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做大佬的掌心娇苏青沫魏临风完整版小说全文章节app内免费阅读

重生八零做大佬的掌心娇苏青沫魏临风完整版小说全文章节app内免费阅读

人气小说《重生八零做大佬的掌心娇》由知名作者温楚七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青沫魏临风,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前世,苏青沫为了渣男,作天作地迫使魏临风跟她离婚,却没想到,她临死前,竟是魏临风给了她最后一丝温暖,还亲手安葬了她。重活一世,苏青沫发誓,要好好宠着魏临风,却不料,是魏临风好好宠着她。魏临风:“我老婆身娇体软,没力气,这种粗活,还是让我来。”某个被苏青沫揍成猪头的渣男痛诉:“身娇体软,能一拳打掉我三颗牙齿。”龙凤胎男宝站出来:“叔叔,你怕是蛀牙了吧。”龙凤胎女宝站出来:“叔叔,我妈妈很善良,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怎么会打掉你的门牙呢。”

《重生八零做大佬的掌心娇》 第5章 免费试读

这个女人真心真意地笑起来,竟然这么漂亮。

魏临风回过神来之后,感觉自己心口处猛烈地突突了两下。

“爸爸,青沫阿姨脸上又没有灰,你一直盯着青沫阿姨做什么。”

魏临风正盯着苏青沫看,小闺女的话,一下子让他感觉自己像个登徒子,让他觉得尴尬极了。

“咳。”

魏临风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此刻内心的尴尬。

“子嘉熬了粥,咱们去吃午饭吧。”

魏临风上前,弯腰抱起魏子乐朝着厨房走去。

苏青沫跟着他的脚步,惊奇地发现,魏临风的耳朵竟然红了。

这个发现让苏青沫心里有些小小的雀跃。

因为她,这个男人害羞了。

会因为她,而感到害羞,这就证明自己虽然作天作地,但这个心胸宽阔的男人并不是很讨厌她。

苏青沫怀着雀跃的心情跟着魏临风父女俩进了厨房。

魏临风买的是村里闲着多时的一座小院,院子里里外外都很简陋,土胚墙的厨房低矮昏暗,一道小小的身影正踩着板凳站在灶台背后准备盛粥。

距离土灶不远的地方,摆放着一张老旧的四方桌子,桌子上搁着一只土碗,碗里是炒好的青菜。

“子嘉,小心烫着。”

苏青沫目光在昏暗的厨房里快速转了一圈后,再看向踩着凳子站在灶台后的魏子嘉,一脸紧张地提醒。

魏临风忙不迭将闺女放下地,大步走去土灶后,从儿子手里夺过了勺子跟碗。

“我来吧,你带着妹妹去洗把脸。”

魏子嘉从凳子上跳下。

苏青沫正想说带他们兄妹俩去洗脸,就见魏子嘉站在了她的面前。

小家伙板着一张小脸,像极了一个严肃的老头子。

“我就只煮了粥,炒了青菜,你要是不喜欢吃,那就不吃。”

苏青沫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微微一笑回答:“子嘉跟子乐做饭给青沫阿姨吃,青沫阿姨很开心,走吧,青沫阿姨带你们兄妹俩去洗脸。”

魏子嘉拍开苏青沫的手。

“别摸我的脑袋,男人的脑袋,一般人是不可以摸的。”

苏青沫哭笑不得地将手收了回来。

吃饭的时候,魏子嘉偷偷瞧了苏青沫一眼,见苏青沫端着他煮的粥吃得很香,不像以前那样嫌弃这,嫌弃那的,小家伙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你还好吧?”

魏子嘉主动跟苏青沫说话,还是关心苏青沫的身体,这让苏青沫感到太意外了。

苏青沫心里非常开心,嘴上却故意问:“子嘉,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你这是在关心青沫阿姨吗?”

心思被苏青沫拆穿的某个小朋友小脸一红,端着碗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谁关心你了,我是担心我爸爸,你要是出事了,苏家的人跟梅花村的人都会找我爸爸的麻烦。”

看着小家伙端着粥碗跑到门口蹲着吃,苏青沫禁不住勾了勾嘴角。

真是个可爱又变扭的小家伙。

“青沫,子嘉的脾气有些倔,你只要对他好,时间久了,他会接受你的。”

担心魏子嘉的态度让苏青沫心里不舒服,魏临风忙开口安抚。

苏青沫从魏子嘉身上收回目光,对着魏临风莞尔一笑。

“临风大哥,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我既然说了要跟你好好过日子,那我就会将子嘉子乐当成亲生的,而且子嘉这性子,我觉得很可爱呢。”

蹲在门口吃饭的变扭小家伙听到里面的对话,小脸红了。

苏青沫也没他想象中的那样差劲嘛。

午饭后,魏临风将厨房收拾干净了,苏青沫见他取下了挂在墙上的弓箭。

“临风大哥,又要上山打猎吗?”

“嗯,后天安华镇赶集,上山去打两只兔子,拿去镇上卖,入了秋,天气越来越凉了,得给你还有子嘉子乐添置一些厚衣服。”

魏临风跟苏青沫打过招呼后,就叮嘱两个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孩子。

“子嘉子乐,在家里要乖乖听青沫阿姨的话。”

“我会照顾好子嘉跟子乐的,临风大哥,你在山上注意安全。”

梅花村位于黑云山山脚下,村里的猎户都是上黑云山狩猎。

黑云山郁郁葱葱的,深山老林里有豺狼虎豹,虽然魏临风不是第一次独自上山狩猎,但苏青沫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你早些回来,打不到猎物不要紧,咱们想其他办法赚钱就是。”

苏青沫牵着魏子乐送魏临风到家门口,像个老太婆一样唠唠叨叨地叮嘱魏临风。

魏临风听她这么说,开怀大笑,露出一口整洁洁白的牙齿。

活了两世,苏青沫第一次见魏临风笑得这么开心。

还有,这个男人的牙齿好白,好整齐呀。

“临风大哥,我不过就随口一说,有这么好笑吗。”

魏临风收起笑容,看着苏青沫认真地回答:“之前,我每次上山狩猎,你总是会对我说,多打些猎物回来,今儿个,却让我注意安全,早些回来,我很开心。”

苏青沫一时无语。

她就随口关心了一下,这个男人也太容易满足了。

“放心,为了你跟两个孩子,我一定会打很多猎物,平平安安地回答。”

魏临风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跑来找苏青沫。

“青沫,我有话跟你说。”

苏玉染皱着眉头瞧了一眼站在苏青沫身后的龙凤胎。

苏青沫见苏玉染皱着眉头,看子嘉子乐时满眼的嫌弃跟鄙夷,苏青沫眉头也皱了起来。

“子嘉子乐是我的孩子,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苏玉染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将苏青沫盯着。

苏青沫竟然说魏子嘉魏子乐是自己的孩子,这女人之前不是很嫌弃这两拖油瓶的吗,难道上了一次吊,脑子坏掉了。

“后天是安华镇赶集的日子,天俊哥哥让我转告你,那天他会在安华镇的福来茶楼等你。”

天俊哥哥,啧啧啧,叫得多亲密啊。

听到苏玉染对彭天俊的称呼,苏青沫内心嘲讽地笑了笑。

这么亲密,前世,她怎么就没发现,被那对狗男女骗了这么多年呢。

苏玉染现在还没对彭天俊下手,怕是因为彭天俊现在还是个穷光蛋。

前世,在苏玉染的撺掇之下,她作天作地逼迫魏临风跟她离了婚,然后嫁给丧父,还带着一个药罐子母亲的彭天俊。

为了给彭天俊母亲医病,她跟彭天俊商量着下海做了餐饮,运气好,赚了一大笔钱。

苏玉染就是在彭天俊发达之后,跟彭天俊勾搭在了一起。

“好啊,我会去的。”

苏青沫平淡的语气,以及平淡的表情,让苏玉染明显地愣了一下。

以前,天俊哥哥要见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欢天喜地得跟要过年似的,今儿竟然就这反应。

“我要陪子嘉子乐睡午觉了,你自便。”

苏青沫多看苏玉染那虚伪的嘴脸一眼,就觉得恶心,几句话说完,她就从苏玉染身上收回了目光,转身一手牵着魏子嘉,一只手牵起魏子乐,然后朝自己睡觉的房间走去,将苏玉染凉在了院子里。

苏玉染看着苏青沫牵着两个孩子离开的背影,瞪大双眼,又惊又气。

苏青沫这***竟然敢这么对她。

“你已经嫁给我爸爸了,还去镇上见其他男人,朝三暮四。”

进了苏青沫的卧房,魏子嘉就黑着小脸,挣脱了苏青沫的手,一脸不满地对苏青沫开口。

苏青沫瞧他气鼓鼓的小样儿,实在可爱,忍不住伸手在他鼻头点了点。

“小不点儿,对你爸爸这么没信心啊。”

“男人的鼻子,一般人也不可以碰。”

小家伙板着小脸,挥开苏青沫的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