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念尘止月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结局

叶念尘止月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结局

主角是叶念尘止月的小说已经结局,《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小说阅读尽在看呗,小说情感细腻,情节饱满,快来看结局吧!老者从地上艰难地站起身子,余光竟瞥到了一角青衣,他吃了一惊,连忙向小榻上看去,那小榻上的棋案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他低垂着头,看着棋盘上的黑白交错。

《小郎中她总想去卖棺材》精选:

宽大的屏风后水汽氤氲,止月坐在灯下,手中执着书卷,一字未能入眼。

叶念尘素日极喜欢沐浴,在水桶里泡着一待就能待上小一个时辰,每每水都凉得发冷了都不愿意出来,以往凡音唤她好久,她才不情不愿地把自己从水桶里薅出来。

经过那日之后,止月再不敢放任叶念尘一人,尽管被她百般拒绝言说自己一人无事,他仍旧放心不下,往日里在客栈歇脚留宿也是两人一间屋子,一个睡在床上,一个伏在桌案上。

往那厢看去,屏风后隐约可见水汽缥缈,止月干脆放下手中的书卷,轻咳一声,“你不要待太久,水冷掉会着凉的。”

她带着朦朦胧胧的睡音,含糊地应了一声。

“小叶儿?”

止月声量提高一些,试探着唤了一声。

“嗯……”那声音好像有些醒转,“知道了……”

他等了许久,却再未听见什么响动,连一丝水波激荡的声音都没有,大约是又在水里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心下无奈,正欲开口再提醒她,却听到她的声音缥缈而来地传入耳中:

“止月……”

那声音令他耳朵一阵微痒,他应了一声。

她的声音微弱细小,含着辨不清的朦胧,仿若下一刻就要栽倒在水中睡去:“你日后,若寻得了心爱的妻子,必然要告诉我啊,你可不要再带着那样的执念……去了……我,可不能再……”

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到后面已经全然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了。

止月摇头微叹,当她睡得糊涂开始胡言乱语,再如何喊她屏风后都得不到回应,他踟躇在屏风前徘徊良久,终于拿了一件外衫向内缓步走去。

“你……”他有些气笑,不知该做何表情,因为他看到叶念尘沐浴时还穿着一件黑色斗篷。但也多亏如此,让他一颗作乱的心平复下来。

他伸手裹着斗篷将人从水中横抱起来,怀里的人睡得昏沉,任由他施法将自己的发丝和斗篷弄干,再到床上盖好被安然地睡去。

止月在床前伫立凝视着她,良久,一声轻叹。

屋外更夫敲梆,一下又一下,寂静的房间里的烛火被惊得微晃,一位花甲老者自竹制的小棋篓中拈起一颗白子,落到了棋盘之上,发出一阵清脆的落子声响,他沉吟思索一番,又拈起一颗黑子落到了另一处。

他是当今有名的棋士,而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未曾与人对弈过了。

许久之前上门来访者络绎不绝,有请求与之对弈的,也有请他出山收徒的。出山收徒他摆手笑笑,但是若有人来找他对弈他却从不推辞,兴许是他的棋艺已然难逢敌手,随着上门讨教的人越多,被他斩落下马的手下败将也越发多了起来。

也不知从哪一日开始,他再未尝败北。

老者拈着子,看着黑白交错的十九路棋盘,许久,再未落子。

他深觉得有几分扫兴,索性收起棋盘上的棋子,寂静的房间中,只听见哗啦啦的棋子散落的声音。他颤巍巍地蹲下身一粒一粒地捡起地上不慎被扫落的棋子,目光落到小榻下被他遗忘已久的棋谱,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本棋谱。

他堪堪才能伸手将棋谱拿出来,手抚在书册上,擦净上面的尘灰,干枯的手指一页一页地将书册翻开,棋谱依旧,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青葱少年,当初那个势要做围棋第一人的少年。

老者忽然笑了,他想起那些日子的少年风发,执着于围棋第一,如今他做到了,却空落落的,到底,围棋还是要两个人下的,有输有赢,才叫棋啊。

老者从地上艰难地站起身子,余光竟瞥到了一角青衣,他吃了一惊,连忙向小榻上看去,那小榻上的棋案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他低垂着头,看着棋盘上的黑白交错。

“你……你是何人!”

老者惊惧地看着那突然出现的青衣男子,方才明明未曾听到任何声响,也没有看到任何人影,这人忽的出现,如同、如同鬼魅……

那人开了口,略带沙哑:“我听说你是这世间围棋第一人,天上地下无人能及?”最后一个字带着长长的尾音,略有些嘲讽的意味,“不若同小生来切磋一局,如何?”

老者有些气恼:“你这厮好生放肆,若要与老夫对弈,便在青天白日里堂堂正正地登门来罢!”

“莫急,”沙哑的声音拖着尾音,他缓缓道,“你今日若赢了我,我便随你处置,若输了我……”他抬起头,面目狰狞,勾着阴恻恻的笑,舔了下嘴唇,“我便杀了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