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轻然沈知行的小说 顾轻然沈知行全文免费阅读

顾轻然沈知行的小说 顾轻然沈知行全文免费阅读

顾轻然沈知行是著名作者神经西西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咱们接着往下看顾轻然死在精神病院的那天,沈知行正和别人举行婚礼。他曾允诺的说娶她,给她最盛大的婚礼,可结果,他对她做的事,天理难容。孩子没了,外婆死了,耳朵失聪,嘴巴失语……后来,一场大火埋葬了精神病院,真相被揭开,沈知行蓦然回首,疯的惊天动地…………涅槃重生,她以新的身份踏着星光高调归来,脚踩白莲,手撕渣男!哥哥皆阔少,父母皆大佬,追求者的身份是比一个高,怼人给她送水,揍人给她送刀,某男人急了。当她又要手撕某家族的时候,男人按住她的手,“这种小事,我来就好。”所有人都说:沈总追妻追的感天动地,一定能成功!顾轻然却笑了:是吗?除非……他死。

《危情总裁狂追妻》 第7章 都在他的股掌之中 免费试读

她抬起手展示给顾轻然看,眼神得意:“这对耳钉是上周他陪我逛街的时候买来哄我开心的,不如我送给你吧?虽然你现在也没有场合戴了,不过……拿去卖了,兴许还能换个二十万呢。”

沈知行哄她开心,给她买的?

顾轻然僵硬着嘴角,脸是青了又白。

看……沈知行随手送出去的礼物,就能救她外婆的命。

她亲人的命,都在他的鼓掌之中!

顾轻然难堪不已,咬着牙并未搭话,顾媛看了她两眼,见她没有要接的意思,于是轻飘飘撒了手,将两枚耳钉丢在了她怀里。

她笑得开心:“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姐姐。”

女人的高跟鞋声音远去。

顾轻然死死攥着拳,掌心被指甲和耳钉刻出了好几个深坑,她应该不屑一顾扭头就走,再把这恶心的东西狠狠扔进垃圾桶的,为什么还要屈辱地站在这里?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这么对她,她到底做错过什么?!

顾轻然久久地站在电梯前,她想走,可双腿却仿佛灌了铅不听使唤。

尊严重要吗?

过去的顾轻然觉得重要……可是现在的顾轻然不能,也不敢再要了。

尊严能救得回外婆吗?

能换回她以前幸福美满的生活吗?

不能。

尊严和外婆的命相比,她还有什么能犹豫的余地吗?

没有。

她缓缓吸了一口气,动了动手指,缓缓将那对耳钉装进了自己的包里。

尊严,不值钱,命,值钱!

……

顾轻然从沈氏集团大厦出来,找了一家奢侈品回收中心,徒步两个多小时才走到,她觉得自己傻,打车的钱总是能付得起的,可是如果不这样花光全身的力气去放空大脑,她怕自己会不受控制地觉得痛苦和耻辱。

“欢迎光临。”

进了店,她木然地将那对耳钉掏出来放在了柜台上。

“这对耳钉,我不要了,你们能给多少钱。”

店员怪异地看了顾轻然一眼,随即视线被耳钉夺走:“哎呀,小姐,这可是DR上个月刚发售的限量版呢,国内数量都不多的,您可真是好眼光,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不要了?”

“多少钱。”

顾轻然听不进她的奉承,只想赶紧结束这件事。

“呃,我们的鉴定师要先看一下,您稍安勿躁哈,请先把购物凭证交给我吧。”

顾轻然像是没有听懂:“什么购物凭证?”

“就是购物小票,或者代购记录等,只要能证明东西是您本人所有就可以。”

顾轻然哑然,她怎么会这么傻?“抱歉,我没有……”

店员立刻变了脸:“不好意思小姐,这是规定,来路不明的东西我们是不能收的,您请回吧。”

顾轻然被礼貌‘请’出了店铺。

她脱力地坐在了外面的花坛边,呆呆地看着往来过路的行人,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佛变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笑话。

远处万家灯火次第亮起,却没有哪一盏,是属于她的……

办公室内。

沈知行头也不抬地看着集团下一季度的预算报表,顾媛有些不尴不尬地坐在一边,鼓起勇气开了口:“知行哥哥,已经很晚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好吗?那家餐厅很难定的。”

“今晚我要通宵加班。”沈知行语气淡淡。

顾媛咬了咬牙,撒娇道:“你还在因为姐姐心情不好吗?她那个人脾气就是那样,死倔死倔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替她向你道歉。”

沈知行瞟了她一眼:“不必,你不用操心她的事。”

他按了按眉心,沉声道:“别等了我,我一会还有会议要开。”

顾媛见他油盐不进,也只好不甘心地离开,事到如今,她依旧摸不准沈知行的心思。

在整个荆市,能入他眼的女人本来就屈指可数,顾媛觉得自己已经算是被他另眼相看了,甚至还会邀请她去他家,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荣幸!这让她在闺蜜圈子里得到了无数艳羡和追捧。

人只要享受过追捧,谁还愿意回泥潭中呢?

顾媛笑笑,她攥紧手,暗下决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