然说:“那回自己家吧。”回国这段时间,她一直住在王菁的家里,房子也是王菁帮忙在找。

正准备上车,姜然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方恺之。他是盛娱的老总,也是姜然的贵人,更是那个盛传包养了姜然,一路把她捧到今天这个位置的背后金主。

她刚“喂”了一声,方恺之轻笑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活动结束了?”

姜然回了一声“嗯”。

此时正站在美国金融中心的某栋大厦窗前的方恺之,大约也能猜到姜然此刻怏怏的神情,他问她:“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不开心?”

他还记得初见姜然的那年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女孩子很瘦,扎着马尾,白净的面容明明已经疲倦到极限,却还是不得不用蹩脚的英文笑着应付着难缠的客人。

他之所以选择把她签到盛娱的名下,除了看中她身上的某些特质,也是因为他第一次为一女孩子产生了那么点同情和怜悯。

而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没有错。

长达两年的封闭式高强度训练她都坚持下来了,出道时间不长,独立又有自己的主张。看似柔弱的外表下,有着野草一样坚韧的生命力。

他一直坚信她一定会大放异彩,哪怕她当时不顾他的反对,抛弃国外如日中天的上升期跑回国内发展。

姜然随口回了一句:“没有。”

她自从回国,只有部分代理约还签在盛娱。王菁这几年的业务虽然都在国内,却是方恺之手底下最得力的员工,所以他能知道姜然的行踪很正常。

“你什么时候回来?”姜然问。盛娱近两年开始逐渐把业务拓展到国内,他要回来一趟是迟早的事情。

“想我了?”他的声音里带着丝揶揄。

姜然很无语,这样的对话这几年他们都不知道说过多少回。方恺之是君子,是那种一看就知道很有教养的人,睿智又深沉。虽然一直对姜然表白这件事锲而不舍,实际上这么多年身边的女朋友也没有断过。

他说:“我可能还得等下个月才能回来。”最后要挂断的时候,像是不经意间随口问了一句,“王菁最近怎么样?”

怎么样?你不是一天给人家打两个电话吗?

那边沉默了一阵又添了一句:“我们聊的都是公事,但我今天给她打了两个电话她语气都不太对劲,没发生什么事吧?”

姜然差点儿笑出声。

这两个真的很逗,这么多年绯闻和流言从来没有断过。学生时代是恋人,最后却莫名成了上下级关系。两个都是工作狂,平时工作起来雷厉风行公事公办,却连一句真正的关心都别扭得不肯说出口。

一个默默地忍受不说话。

一个又总爱拿她当借口。

但姜然也知道王菁今天估计为她的事情气得不轻,她说:“没什么事情,你要真关心人家自己回来看不就知道了。”

方恺之被她堵得没话说。

姜然很快收了线。

这么多年,她身边真正能亲近起来的人不多。这两个人一个是曾在她最落魄时给过她机会的朋友,一个是亲力亲为真心希望她越来越好的闺密,却偏偏在爱情这方面智商连三岁的孩子都不如。

姜然把手机放进包里,转身正准备离开时,五米开外的阴暗角落里纠缠的身影一下子吸引住了她的视线。其实主要是那两个人太开放了,女人穿着半身裙,白花花的大腿都快抬到男人的腰上去了。

这样大型的颁奖典礼,到处都是记者。这到底是情到深处难以自控,还是想上头条想疯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