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缠宠:渡个桃花劫结局在线阅读 风洛瑶上官润为完整版小说

战神缠宠:渡个桃花劫结局在线阅读 风洛瑶上官润为完整版小说

战神缠宠:渡个桃花劫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风洛瑶上官润为,是覃婄瑶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玄幻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嫁给我,做我的女人!”“不,我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曾经……拥有?”少年成名的战神,看着硬生生撞进他心房的女子,只觉天雷滚滚!明明都是他的女人了,却不肯做他的战神妃,还要逃跑,这是什么道理?男人嘴角上扬,霸气侧漏:“小狐狸,你逃不掉的!”前世今生,她都意外闯入他的世界,非要拜师,殊不知,恒心之下别有用心。

《战神缠宠:渡个桃花劫》 第2章 免费试读

上官润为噎了一口气在喉咙,半响才道:“风洛大人可是阿瑶亲生父亲?”

风洛平不知上官润为为何如此发问,却也点头:“是的。”

润为呵呵一笑,转身就走:“世上竟有父亲这样诋毁亲生女儿的,别人都盼着儿女飞上枝头变凤凰,风洛大人倒好,生怕女儿嫁个好人家,你可真是古今第一人啊。”

风洛平低头不言不语,却也只好让上官润为的话把他噎死。

此情此景,别说风洛棠惊讶,就是洛瑶也被惊呆了。

按照风洛棠这些日子在她耳边聒噪的信息来说,风洛平应该是及其宠爱风洛瑶的啊,怎么会这样诋毁她呢?

“走。”

“诶,大哥哥和瑶妹妹也在呢,润为哥哥前来提亲,大好的喜事,你们怎么不进去?”

风洛棠扯了一下风洛瑶的衣袖,二人准备避开上官父子,身后便传来姑娘的声音。

来人是风洛家二姑娘风洛芸、四姑娘风洛兰。

话音一落,那护国公父子也走出大厅,几人相望,护国公剜了一眼风洛瑶,冷哼一声便甩袖而去。

众人齐齐福身送老护国公,丝毫不敢怠慢。

“这是怎么了?”良久,护国公走远了一些,风洛芸这才问道。

没人回答她,只是她身边的风洛兰的轻轻拉了拉她,姐妹二人才对着上官润为福了福身:“润为哥哥好。”

上官润为只微微颔首,并未多看风洛家另外两个女儿一眼,却是对着风洛瑶道:“我不信你是那样的人。”

洛瑶点头,十分坦然:“当然,我不是。”

上官润为柔柔的颔首,许久不见,今日的风洛瑶不似以往那般浓妆艳抹,衣着艳俗,随意用一根木钗挽起秀发,鹅黄色的轻纱裙,衬托得眉心间那樱花钿格外鲜红,更显出尘脱俗。

上官润为眼里有些惊讶,却还是镇定道:“你细心照顾自己,我会说服父亲的。”

若说以前他只是潜意识的要娶风洛瑶,那么今日便是一见倾心,非卿不娶。

洛瑶摇头,婉拒道:“此事不急,那个……润为兄,昨儿夜里,谢谢你的礼物。”

“啊?什么?”上官润为完全不知道洛瑶说的昨夜礼物是什么,一脸疑惑。

洛瑶准备再说什么,却被风洛棠拉住,只听风洛棠对上官润为道:“只要上官公子相信阿瑶,便就足够了。”

方才风洛瑶的话上官润为听得真切,不免怀疑昨夜她到底见了谁?为什么会说是他?

远处,护国公大声召唤,上官润为再次抱拳告辞。

“阿瑶她是娇纵了一些,她是个好孩子,你为什么要断送她的一生,你叫孩子以后怎么活啊!”

“阿福认罪***,这还有假?阿瑶手腕上的守宫砂都没了,她既是做那些不要脸的事就该为此付出代价,要不是棠儿拦着,我早亲手了结了这败坏门风的孽女!”

“老爷,您糊涂啊。阿瑶她怎么会看上阿福这个奴才?一定有什么隐情的!”

“若不是怕暴露,那个孽女怎会跳崖***?你一个姨娘这样放肆,是不是想求一纸卖身契?”

厅里,二姨娘哭诉,风洛平呵斥之声更是的越发的大,外面的人听得真切。

“原来瑶妹妹不是失足掉落悬崖啊?你就算要轻贱放荡,也该找个门当户对的,怎自甘堕落找个贱奴才,呵呵……”

“真是***,你这样怎么配得上润为哥哥?我要是你,该再去死一次。”

“都给我闭嘴!”

风洛瑶冷目一扫,她虽然才来几日,可却分得清原主和这两位那可是水火不容的关系。

这原主和阿福到底什么关系她不知道,可非要给她扣上放荡标签,她不同意!

风洛芸和风洛兰相视一看,风洛瑶这寻死不成,还变了性子不成?

往日仗着大哥哥风洛棠罩着,还有上官润为的婚事耀武扬威,可在她风洛芸面前还是低人一等的,毕竟她们姐妹可是正室嫡出,今日她竟敢瞪着她叫她闭嘴!

“风洛瑶,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这样跟二姐说话?”

风洛兰比风洛芸更沉不住气,扬手就要甩耳刮子,只可惜还没打得下去,就被风洛瑶反手一耳刮子:“我死都不怕,会怕你?”

“你放肆!”

“我就放肆怎么着?”

四目相对,谁也不愿甘拜下风。

这样的风洛瑶,别说风洛芸和风洛兰了,就是风洛棠都觉不可思议,看着风洛瑶,心想,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

“你一个姨娘生的,竟敢这样放肆,尊卑有别,风洛瑶你当真是跳崖摔糊涂了吗?”

“不好意思,我眼里没嫡庶之分。”

洛瑶视线在二人脸上扫了扫,蹙眉道:“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提个建议。”

风洛兰怯怯道:“什什么?”

洛瑶清冷眼眸中隐约有些睥睨之气,樱红唇微微上扬:“出门的时候,记得在你们脸上写上嫡出二字啊!”

“风洛瑶,你放肆……”

俊俏的笑脸眉飞色舞的轻笑着,悠悠道:“你奈我何?”

风洛兰气的咬牙切齿,抬手就要动手,却被一旁的风洛棠拉住了手:“别闹了,父亲母亲这会儿正心烦着。”

风洛棠挡在了二人面前,扔开了风洛兰高高举起的手。

“你永远都护着她,我看你能护她到何时!”

风洛棠松了风洛兰的手:“若有人欺负你,我也一样护着你,还有我也是二姨娘生的孩子……方才说的那些话,以后不准再提!”说罢,风洛棠转身对风洛瑶道:“我们走。”

风洛瑶嗯了一声,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轻飘飘的瞟了二人一眼,没有半点尊卑敬畏,更多的竟是轻蔑。

风洛兰愣了愣,生生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气的咬牙切齿。

“父亲近日刚升官,诸多烦事,风洛瑶早就不得父亲喜欢了,你还看不出来吗?”

风洛兰当然能看出来,所以更想落井下石。

风洛芸苦笑一声,随口点拨一句:“风洛棠说的对,父亲没有嫡出的儿子,风洛家以后还得仰仗这位大哥哥呢……”

此话一出,任是将风洛兰所有的愤怒浇灭一半,风洛家未来的家主,她们姐妹以后的娘家人,她哪里敢轻易得罪。

韵兰院正是二姨娘顾韵兰的院子,风洛棠、风洛瑶兄妹二人正站在顾氏跟前安慰她。

顾氏擦了好几把眼泪鼻涕,突然起身来,抓起洛瑶的手掀开衣袖一看,守宫砂还真没有了,她整个人都站不住了,好在风洛棠扶住了她。

“你怎么就这么任性,一个奴才难道还比不上上官公子吗?上官公子一表人才,文武双全的好儿郎,你对得起上官公子吗?枉费你祖母疼你宠你,枉费你大哥哥和你父亲以前常常护着你,现在好了……”

顾氏恨铁不成钢,抄起桌上的茶杯就咂过去。

却在茶杯离手后,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就怕真砸到她。

千钧一发之际洛瑶抬手稳稳接住,顾氏才松了一口气。

“娘,这事我也不知道啊,我都失忆了,父亲怎么编排我也没办法辩驳不是?”洛瑶尽量洗白,有几分尴尬,毕竟这也是原主的亲娘啊!

要说这个便宜爹以前多宠风洛瑶,洛瑶有些不敢苟同啊,当真宠爱怎么会当着外人说她与人私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