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稚笑邵湛庭小说全集目录蜜宠娇妻:天才萌宝来报道全文阅读

温稚笑邵湛庭小说全集目录蜜宠娇妻:天才萌宝来报道全文阅读

独家新书《蜜宠娇妻:天才萌宝来报道》由知名作者艾芊芊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温稚笑邵湛庭,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为了宝宝的天价手术费,温稚嫁给了邵湛庭,两人各取所需。四年里,她扮演着绝对完美的妻子,时间一到,她拿着离婚证潇洒离开。谁知,还没走出门就被男人逼至墙角。邵湛庭挑起她的下巴:“这样寒酸的生活,邵太太如何能习惯?不如再结一次婚?”温稚笑的风情万种:“邵总,请自重。”邵湛庭被气笑了,拎过一旁的小奶包:“孩子都有了,你还想往哪逃?”看着一大一小如出一辙的脸,温稚怒了,狗男人,原来当初那个混蛋是你!

《蜜宠娇妻:天才萌宝来报道》 第2章 免费试读

四年后。

盛京机场。

一身嘻哈装扮的小奶娃,带着一脖子金属项链,坐在加大号行李箱上,墨镜下的眼睛不停的四处寻找着。

“舅舅,你说妈咪这次会伪装成什么样来接我们?”

温唯安目光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身上收回,又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身后,同样一身嘻哈风的青年打了个哈欠:“你妈咪要是不想让你认出来,你能找到才怪,乖乖等她来找我们吧。”

话音刚落,行李箱上的小奶娃忽然蹦了下去,向远处奔去。

“祖宗你别乱跑啊!”傅迟吓了一跳,连忙拎着行李追上去。

这祖宗要是丢了,他姐能扒了他的皮。

安安直接冲到不远处一个女人的怀里,欢喜甜糯的喊了一声。

“妈咪!”

温稚看着远远扑过来的小奶娃,嘴角上扬,蹲下身张开双臂,将那带着奶香味的身影抱住。

“宝贝儿,想妈咪没有?”

含笑的声音带着浓烈的思念,话落,还用力在孩子脸颊上亲了一口。

安安笑眯眯的回亲了一下温稚:“想了。”

后面傅迟拎着行李箱手忙脚乱的追上来,看到温稚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姐,你就这么来了?万一被那位发现怎么办啊?”

他姐有孩子的事已经可是瞒了那个人四年了,这要是被发现了,那位不得生剥了她啊?

温稚忙着抱着儿子,没有回答。

怀里的安安忽然捂住肚子,皱起小脸:“妈妈,我想去洗手间。”

温稚松开他:“走,妈妈带你去。”

安安顿时扭捏了一下,害羞的小声说道:“舅舅陪我去就好,妈妈你去那边的肯德基等我们吧。”

看着安安那模样,傅迟嘴角一抽,没眼看。

温稚却不觉得什么,反而觉得他儿子太可爱了,笑着说好。

和温稚分开后,安安直接往另一边的国内出站口走去。

从兜里拿出手机,肉呼呼的小手打字飞快。

【航班确定准确?】

消息刚发过去,那边秒回:【爸爸,这么简单的事,你动动小手指就查清楚了,还扰我清梦】

安安只回了三个字:【不方便。】

【……如果邵湛庭没有临时改签,那就没错。】

安安看了一眼消息,嘴角勾起,将手机收起来,转头对傅迟说。

“舅舅,你不是要去厕所,还不去?”

傅迟:“……”

安安说完不再搭理他,蹦跶着小腿就跑了,没跑两步果然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

安安顿时笑的更加欢快了,毫无心理压力的冲着男人就过去了,撞到男人大腿的瞬间还不忘哎呦一声摔个小屁股蹲。

碰瓷,安安是专业的。

被撞的力道很小,邵湛庭低下头,看着自己脚边小小的一团,眉头轻蹙,没什么情绪。

身边的助理却吓了一跳,飞快上前将安安扶起来。

“小朋友走路要注意看路知道吗,快走吧。”

安安却没有离开,而是揪住了邵湛庭的衣角,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盯着他,奶声奶气。

“叔叔,你撞了我,还没道歉哦。”

那奶萌奶萌的小声音听得一旁的小助理心都差点化了。

不过还是替安安捏了一把冷汗,让他老板道歉,孩子,你真是后生可畏,勇者无敌啊!

“那个,老板,童言无忌,孩子还小。”

邵湛庭看着不到自己腰部的小家伙,抬手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衣服上拿开,声音低缓,不凶,但也绝对不温柔就是了。

“碰瓷?”

安安闻言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叔叔,我还是个孩子,不过我看你也不是故意的,不如留个联系方式,交个朋友?”

小助理:“……”

行吧,这不是碰瓷的,这是搭讪的。

邵湛庭听着那人小鬼大的话,不由得认真看了腿边的小家伙一眼。

长得很漂亮,澄澈的眼底透着几分狡黠。

小机灵鬼。

“叔叔,看在你长得和我一样帅的份上,我介绍我妈咪给你呀?我妈咪很漂亮的,你不吃亏。”

听着那越来越不靠谱的话,小助理脸上的冷汗都要下来,孩子你还真是不要命了。

同时也在四下找寻着,是哪个不靠谱的妈让儿子出来搭讪要男人电话。

“小朋友,不要再闹了,这位叔叔已经结婚了,回去找你妈妈吧。”

听到这话,安安眉梢挑了下,不以为然,目光紧紧盯着邵湛庭。

“结婚了不是也能离婚?叔叔,你什么时候离婚记得联系我,我把我妈妈介绍给你。”

说完,往邵湛庭手里塞了个纸条,就蹦跶着跑了。

第一次和这个便宜爹打照面,安安心里有些小激动。

但也没指望这一面能让男人对他留下多大印象。

不过,既然妈咪已经同意他回国了,那就……

来日方长吧,亲爱的爹地!

邵湛庭看着手里的纸条,想着安安那肉呼呼的小手,短促的低笑一声,将那纸条扔到小助理怀里。

小助理听着那笑声,愣了下。

很明显,那笑意里没有生气的意思,好像心情还不错。

松了口气的同时,忽然想到什么,看向邵湛庭,惊奇的说道。

“老板,你有没有发现,刚刚那个小朋友,和你长得好像?”

邵湛庭顿时敛起笑意,淡淡扫了他一眼。

想着老板结婚四年了还没孩子,小助理顿时闭上嘴,连忙转移话题。

“M国的事情还没结束,老板你提前回来,那边的人怕是处理不好。”

“多事。”邵湛庭语气凉下几分。

小助理连忙闭上嘴,行吧,多说多错,他不说话了。

……

安安和傅迟回来,三人就出了机场。

安安趴在温稚的肩头,小手揪着她一缕头发玩着,好似不经意的小声问道:“妈咪,你真的要和我那个便宜爹离婚了啊?”

听着安安的话,温稚有片刻的失神,看着机场外明媚的阳光,思绪有些乱。

五年前,她被温心柔陷害失了身,生下了安安。

可安安却有先天性性脏病,为了高昂的医药费,她去哀求父亲,可父亲不仅没有帮她,还将她逐出家门。

万般无奈之下,她上了温心柔说的那辆车。

可能是老天对她尚有一丝怜悯,她竟然没有遇到方家三少爷那个纨绔,而是上了另外一辆车。

遇到邵湛庭,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当时的她需要钱,而他需要妻子。

一拍即合,她做了他四年的妻子。

而如今,这场交易为基础的婚姻,就要结束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