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馨凌宸霄小说无删减无弹窗 喜孕四宝:爹地追妻超霸道在线看

文馨凌宸霄小说无删减无弹窗 喜孕四宝:爹地追妻超霸道在线看

独家新书《喜孕四宝:爹地追妻超霸道》是来自作者浅年华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文馨凌宸霄,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等文馨去到他身边,他指着手提电脑屏幕让她看刚查到的资料和照片,“喏,您后天要去试镜的影片名是《你惊艳我的余生》,剧组全部资料在这了,我都帮您搜集好啦。”文馨蹲下了身子,开始浏览那一行行字。

《喜孕四宝:爹地追妻超霸道》 第6章 你惊艳我的余生 免费试读

“我听听她弹得怎样。”文馨双手一抱臂,倚在门边看着大女儿。

她这四个娃全都生得粉雕玉琢,长相却不一样。

大宝却和二宝很神奇的越长越像文馨,梁韵常说他俩是龙凤胎。

三宝现在看来是长得像他亲爸,而四宝呢就是文馨跟那男人的综合体……

文馨眼前飘过凌宸霄的那张脸!三宝这么像凌宸霄,难道他亲爹会是凌宸霄?!

“馨妈,您过来。”坐在茶几边小凳子上的三宝朝她招招手。

等文馨去到他身边,他指着手提电脑屏幕让她看刚查到的资料和照片,“喏,您后天要去试镜的影片名是《你惊艳我的余生》,剧组全部资料在这了,我都帮您搜集好啦。”

文馨蹲下了身子,开始浏览那一行行字。

“这部影片的出品人、制片人和导演都是他,凌宸霄!”三宝食指点点照片。

文馨瞪大眼睛,愣住!

怎么又是凌宸霄?

二宝看看文馨见鬼了的表情,跟三宝互递个眼色,问道:“馨妈,您好像认识他?”

三宝比文馨先一步抢着说:“不止认识,馨妈今天还”

“他就是一个见过两三次面的人!”文馨及时打断儿子,这么复杂的关系怎好跟孩子解释,然后她装作若无其事地要俩孩子随自己去洗手。

洗好后,大家重新围坐一起开吃。

二宝扭过头看手提屏幕,像忽然发现新大陆那样惊叫:“天呐,三宝,这男人跟你长得很像!”

“真人跟我几乎一毛一样,今天我撞到他,他还让我试镜呢。”三宝淡定回应。

“我看着没那么像,只有一丁点像!”文馨太阳穴突突乱跳。

凌宸霄是她前任姐夫啊!他恨她文家!连带着也恨她!

况且他可以像今天一样折磨她就好了,无须找人逼她签下卖掉初次的协议,然后跟她……发生那种关系!

感觉到二宝和三宝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她咬重字音下令:“你们!快点吃!别看电脑了!”简直要抓狂了,她坐立难安,更别说愉快吃披萨了。

俩宝贝你看我,我看你,乖巧懂事闭上嘴巴,一人拿一块披萨啃着。

嗡嗡!文馨的手机在裤袋里震动,她烦躁地拿出来看来电。

是奇星中文网总编的手机号码,她写的长篇小说就发表在该网站上面,订阅量稳居第一的。

此时总编打电话来找,她不敢怠慢,一划接听键:“喂?总编您找我?”

总编声音透过来:“文馨啊,恭喜你那篇小说被公司批准漫改了,可我也马上要换岗,不再负责你的文,新总编即日起会接手带你,到时候他会打电话跟你联系。”

“哦。”文馨慢声应道:“好,谢谢您哈总编。”

“嗯嗯,我们有缘再合作。”总编交待完挂断。

文馨揣回手机,对一双儿女说:“你们快吃,我收拾好还得赶稿。”

“放心,我今天负责卫生,您安心去赶稿。”三宝小手举高高,自动请缨。

文馨欣慰地点点头,她这四个孩子跟同年龄段的其他孩子比起来,算乖巧懂事了她挺知足的。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没心思继续吃下去,文馨早早回到房间,可就是静不下心来写稿,只能先把不多的存稿上传更新,便呆坐着陷入沉思当中。

铃!铃!

电脑桌上的固话铃声响起。

她并没有将家庭固话号码给过谁,所以不接。

可铃声像是斗气似的,不间断不停歇地响。

文馨一上火,连号码都不看便接起:“喂!谁啊?”

“你真粗鲁,一点斯文和优雅都没有。”凌宸霄冷冷道。

她倒吸一口寒气:“是你?!”就要扣上话筒。

“别挂!否则我让你后悔一辈子!”凌宸霄掷下狠话。

文馨皱着眉头,将话筒摁回耳边:“好,您继续废话。”

“废不废话你都得乖乖听,如今你是老鼠我是猫!”凌宸霄咬牙切齿道,“我号码你牢牢记住了,我随时打给你,你必须及时接,否则后果很严重!”

神经病!她很想呛回去,但死忍着。

“我知道你后天来剧组试镜,到时你要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他鼻音浓重地说。

“……”文馨立了心就不去试镜,却也没急巴巴的说出来。

“心里想着就不来是吧?好,看我手段强硬还是你脾气够硬。”凌宸霄一句话说穿了她心思。

“姓凌的,你能只手遮天?做梦!”文馨低吼着挂了电话,并且扯掉连接线。

现在凌宸霄连她家里固话都知道了,文馨想想就觉得头大,盯着手机看他会不会继续打过来找她。

结果,电话没来,一陌生号码却飞来一条短信,内容是:我是奇星中文网新总编许正,关于你小说作品漫改的事情需要和你面谈,现在我已到你小区门口你出来一下,我开的是一辆黑色商务车。

文馨想了想,回复:好的,我十分钟后到。

她攥着手机,匆忙拎起包包出门。

当初随干爹干妈来这里看联排别墅,自己一眼相中了带有隔音琴房的这套就租了下来,即使租金贵些也认了,因为方便练古筝。

而干爹干妈就买了隔壁那套,但此刻他们夫妇俩去了外地洽谈生意,梁韵又加班未归。

文馨走出小庭院往右拐,冷不丁望见有工人从右手边房子里搬家具出来,貌似屋主要搬走了。

心里一动,她妈妈和姐姐老吵着搬回这城里与她同住,要是大家住在一起,彼此也好有个照应,而问题是,她得找时间跟她俩交待自己未婚先孕,生了三个宝贝的那些事。

晃晃脑袋甩掉胡思乱想,加紧脚步出去小区大门口外,果然见到一辆黑色商务车靠车道边停着。

文馨过去,笑着对车头玻璃里的驾驶座上那男人扬扬手。

副驾座的车窗降下,她才发现里面还坐着另一个男人。

司机打开驾驶座的门下了地,径直走到一边去抽烟。

副驾座上的男人半倚半躺地,他侧过头冷冷盯她一眼:“文馨?”

诶?这把男嗓很耳熟,她肯定在哪里听过!

文馨警惕地扫量着他,目光落到男人担在窗沿边的那只手腕上,那儿有颗一见难忘的红色小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