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稚笑邵湛庭小说全免读 温稚笑邵湛庭第4章在线阅读

温稚笑邵湛庭小说全免读 温稚笑邵湛庭第4章在线阅读

温稚笑邵湛庭是作者艾芊芊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下面看精彩试读!为了宝宝的天价手术费,温稚嫁给了邵湛庭,两人各取所需。四年里,她扮演着绝对完美的妻子,时间一到,她拿着离婚证潇洒离开。谁知,还没走出门就被男人逼至墙角。邵湛庭挑起她的下巴:“这样寒酸的生活,邵太太如何能习惯?不如再结一次婚?”温稚笑的风情万种:“邵总,请自重。”邵湛庭被气笑了,拎过一旁的小奶包:“孩子都有了,你还想往哪逃?”看着一大一小如出一辙的脸,温稚怒了,狗男人,原来当初那个混蛋是你!

《蜜宠娇妻:天才萌宝来报道》 第4章 免费试读

她的东西不多,除了他送的一些珠宝,就只有一些衣服,一个行李箱正好放得下。

她拎着箱子下楼的时候,邵湛庭已经离开了。

正疑惑,邵湛庭的信息就过来了。

【临时有事出差,其余的等我回来再说。】

很简单的一句交代,却简单的让温稚有些迷茫。

其余的?

还有什么其余的,离婚协议的内容是四年前就拟好的。

温稚在别墅等到了快十一点,最后打电话给律所的何律师才知道,邵湛庭通知他先不用过来了。

温稚倒是有些诧异,不说是今天签离婚协议?

所以他之前说的等他回来再说,是说离婚的事?

想了半天她也没想明白邵湛庭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出差一周,她正好可以回去陪她儿子。

……

刚出门,温稚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她之前投了简历的公司,通知她被聘用了。

温稚惊喜不已,给安安打了个电话之后就去了公司。

马上就要和邵湛庭离婚了,她需要一份工作,来养活她和她儿子。

易恒集团是四年前成立的,虽然时间短,但是发展迅猛,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在盛京乃至国内站住了脚。

当初投简历的时候,并没抱太大希望,没想到居然会成功了。

温稚心情极好,换了一身正装,打了个车就去了易恒。

看着面前高耸的大厦,温稚弯唇一笑,毫不畏惧。

作为温家的大小姐,十几岁的时候就跟着温城进公司学习了,虽然后来出了变故,但是这经验,却是实打实的。

果然,经理对她很满意,通知她周一就可以正式上班了。

两人正说着话,办公室门被毫不客气的推开了。

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径直走过来,将手里的报销单扔到桌子上。

“姚经理,你什么意思,卡我的报销?”

倨傲不可一世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温稚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脸色顿时变了几分。

对面的姚经理像是已经习惯了,拿过报销单,笑了笑,不卑不亢。

“季总监,季总之前开会的时候已经交代了,您的报销单要仔细审查,非工作原因的票,我这里真的报不了。”

季诗雨气的眉毛都竖起来了,大小姐脾气一上来,谁都压不住。

张开嘴就要继续理论,余光不经意扫到了温稚的脸,顿时愣住了。

到嘴边的话全都忘了个一干二净,看着温稚,瞪大了眼睛忘了反应。

“你,温稚?”

听着季诗雨忽然拔高的语调,温稚放在膝盖上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之后十分自然的抬起头,看向季诗雨,笑容正好。

“好久不见。”

季诗雨看着她,脸色一变再变,却怎么也好看不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谁让你来的?”

姚经理也没想到,她们居然认识,目光扫视了几圈,没有插话。

听着季诗雨那浓浓的防备的声音,温稚有点想笑,却笑不出来。

想着刚刚姚经理那句季总,她猜到了一个大概,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

“不好意思,我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易恒,我先走了。”温稚笑着对姚经理说了一句,起身就要往外走。

“你知不知道我哥找了你多久?你现在忽然出现,是什么意思?”

身后,季诗雨尖锐的质问让温稚猛地停住脚步,饶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心脏还是疼了一下。

“既然已经消失了五年,为什么不继续消失下去,现在出现又做什么,还嫌我哥被你伤的不够深吗?”

季诗雨的声音尖细咄咄逼人,带着抑制不住的怒意,对温稚的怒意。

这个女人,怎么好意思跑到易恒来?

当年一声不响的就消失了,她哥几乎疯掉了,将整个锦城都翻了个个,也没找到她。

到现在,她想起她哥当年那行尸走肉一般的模样,还心疼不已。

可这个女人,这个心狠的女人,却能这样理所当然的出现在这里!

温稚背对着季诗雨,所有情绪都敛藏的很好,轻笑一声,漫不经心,却让季诗雨恨得牙痒痒。

“那真是抱歉了,我不知道易恒是你们家的。”

说完,直接离开了。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没长心啊!”季诗雨在后面大骂。

看看,就是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让她哥念念不忘到今天。

季诗雨气的抓狂,后半天,转过身恶声冲姚经理威胁。

“这件事不许告诉我哥,连她的名字都不许在我哥面前提,听到没有!”

“什么事不许告诉我?”

温雅清润的男声蓦地响起,让季诗雨身子一僵,吓得差点咬到舌头。

转过身就看到她那完美到天怒神怨,偏偏温稚不放在心上的哥哥。

“没,没什么啊,就是我那个报销单嘛,不给报销就算了。”季诗雨心虚的嘟囔。

季斯远最为了解这个妹妹,那心虚的模样怎么可能没事。

季斯远没打算多问,他之所以过来不过是因为知道季诗雨跑到这里来闹事,过来抓人的。

顺便将文件带下来,随手放在桌子上。

目光随着放下的文件,扫到一旁的一张简历上,那被他印刻在心脏上的两个字猝不及防的闯入眼帘,让他整个人都僵在原地了。

季诗雨在看到那张简历的时候,脸就白了,完蛋了……

“哥,你听我说,只是重名……”

“她在哪儿?”低沉凛冽的声音打断了季诗雨的话。

姚经理也错愕了一下,一向温润儒雅的老板,什么时候这样子过。

看来那个温稚,不是一般人物啊……

……

温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

她从来没想过,会在盛京遇到旧相识。

温家在锦城,她所有的亲戚朋友也大多在锦城。

却怎么也没想到,易恒竟然是季斯远的公司。

这是什么孽缘?

温稚看着澄澈高远的湛蓝天空,眼眶有些发涩,心底像是堵住了什么一样,闷疼的厉害。

季斯远,真的,好久不见啊……

从楼下超市买了些果蔬蛋肉上了楼,推开门就看到她宝贝儿子端着一碗泡面从厨房出来。

看到她立马扬起大大的笑脸:“妈咪,你回来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