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做大佬的掌心娇小说免费看 苏青沫魏临风无删减在线阅读

重生八零做大佬的掌心娇小说免费看 苏青沫魏临风无删减在线阅读

高质量小说《重生八零做大佬的掌心娇》是来自温楚七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苏青沫魏临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前世,苏青沫为了渣男,作天作地迫使魏临风跟她离婚,却没想到,她临死前,竟是魏临风给了她最后一丝温暖,还亲手安葬了她。重活一世,苏青沫发誓,要好好宠着魏临风,却不料,是魏临风好好宠着她。魏临风:“我老婆身娇体软,没力气,这种粗活,还是让我来。”某个被苏青沫揍成猪头的渣男痛诉:“身娇体软,能一拳打掉我三颗牙齿。”龙凤胎男宝站出来:“叔叔,你怕是蛀牙了吧。”龙凤胎女宝站出来:“叔叔,我妈妈很善良,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怎么会打掉你的门牙呢。”

《重生八零做大佬的掌心娇》 第3章 免费试读

魏子嘉的话,让苏青沫一个头两个大。

才半个月的时间,她恶毒后母的形象就在两个孩子心里根深蒂固了,不愧是她。

看来,她得拿出点诚意才能缓和跟这两孩子之间的关系。

“从今天开始,我改邪归正,改过自新,以后再也不欺负你爸爸跟你们兄妹俩了。”

“青沫阿姨,你说的是真的吗?”

一颗小小的脑袋从魏子嘉的身后探出来。

苏青沫看着从魏子嘉身后探出头来的小丫头,一下子就被萌住了。

这么可爱呆萌的小丫头,就算不是亲生的,也能当成亲生的养啊。

“当然是真的,青沫阿姨不骗子乐。”

“子乐,爸爸平时教你的,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魏子嘉伸手,将魏子乐的脑袋按了回去。

魏子乐站在魏子嘉的身后,低着头,委委屈屈地开口:“爸爸说,小孩子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不要拿陌生人的东西,不准跟陌生人走,可是青沫阿姨不是陌生人呀。”

“她不是陌生人,但是她经常骂爸爸,骂我们。”

魏子嘉被魏子乐的回答气死得炸毛。

担心魏子嘉吓到魏子乐,苏青沫忙开口:“子嘉,你听你爸爸的话,先带着子乐回家,青沫阿姨给你们买水果糖回来。”

五岁大的孩子,对水果糖完全没有抵抗力。

听到水果糖三个字,魏子嘉跟魏子乐都下意识地舔了舔嘴角。

“哥哥,咱们乖乖回家吧,青沫阿姨会给我们买水果糖。”

魏子乐的双手轻轻拉扯着魏子嘉身上的衣服,一边从魏子嘉身后探出半颗脑袋,偷偷地瞅了苏青沫一眼。

她觉得今天的青沫阿姨好温和,一点都不像之前的青沫阿姨。

“给我们买水果糖,你有钱吗?还不是得从我爸爸那里拿钱,我爸爸赚钱不容易,你别浪费。”

魏子嘉毫不掩饰地鄙视了苏青沫一眼,这才牵着魏子乐的小手转身离开。

遭到鄙视的苏青沫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刚被苏家当牲口卖掉,身上一毛钱都没有。

为了不再遭子嘉小可爱的鄙视,看来,她得想办法赚点钱。

“上车吧,能自个爬上牛车吗?爬不上,就告诉我一声。”

苏青沫的心里正想着赚钱的门路,一辆简陋的牛车停在了她的身边,紧接着,魏临风厚重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苏青沫扬起目光看见坐在车头的魏临风正将她盯着。

男人剑眉锋利,眼眸深邃,很好看,很男人。

苏青沫跟魏临风对视上,心跳漏跳了一拍。

见苏青沫一直愣愣地站在车旁,魏临风从车头上跳了下来,二话不说,伸手勾住苏青沫的腰,轻轻一提,就将苏青沫提到了牛车上。

苏青沫反应过来,她的屁股已经坐在了板车上。

“路上有些颠簸,你双手抓稳了,要是颠簸得你难受,你就告诉我。”

魏临风很有耐心地叮嘱了苏青沫一句后,长腿一抬,轻而易举地坐回了车头上。

苏青沫的目光落在他的腿上,仔细打量着他的腿。

这个男人的腿竟然这么长。

身材挺拔,眼睛好看,这样的男人会丑吗?

苏青沫开始好奇,剃掉那浓密的络腮胡后,魏临风是个什么样子。

在苏青沫好奇的时候,魏临风赶着牛车出了梅花村。

一会儿功夫,牛车在坑洼不平的黄泥巴道上跑了起来。

牛车有些颠簸,苏青沫坐在上面,被晃得有些头晕,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魏临风结实的腰。

感觉到一双柔软的双手触碰自己,魏临风浑身顿时紧绷起来。

苏青沫感觉到魏临风的僵硬,忙开口解释:“临风大哥,我只是怕摔下去。”

担心魏临风介意,苏青沫只好松开魏临风的腰。

毕竟虽然活了两世,但她跟魏临风连牵手都不曾有,她这样忽然抱上魏临风的腰,以魏临风的性子是有可能会介意的。

魏临风慢慢地放松下来后,侧过脸瞧了一眼身后的小女人。

“是不是觉得晕,那我赶慢一些。”

魏临风话落下片刻,牛车就跑得稳当了不少。

苏青沫感觉舒服多了,双手抓着板车边沿,抬起头来盯着魏临风的后脑勺傻乐。

一米八几的身高,大长腿跟身上的肌肉藏都藏不住,寸头剪得干净又利落,发质黑得发亮,土掉渣的老爷爷褂子都遮挡不住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的雄性气概。

老苏家将她卖给这样一个男人,明明是她赚了。

这一辈子,她一定要远离那对狗男女,好好珍惜弥补身边这个男人。

苏青沫还在盯着魏临风的后脑勺犯花痴时,魏临风已经轻车熟路地赶着牛车来到了安华镇的卫生院门口。

魏临风找个个地方将牛车拴好后,走到苏青沫的面前,对着苏青沫伸出手。

“到了,下车吧。”

苏青沫回过神来垂下目光盯着魏临风那长满了老茧的手,然后有些害羞地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魏临风的大手里。

魏临风扶着她下车,准备陪着她进卫生院。

苏青沫瞧出了她的意图,忙开口:“临风大哥,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在外面看着牛车,弄丢了咱们现在可赔不起。”

八十年代,整个华国都以农耕为主,耕牛对于老百姓来说,那是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的存在,耕牛老了,耕不动地了,宰杀还得向政府打报告,可真贵,可丢不得,否则要赔个倾家荡产。

魏临风听得一愣,下意识地仔细盯了苏青沫一眼。

这样善解人意的话,竟然是从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的。

之前,他只要半点不顺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就会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不,今天就把自己叼那棵歪脖子树上了。

“光天化日之下,又在卫生院门口,没人敢偷,我陪你进去。”

瞧魏临风看自己的眼神里透着一丝担心,苏青沫心里像吃了糖一样甜,乖巧地点了点头,在魏临风的陪同之下进了卫生院。

苏青沫刚将自己挂上歪脖子柳树就被苏家全等人解下来了,脖子上的勒伤并不是很严重,看了医生,开了点消肿化瘀的药,前后不到二十分钟,两人就从卫生院出来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