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馨凌宸霄全文阅读最新 文馨凌宸霄小说目录

文馨凌宸霄全文阅读最新 文馨凌宸霄小说目录

文馨凌宸霄是作者浅年华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下面看精彩试读!等文馨去到他身边,他指着手提电脑屏幕让她看刚查到的资料和照片,“喏,您后天要去试镜的影片名是《你惊艳我的余生》,剧组全部资料在这了,我都帮您搜集好啦。”文馨蹲下了身子,开始浏览那一行行字。

《喜孕四宝:爹地追妻超霸道》 第4章 过肩摔 免费试读

长臂伸来摁文馨紧贴墙体,凌宸霄近距离逼视她:“文馨!七年未见,你长进了不少啊!居然会三脚猫功夫!”

什么三脚猫功夫!四个宝贝出生后,她可是苦苦练了五年的柔道加格斗的!平常三四个男人都难近她的身!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他凌宸霄身手比她还厉害!

凌宸霄见她光瞪眼不回话,又一手揪住她衣领往对面的办公室里拖去。

“你别拉我!”文馨斥道,手儿装作拍打他,实际上一把抓住他手腕,就想来个过肩摔!

嗯?怎么肩不起他?文馨回过头盯着岿然不动的男人。

凌宸霄嘴边始终噙着一丝冰冷的笑:“爪子磨得再利,也不过是只猫!”

就在这时候,洪渤赶过来:“凌总,您没事吧?”

“你看好孩子!”凌宸霄指指淡定站一边的三宝。

然后臂弯一箍文馨颈脖,挟带外加拽拖,把她硬生生弄进办公室内,丢到沙发上。

长发散乱地盖住了文馨的脸,她翻身坐起,抬手理好发丝,直视他:“凌宸霄,你抓我来干嘛?”

凌宸霄施施然关了门上好锁,拉严所有窗帘布,从酒柜里拿出七瓶洋酒和酒杯,放到大理石茶几面上。

文馨顿时大气不敢透一下,有些明白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七瓶酒,代表七年的恩怨!

他坐到半明半暗的单人沙发椅里,指点那些酒瓶:“你!喝光这些才能走!”

文馨怔怔地看着他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凌、凌总,我们不用这样玩吧?这是要出人命的!”

凌宸霄倾身过来,大手闪电般精准揪住她长发往下按!

她的脑袋就侧着被按贴在冰凉冰凉的大理石几面上,连带她的心都跌入了冰窖。

七年未见,这男人竟然变成了魔鬼,乖张狠戾又不讲道理!

文馨看见他慢慢伸手来捏开她的嘴儿,抄起那瓶已开了盖的洋酒往她嘴里灌!

忍不住浑身瑟瑟发抖,感觉热辣辣的酒液穿肠过,连胃都像烧起来那样!

“咳咳!”文馨开始大口大口呛咳。

咳得她撕心裂肺,偏又像被人拿捏着七寸的蛇,根本逃不了!

“凌,凌宸霄!咳咳!我,我不行了!”她求饶道,他再不放开她,只怕她要咳死了!

凌宸霄闻言,低头厉着她,眼神里的狠戾让她连肝都发颤!

不管了,文馨一味扮作呛咳得死去活来。

他看着看着,终于手一松,嫌弃地放开她,还撕开一包湿纸巾用力擦着大手。

她一边咳,一边坐到地毯上,喘着气质问:“我说凌总,我跟你有那么大的仇吗?七瓶酒喝下去,你不如让我直接死吧!”

凌宸霄一挑眉,大手忽然再次袭来,不过这次文馨早有防备,猛地往后缩躲,大喊道:“哎!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

“当年你有跟我好好说话别动手吗?你往我茶水里下了药的时候,没想过今天?”他恨声指控道。

“我几时给你下了药啊?”文馨反驳,但是有个画面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天呐!他说她往他的茶水里下了药!她貌似记起了些东西!

那年他们初相识不久,爸爸忽然将他带回了家里,吃完饭了妈妈特地泡好杯菊花茶,说是他喜欢喝的,让她端去给他。之后,她被妈妈打发去医院给外婆陪床了。第二天,爸爸和妈妈催着要她马上出国,说要她提前过去适应留学环境,顺便帮亲戚带些特产过去。没过几日,他们又通知她,说他和姐姐要结婚了,可她连他们婚礼都没能回来参加……

“喂!你做了那么阴毒的事,还不承认?!”凌宸霄犀利的眼神盯紧她。

文馨深吸一口气,矢口否认:“我正式跟你讲清楚,我从来没有往你茶水里下过药!”

“不是你,那会是谁?我就喝了你给的那杯茶然后不醒人事,醒来身边躺着你姐姐!”凌宸霄斥道。

这话文馨竟无力反驳,要知道,凌家和文家论家势地位真不是一个级别的,当时凌宸霄又刚从国外回来,他分明不认识她姐姐,而他俩却在短短时间内闪婚!

她也有怀疑这过程太快了,却从妈妈那里得到答案说他俩一见钟情。

“怎样?没话说了吧?!”凌宸霄呼喝道。

她是讲道理的人,如今自觉理亏,撇过脸儿到一边去,闷声道:“您跟我姐结了婚又离了婚,事情都过去七年,我姐她这些年并不好过,算是受到惩罚了,我们家都沦落到这样了您也该消气了吧。”

“你还有脸提你姐、你爸妈?”凌宸霄直勾勾盯着她:“好,他们遭天谴我也懒得再追究他们三个!唯独你,漏网之鱼,你就等着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随着他的一字一句,文馨想跟他说,这些年她也遭了罪,这还不够吗?他还要逼她到什么境地?!

但是有些人,不是你求他放过,他就会放过你的!

她看看他那张俊逸又无比偏执的俊脸,知道多说无益,光看七年后他还来找她报仇雪恨,就足以说明他对她的恨意是一时之间没法平息的!

“好吧,我喝!”文馨豪气干云地捧起酒瓶准备灌自己。

凌宸霄冷冷开腔:“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你走吧。”

啊?文馨愣怔着看紧他,不会又要耍什么花样吧?

“还不滚?!”凌宸霄夺回她手里的酒瓶,往一个空杯里倒酒,再端起来慢慢呷一口,活像一个君王那样。

七瓶酒,代表七年的时间,他准备好要灌她全部喝下去才解恨的,可事到临头他却轻轻放过她,这可能吗?这怎么可能!

可是,她不敢跟他直视,谁敢跟一只濒临暴怒边缘的狮子对视啊?!

文馨拿过大包包,急走向门口。

“文馨,你等着,我们来日方长。”凌宸霄声量不高不低。

却足以让她猛地打个寒战,腿脚都有些发软了,一步深一步浅地走去摄影棚找回三宝。

牵着儿子一起搭乘电梯下楼,她心里哭唧唧,呜呜!今天是跟索命阎罗见面了,整个人都不好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