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欢秦梧小说最新章节 余欢秦梧免费阅读

余欢秦梧小说最新章节 余欢秦梧免费阅读

余欢秦梧是著名作者柳吱吱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医学博士余欢一觉醒来成为农家女不说,还被恶毒亲戚拿去嫁给糟老头子!家贫如洗,母亲懦弱,周身更是极品环绕!还好,她有超前医术,制毒卖药!她以为自己是种田文女主人设,于是看诊治病,安心种田,半路还捡了个天煞孤星的异瞳帅哥当丈夫,只是这日子越过越美,丈夫怎么却越来越神秘? 后来,小小猎户一路高升,人人闻之色变, 余欢才发现自己原来拿的是躺赢剧本,还顺带成了这王朝唯一的女主人。

《农家女的驯夫日常》 第4章 免费试读

而身后的秦梧,则是在原地,怔了许久。

他抬手碰了碰额头,那里似乎还残存着余欢留下来的气息。

薄唇紧紧抿起,秦梧的眸光,沉的可怕。

次日。

天放亮时,余欢也醒了来。

她简单的打理好自己后,就利落地去做了早饭。

吃饭前,余欢娘拉着她的手还在犹豫:“欢儿,你昨夜里说的,以后还要回余家,我左思右想,都觉着危险。”

“要不咱们以后跟余家划清关系就好,别再招惹他们了。”

余欢却摇了摇头:“那可不行,余家占了咱们这么多年的便宜,甚至连我爹的带点赔偿金,都私吞。”

还害死了原主。

这可是一条人命……

“我不可能放过他们。”余欢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余欢娘还想再劝,可女儿如今的性子,却犟得很。

她压根劝不动。

快要吃过早饭,秦梧这才出来。

看见他,余欢的视线没忍住,在他身上又多停留了几秒,这才说道:“我给你留的有饭菜,都还在锅里热着。你坐这儿吧,我去给你端。”

秦梧一怔。

等反应过来时,余欢一些麻利的将饭菜端了上来,并且放到了他面前。

这种……这种像真被妻子细心照顾的感觉,让秦梧只觉得的恍惚。

早饭结束后,余欢也没急着向秦梧要那个答案。

她在等,等秦梧考虑好了,来主动来跟她说。

而白日里,秦梧也向来不得闲。

“我要出趟门,晚上才回来。”临出门前,秦梧对余欢说道:“你们,在这里自便。”

余欢见他带着弓箭和武器,瞬间了然。

他真是要上山打猎。

余欢点了点头,目送着他离开。

而就在秦梧走后没多久,余欢打算过段时间去找的余家人,竟然主动找了过来。

那一大家子聚集起来,看着场面倒是挺唬人。

“余欢!给我滚出来!”

叫声最足的,还是昨儿的大婶子。

大婶子好了伤疤忘了疼,昨天还被余欢吓得半死,今儿带了人来,就觉得来了底气,又开始嚣张。

余欢娘在屋里听得清楚,她脸色都有些发白。

“欢儿,他们怎么又来了?”

余欢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余家人过来,她倒是能料到。

就依着余家人那贪婪的本性,收了周家的钱,肯定不会退回。

而周家的又不是傻子,不可能任由他们赖账。

这两相拉扯,不用说,余家肯定还要再卖一次她。

果然。

余欢独自走出来的时候,就听见大婶子瞪着她,语气像在施舍:“快跟我回去。这次我们不打死你了。”

余欢眯着眼睛,尾音挑了挑:“哦?”

“那周家的,不让你给他们老头子配阴婚了。他们三房有个儿子,要抬你过去做妾,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你过门就是去享福的。”

余欢听了只想发笑。

周家三房的儿子,这儿的谁不知道,那是个快死的肺痨鬼。

“这享福的事儿,你叫你小女儿去享。自古婚姻大事,父母做主,我娘还没死呢,你来操什么心?”

余欢话说的毫不客气。

而大婶子则想也不想就回答:“我女儿才不能嫁过去!”

说完,就撞上余欢那双似笑非笑的眼。

大婶子心里顿时一恼,她懒得再跟这贱蹄子费嘴舌,于是直接对着带来的人吩咐道。

“我打听好了,秦梧今儿出门不在。这贱蹄子跑秦梧这儿,秦梧也不一定待见她。”

“你们动作快点,把她给我绑回去,也别耽搁,直接送到周家。”

大婶子带来的都是些身强力壮的,且还提前收了好处,所以,也格外听她的话。

那些人几乎是一涌而上。

大婶子就站在后头,心想着这小蹄子今儿肯定是跑不了!

可万万没想到。

就在那群人快要上前时,余欢却猛地扬手,撒了什么东西过去。

瞬间。

所有人都撒开了手里捏握的木棍,双手捂着脸,痛苦的在地上大叫着。

而余欢,就闲闲的站在原地,看他们的眼神,像在看个废物。

真当她是软柿子呢?

昨天夜里,她就给自己准备好了防身的东西,利用秦梧厨房里的辣椒粉,还有她在院外找的一些,看着像野草,但其实是能制药的药草,混合炼制成粉末。

且这粉末极易发散,只要落在这些人脸上,那就会又痛又痒,一旦用水洗,只会把这效果洗得更厉害。

地上的人疼得直打滚。

大婶子看的直发怵。

她是真不知道,这余欢怎么这么邪门啊!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大婶子斥道。

“没什么,昨儿你不是要灌我毒药么?我今天就回了些毒粉给你们。”

这样才显得公平。

说着,余欢又绕过地上打滚的那些人,一步步走向大婶子。

“他们想害我,现在,付出代价了。”

“那接下来,就要轮到你了。”

余欢说的轻描淡写,可听在大婶子的耳朵里,却宛若恶魔的威胁。

她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抖着嗓音大骂余欢快滚开。

可余欢不但不滚,反而愈发逼近。

到最后,大婶子吓得胆都要破了,顾不上自己带来的那些人,转身落荒而逃。

而余欢竟然“好心”的没有追她。

反而,又回到院里,对着地上打滚的那些人说道:“你们脸上被我撒的东西,洗是洗不掉的,但有一个法子可解。”

“用人参抹成粉,每日在脸上涂上三次,就可解了这痛痒。”

“你们被谁带来的,现在,就可以去找谁要人参去。”

“再敢来一次,我可就不会再这么善良的放过你们了。”

脸上的痛痒实在太难耐,他们都恨不得把脸皮给挖烂。

此刻,不需要余欢再威胁,他们都不敢再来招惹!

于是,这群人一个个的,慌张爬起来,往外跑去。

而方向,正是余家住的地方。

他们这群人在余欢手里吃了苦,自然不敢惹,可余大婶子——

又不会撒毒!

他们要去找她算账!那人参金贵,余大婶也必须负责给他们买!

这群人走后没多久,秦梧不知从哪儿得来的消息,也匆匆赶了回来。

一看到余欢,他语气略有些急促:“你有没有事?”

刚收拾完一大群人都面不改色的余欢,忽地骤然娇弱起来。

“有事,他们欺负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