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姜然邢牧岩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主角是姜然邢牧岩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姜然邢牧岩是著名作者海殊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那么姜然邢牧岩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七年隐忍,她强势归国。如今的她,是被冠上狐狸精、白眼狼等污名也能笑看着曾经那些做下伤天害理,把别人踩到脚底的每一个人,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北风多温柔》 第4章 他身份不简单 3 免费试读

但很快姜然发现自己想多了。因为男人似乎无动于衷,他的双手朝两边张开,一动不动地任对方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

只是,阴影里的那个侧脸像极了邢牧岩……

直到男人彻底不耐烦地推开了面前的女人,姜然才发现自己真的没有猜错。

姜然的目光无意中和他对上。

“看够了?”邢牧岩走到姜然的面前。他的头发微微有些凌乱,看起来有几分狂放不羁,唯独眼神清明镇定。

他其实一早就发现了在旁边打电话的姜然,但没曾想她这么不害臊,人家亲热还盯得这么起劲。

刚刚的女人也一起过来了,姜然有两分印象,似乎是个小演员。但人家明显对她充满了敌意,漂亮的杏眼恨恨地瞪了她两眼。

姜然嘴角抽搐,冲邢牧岩摆摆手:“我就路过。”刚准备转身,想到什么又回头指了指刚刚的角落,“好心提醒你们一句,那个角落并不安全,但如果你们是特地让记者拍的……当我多管闲事。”

她耸耸肩,说完之后利落转身离开。人家毕竟帮过她,她也并非那么不懂得知恩图报。

“清高什么啊,自以为从国外回来就了不起啊!谁不知道她被盛娱的老板包养,背地里都不知道爬过多少男人的床。”女人的声音不算小,姜然自然也听见了,但她脚步未停,毕竟这样的话她听得太多。

“连自己的嘴都管不住,王副局就是这么教你的?”这不大不小的声音来自一直没有说话的邢牧岩。

女人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糟了。她忙扯住他的袖子,连声道歉:“邢哥我错了,是我嘴碎,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邢牧岩显然不为所动,他理了理自己的袖子,漫不经心地说:“回去告诉你爸,他贪了多少最好自己双倍补回来,毕竟牢里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女人白了脸。

“还有,管好自己那点儿小心思,不论你们是准备拿来当作筹码还是准备来场头版头条,只要出现我一片衣角,后果大概就不是蹲牢房那么简单了,明白吗?”

他从头到尾都看起来很温和,不曾疾言厉色,但直到他离开很久,女人才发现自己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湿透。

姜然到家已经是半夜。

上园区这一带算是高档小区,不少富商和明星都会选择在这一带买房,无论是绿化环境还是安全系数都很有保障。

姜然住在二十三楼,室内的设计简约大方,整体空间很通透。

她点了一根烟,坐在偌大的沙发上怔怔出神。在王菁家的时候还不觉得,一旦一个人开始住,她才发现回来这么久,翻了半天通话记录却不知道打给谁。

就在这时,“咚咚咚”响了几声,有人敲门。

姜然瞬间皱起眉,她刚住进来,而且现在已是深夜。从猫眼往外望去,她才发现外面站了个二十出头的姑娘。

“我家被水淹了,你能把你家浴室借我用下吗?”

女孩儿大大的眼睛冲着姜然眨巴眨巴,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某种猫科类的小动物。姜然看她全身都湿透了,裹着个大浴巾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

她把门打开:“先进来吧,浴室在里面。”

姑娘二话没说就冲进了浴室,姜然刚进厨房倒了一杯水就听里面传来了一声大叫:“我想起来了!你是姜然!”她穿着拖鞋嗒嗒地又冲了出来。

姜然无所谓地在沙发上坐下,一般人联想到她无非就那么几个词,背景成谜、靠男人上位。可这姑娘倒是有那么点儿兴奋,她朝姜然伸出手:“你好,我叫橙粒,是个平面模特。”

姜然没有给她回应,反而低着头说了一句:“你浴巾掉了。”

“啊……”

橙粒小姑娘住对门,她家水管坏了,物业也还没有来得及修好,所以她就理所当然地在姜然这儿蹭吃蹭喝,还没有一点儿羞愧的意思。

姜然扶额,她一年到头唯一的两天假期都被这个丫头给搅和了。

两人在客厅吃着外卖看电视,娱乐频道里正播放的就是姜然上次参加颁奖典礼的新闻,通稿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件事情,她和姜彩儿的衣服撞色,要不就是她刚回国就和谁谁合影留念啦。

橙粒穿着小黄鸭的衣服,盘腿坐在沙发上大叫:“我去,这个记者眼睛瞎吧。然然你明显比那个姜彩儿好看啊,你看你的胸比她大。”

这家伙的自来熟程度有些令人发指,姜然很想让她闭嘴,但又找不到什么理由。其实她身边很久没有这么能叽叽喳喳的人,她很忙,加上娱乐圈这个地方真真假假的东西太多,难以交心。

两分钟后,她就接到了王菁的电话。

“《俪姬传奇》这部剧有选角工作室联系到我,你有没有兴趣去试试?”选角工作室通常介于经纪人和片方之间,提供联系,最终能否达成合作还得看双方意愿。

姜然很清楚盛娱之前给她的定位一直是电影,以至于她就算有演技也没有热度,以现在走市场流量这个路线来说,她很难拿到好的资源。

她需要转型,而且迫在眉睫。

而《俪姬传奇》显然是一个很好的转折点,大女主戏,大IP,大制作,刚刚开始筹拍就在网络上引起了讨论热潮。

“什么时候?”她问。

“明天。”王菁停顿了一下提醒她,“这部剧网上呼声最高的女主角人选就是姜彩儿,而且凯尚那边也一直有意在接触,你……”

王菁没有说完,她对姜然曾经的身份和经历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很担心姜然只要撞见他们的事情就会变得不理智。但是姜然现在又面临转型的关键期,在这个行业内,每一步决策都需要经过深思熟虑。

姜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安慰她:“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其实按照她现在在国内的能力,完全不可能和姜彩儿以及凯尚抗衡,让她决定去试试的原因,是这部剧的导演是石开华。

石开华年纪也就四十多岁,但是出了名的严厉,无论是对演员还是剧本都有很高的要求,在片场对演员破口大骂是常有的事情。就连现在国内与他合作过的顶尖的几个巨星提起他,都是又敬又怕。最关键的是,他不看背景,只看角色和演技。

挂了电话,姜然回头问橙粒:“我明天要开始工作,你打算怎么办?”

“没事啊,你去。”她摆摆手,“明天一早有人会来给我整理屋子的。”那偷笑的小神情姜然算是看出来了,应该是男朋友。而且这姑娘估计是被当宝贝宠着长大的,没心眼儿,当然也没自理能力。

姜然从地上爬起来说:“你看吧,我先睡了。”

“你不吃了啊?”橙粒提着外卖盒冲她大叫。

姜然在关门之前扔下一句减肥就没了回应,丢下橙粒一个人在客厅干瞪眼,最后气鼓鼓地嘟囔了一句:“除了胸上有点儿肉哪儿胖了,瘦得都快跟个竹竿一样了还减肥。”

姜然没听见,她并非易胖体质,但也确实几年都没有吃过晚饭。这个圈子不对自己狠,等待她的将是淘汰或者再也翻不了身。

第二天早上,姜然是被隔壁“砰砰砰”的声音给吵醒的。

六点左右,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在屋里晃了一圈儿,不见橙粒的身影。打开门,她才发现橙粒正穿着小吊带在对面门口一通瞎嚷嚷,指挥着几个工人模样的男人抬着各种家具进进出出。

姜然靠在门上:“你这一大早的……是要搬家?”

“然然,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橙粒一脸兴奋地转身问她。

姜然对橙粒的脱线很无奈,她想说要不是你这一大早动静太大,她其实也不太想醒。

橙粒一边指挥一边回答刚才的话:“我这个房子不是被淹了吗?恰巧这些家具我本身就不喜欢,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来场大换血。”

这时里面的两个工人抬着一个大衣柜从里面出来,结果因为门框太低卡住了,姜然只好选择上前帮忙。实木的材质比想象当中要重,工人在里面出不来,姜然一个人几乎承受了大半的重量。

眼看柜子的棱边就要砸在姜然的肩膀上,一只手从后面伸出,撑在了姜然的头上方。

“邢牧岩,你怎么回事啊!我都搬得差不多了你才来!”橙粒抱怨的大叫吓了姜然一跳,得亏邢牧岩的支撑柜子很快就顺了出来。

姜然退到旁边。

来人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装,右手的食指上还套着钥匙圈,一副刚刚运动完的样子,看起来随性又生活。他先是斜睨了橙粒一眼,才看向旁边的姜然。

女孩子瘦瘦的身形笼罩在宽大的睡裙里,长发散乱地披在肩上。邢牧岩问她:“你住在这儿?”

姜然点头,顺便感慨了一声世界真小,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橙粒说要来帮她整理屋子的男朋友是邢牧岩。但转念一想,橙粒本来就混模特圈,刚好符合了王菁说的邢牧岩挑女朋友的标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