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宠娇妻:天才萌宝来报道温稚笑邵湛庭大结局小说全文阅读

蜜宠娇妻:天才萌宝来报道温稚笑邵湛庭大结局小说全文阅读

《蜜宠娇妻:天才萌宝来报道》主人公叫温稚笑邵湛庭,是艾芊芊倾心巨作,已上架快看。全书主要讲述为了宝宝的天价手术费,温稚嫁给了邵湛庭,两人各取所需。四年里,她扮演着绝对完美的妻子,时间一到,她拿着离婚证潇洒离开。谁知,还没走出门就被男人逼至墙角。邵湛庭挑起她的下巴:“这样寒酸的生活,邵太太如何能习惯?不如再结一次婚?”温稚笑的风情万种:“邵总,请自重。”邵湛庭被气笑了,拎过一旁的小奶包:“孩子都有了,你还想往哪逃?”看着一大一小如出一辙的脸,温稚怒了,狗男人,原来当初那个混蛋是你!

《蜜宠娇妻:天才萌宝来报道》 第3章 免费试读

温稚沉浸在思绪里,很快就到了一辆白色的沃尔沃车前。

上车之后,傅迟左摸摸右看看,随后嫌弃的啧了一声:“姐,不是我说,我那便宜姐夫那么有钱,怎么就给你开三十多万的车子啊?扣扣索索的。”

温稚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啪的拍在傅迟的后脑勺上:“这是你姐的私人财产,以后就靠着它送我宝贝上学了。”

说完,温稚收回手继续道:“安安的学校已经找好了,到时候你带他去办手续。”

温稚将车子开进一个中档小区。

她手里的积蓄,只够这一辆车和这栋房子。

在这寸土寸金的盛京城,这栋靠近市中心的中档小区,房价逼近五百万。

这栋房子买过之后她只来过几次。

而以后,这就是她的家了,她和她儿子的家。

温稚和安安有两个多月没见了,腻腻歪歪一直陪着安安吃完晚饭才离开。

明天,邵湛庭安排的律师会过来让她签离婚协议,今晚她要回去,顺便将一些东西收拾一下,明天一块带走。

……

入夜,水岸别墅。

温稚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略有些诧异,低头看了一眼贴在胸前的吊带睡裙,转身就要再进浴室将内衣穿上。

“过来。”

男人低醇的嗓音浓厚如酒,却不容抗拒。

温稚深吸一口气,随后扬起唇角,笑容娇媚甜软,走向阳台背光处的那抹高大修长的身影。

刚走近,腰肢就被一只大手揽住,被带进那熟悉又宽阔的怀抱。

似乎察觉到她只穿了吊带裙,男人短促低笑一声,将手中的香烟捻灭在烟灰缸。

温稚脸颊有些发红,不过一瞬间,就扬起甜甜的笑容,勾住邵湛庭的脖子:“老公,不是说出差下个礼拜才回来吗?”

邵湛庭的出现,着实让她有些诧异,本以为她明天签了离婚协议,以后两人就会再不相见了。

毕竟,等他过了一个礼拜出差回来,离婚的事宜全部解决,他也没必要在见自己这个前妻。

而她也可以恢复原本的生活,和她儿子每天都在一起了。

邵湛庭低下头,看着那张笑颜,眸色深了一寸:“怎么,不想我回来?”

听着那散漫低缓的嗓音,温稚笑的更甜了,仰着头说道:“当然想啦,是工作提前完成了吗?”

邵湛庭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墨色瞳孔浓郁深邃,让人窥探不透。

她倒是和以往一样乖,对于离婚没有一丝不满的意思,就像这些年以来,从来都是懂事听话识大体,不吵不闹,却很懂风情。

不得不说,她的确是个很完美的妻子,至少,他是满意的。

男人没有回答温稚的话,或者说没有必要。

邵湛庭低头吻住女人的唇,走向房间……

窗外的秋雨下了大半夜,雨声将停,屋内方才沉静。

……

第二天温稚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温稚不想动,干脆窝在被窝里,回想着昨晚。

她和邵湛庭之间,并不是单纯的领了证就各过各的了。

邵湛庭是个成年人,她自然也不会是每天只需要扮演好邵湛庭妻子角色就好。

除了不需要见他的家人,不会在公开场合露面,私底下,一个妻子该做的,她都做了。

邵湛庭对她也的确很好,除了爱情,作为邵太太该有的,他一样没有亏待过她。

而她能回报的东西,只有在他需要的时候,做个听话的妻子。

在床上赖了一会,温稚爬起来,洗完漱换好衣服,哼着小曲就下了楼,打算吃个早餐收拾收拾东西等律师过来。

“心情很好?”

男人冷不丁的声音响起,吓得温稚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

站稳之后,才看到沙发上正在看财经杂志的邵湛庭,一时间不禁有些尴尬。

不过很快,温稚就调整好了表情,娇笑着像只花蝴蝶一样蹦跶过去,坐到他怀里。

“老公,你没去公司呀?”

邵湛庭盯着她看了一会,哼笑:“要离婚了,你倒是很开心?”

温稚干笑一声:“哪有,我这不是用歌声掩饰伤悲。”

都快笑出声了,哪儿悲伤了?

邵湛庭拍了拍她的后腰:“去做早餐。”

他知道她会做饭,手艺不错,至少是他喜欢的口味。

“好。”温稚听话的进了厨房,本来也是打算给自己做点吃的的。

邵湛庭看着女人那纤细娇柔的身影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着,有些恍惚。

虽然吃过不少次她做的饭,倒是第一次看她在厨房忙碌的样子,这样充满烟火气的房子,让他很舒心,但说不上贪恋。

坐了一会,邵湛庭站起身走了过去,从身后将温稚抱在怀里,鼻息间是熟悉的浅淡花香。

女人的腰也是极细的,摸着那平坦的腰腹,邵湛庭顿了一下,忽然想到昨天在机场见到的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小小一只,长得很精致帅气,助理宋放说那孩子长得像他。

如果是她生的,会像谁?

“你后来一直在吃避孕药吗?”他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问了一句。

温稚一愣:“什么?”

邵湛庭松开她,说了句没事,就回了客厅。

温稚拿着勺子怔愣了半天,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之间的婚姻是场交易,他们都清楚,自然不可能会有孩子。

一开始的时候,每次他都会看着她吃药,后来可能是看她够听话,就没再提过,不过她一直都很自觉。

早餐做好了,谁都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吃过早餐,邵湛庭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温稚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憋了好半天,没忍住。

“九点多了,你不上班吗?”

她可从来没见他在家里待过这么久。

邵湛庭靠在沙发上,姿态懒散,淡淡的嗯了一声。

温稚以为他是怕她不会乖乖签离婚协议,所以打算看着她签字才能放心。

她没在多问,而是上楼去收拾行李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