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回家发现妻子背猪还账五岁女儿吃剩饭在线免费阅读 沈北苏挽歌唐衣小说微信内阅读

丈夫回家发现妻子背猪还账五岁女儿吃剩饭在线免费阅读 沈北苏挽歌唐衣小说微信内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沈北苏挽歌唐衣的名称叫《丈夫回家发现妻子背猪还账五岁女儿吃剩饭》,这本书是作者我妖吃包子所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起居室的外面左素蓉,西门天震微惊。两人自然了解沈北,甚至非常熟悉沈北。这一年,若没有西门凝雪的坚持,西门寒宫,早就把女儿许配给了他。假如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事,那么至今西门凝雪,恐早已身首异处。

《丈夫回家发现妻子背猪还账五岁女儿吃剩饭》 第3章 七年戎马,归来物是人非! 免费试读

沈北从朱家出来。

站在车旁,仰头望了一眼入秋的天空。

天气渐凉,人心如此!

……

就在这时。两辆越野车自远处驶来,于刚刚走出朱家的沈北面前停下。

车门打开。

三五男子,一身戎装,威风猎猎,纷纷从车上走下。

其势恢弘!

有龙虎之气!

“守护!”

名为袁弘的男子带人来到沈北面前,恭敬说道。

袁弘。

二十八岁,江东人士,时任北境副统领一职。七天前,沈北将其派往君城,调查沈家一事。

“怎么样,我大嫂和孩子找到了吗?”沈北问道。

袁弘摇了摇头。

他在君城连寻几日,可未曾有一丝消息。

袁弘道。“守护,大嫂当初离开沈家老宅,仓促异常,我在君城寻访打听,可未曾有人知道,大嫂去往何处。”

大嫂蔡玉琴,和孩子们,当是大哥唯一的牵挂。

想当年,大哥接管沈家,沈北北境求学,大哥大嫂不远千里相送。

此等情谊,永生难忘。

如今大哥离世,他又岂能放任大嫂独自一人,流落他乡?

“继续查!”沈北道。

“是,守护!”

未曾多言,沈北上了车。袁弘众人,恭送沈北离去。

车上。

沈北转过头,望着君城的姹紫嫣红,冲唐衣道:“唐衣,回沈家老宅去看看吧!”

“是!”

……

半个小时后。

君城,沈家老宅。半庄大的别苑,别墅林立,傲然气派。

想当年,沈家二老在世,沈家于君城独树一帜,不说只手遮天,但振臂一挥,四方呼应。可而今,树倒猢狲散,整个庄园,凄凉沧桑……

车,在门外停下。

沈北从车上走下,来到沈家老宅的院子里。

曾想起,幼年的欢声笑语、幼年的懵懂理想,于这里生根发芽。

七年一别。

再回首,荣耀归来,物是人非。

“大嫂,你,在哪?”

沈北站在院子里,望向沈家别墅。

秋风起,大风如蛇。

沈北弯腰抓起了一把院子里的尘土,那尘土,从手缝中流逝,就好比,曾经逝去的时光一样。

“谁?”

就在这时,唐衣突然低喝一声,旋即追了过去。

沈北转过头,却见沈家别墅之内,一道身影闪现。那身影似乎看到沈北与唐衣二人,拔腿就朝后院跑去,速度很快。

“唐衣!”沈北见状,立刻叫了一声。

不等沈北言语,唐衣已化作一道残影,朝身影追去。

沈北丢掉手中的尘土,旋即迈开步伐,跟着走了过去。那身影,是一个少女,约莫十七岁左右。她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连衣短裙,扎着马尾辫,看不清她的面貌,但可以看出她很着急。

“站住,别跑!”唐衣喊了一声,继续追去。

那少女见唐衣追来,几乎是手忙脚乱。

但她却对沈家老宅极为熟悉,上蹿下跳,只此一瞬,便消失不见。

唐衣停下,疑惑的看向四周。

“跑哪去了?”

哪怕是北境最能跑的女人唐衣,此刻也追丢了。

沈北走来,开口道:“她对这里的房子很熟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女孩儿,应该就是我侄女。”

沈北话音刚落。

突然间,那少女的身影,于后院别墅的一角出现,想要翻墙离开。

唐衣眼疾手快,直接冲了过去。几番追逐,少女最终被逼到死角,缩在别墅门旁。

这少女,很是漂亮。

本该是青春花季,正是爱美的年龄,她的脸上,却布满了灰尘。

不过看上去,倒和沈北有几分神似的地方。

……

“求你们了,放了我吧。”

少女缩坐在地上,满脸紧张的看着拦住她去路的唐衣,开口说道。

声音沙哑,娇躯微颤。

看得出,她很害怕。

沈北赶忙走来,看着面前的女孩儿,身体一震,一股血浓于水的亲情油然而生。这女孩儿,长得无比清秀,隐隐看去,和自己还很相似。

沈北脚下一颤,在少女面前蹲了下来。

“沈怡。”沈北叫道。

忽然想起,曾经那个时常跟在自己后面的小女孩儿,叔叔叔叔的喊着。

她的一颦一笑,沈北历历在目。

她小沈北八岁,当初沈北离开沈家北境求学之时,还曾与十岁的她约定,回来之后,一定会给她世界上最甜的糖果。

名为沈怡的少女,当听到沈北叫她的名字,抬起头,目光呆滞。

她的眼睛与沈北对视。

仿佛,从他的眼神当中,感到了,那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是谁?

小叔?既像,又不像。

她今天回来,不过是想取走一些衣服和用品,之前离开的仓促未曾准备。却没想到,刚入别墅,就看到院子里来人,这才使得她紧张不已,拔腿就跑。

沈怡还记得,当初,那些人是如何对待她爸爸的。

但是,沈北的眼神、相貌,却让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是?”沈怡看着沈北,开口问道。

“我是,小叔!”沈北声音低沉。

小……小叔?

话音一落,沈怡浑身一颤,整个人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沈北。

她有一个小叔,七年前,前往北境求学,至今未归。

当时北境战乱,她们以为他死在了北境!

只有爸爸坚信,他还活着。

年幼时的一幕一幕,早已在沈怡的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这个男人十八岁时的样子,直到现在自己还能记起。一别七年,他,变化好大!

“小叔,真……真的是你?你还活着?你回来了?”

沈怡呆呆的看着他,浑身颤抖。她,终于认了出来!

沈北点头,道:“小叔还活着,我,回来了!”

一道香风袭来,颤抖的身体,扑进了沈北的怀里。

沈北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

“小叔,爸爸被他们害死了。”沈怡抱着沈北,痛哭着说道。

感受着沈怡的颤抖,沈北道:“小叔知道了,你放心,害死你爸爸的那些人,一个都逃不掉。对了沈怡,你妈妈和弟弟在哪?”

沈怡摇了摇头,她并不知道。

“小叔,我不知道!”

沈怡哭着说道。

……

正说着,沈家老宅的大门外,忽然驶进来几辆豪车,有开关车门的声音响起。

唐衣转过头,道:“守护,有人来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