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意裴景琛最新章节免费 喻意裴景琛第5章在线阅读

喻意裴景琛最新章节免费 喻意裴景琛第5章在线阅读

喻意裴景琛是著名作者木雕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喻意原本以为她能安安稳稳地做一辈子韩太太,直到有一天,她亲眼目睹老公和婆婆带着小三到医院做孕检。她才幡然醒悟,韩浩宇对她只有利用。她心碎做回喻小姐。裴景琛是魔都首富,年轻有为,颜值能打,还零绯闻,是无数女人心目中的“国民老公”,这样一个魅力值爆表的男人他居然……“眼瞎”,娶了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当老婆。婚后,裴大佬录制一档访谈节目。主持人,“裴总,众所周知,您在各行各业都业绩斐然,但我们很好奇,您在婚姻里有没有过心塞史呢?”裴大佬,“当然有,我老婆一生气就闹离婚。”主持人,“然后呢?”裴大佬一本

《缠爱:盛宠二婚娇妻》 第5章无计可施 免费试读

崔晓宁从浴室出来后,就看到喻意背靠着墙壁,坐在地上,脸色白的几乎要与墙壁融为一体。

“喻意,你怎么坐在这儿啊?”

喻意缓慢地抬起头,望着崔晓宁,开口的瞬间,眼泪直坠而下,“晓宁,我妈出事了!”

崔晓宁微微一愣,“出……出什么事了?”

喻意吞着咸涩的眼泪,有些六神无zhu,“她……她借高利贷去赌钱,欠了人家三百万。现在,对方要求我一天一夜之内还清所有所有债务,否则就把我妈胳膊砍掉,再……送去坐牢。”

崔晓宁听了也有些心慌,三百万,这对普通家庭来说乃是天文数字。

崔晓宁把喻意扶起来,“先别在这儿坐着了,怪凉的,你别怕,我会跟你一起想办法。”

喻意这一整天经历的事情加起来,都不一定是别人一辈子能承受的了的。她现在整个人已经濒临崩溃,除了哭,她不知道还能干些什么,脑袋里反反复复地想要不要去死。

死,是解决所有问题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但喻意哭过之后,仍保持住了理智,告诉自己死了虽然干脆,但是死,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她务必得振作起来,赶紧想办法,把妈妈从那些人手里救出来。

崔晓宁把自己的存折给了喻意,“你拿去。”

喻意微微怔忪,“这……这我不能收。”

“这上面有八十万,是我这几年攒下来的。你先拿去用,先把伯母救出来要紧。”

喻意摇头,“我不能用,这是你的嫁妆钱,我……”

“喻意,你到底还想不想救伯母了?”崔晓宁语带怒意。

“我……”喻意咬咬牙,“那好吧,谢谢你晓宁,你放心,这笔钱我一定会尽快还上的。”

崔晓宁会心一笑,多余的话一句都没说。

喻意自己也有些存款,不多不少六十万整。她的,加上崔晓宁的,才一百四十万,照三百万差一半之多。

崔晓宁安慰她,“别慌,一会儿我给我上司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提前预支下工资。”

喻意拉住她的手,“晓宁,你别在为我奔了。剩下的我自己想办法搞定。”

喻意也是很讲自尊的,崔晓宁见她态度坚决,便没再坚持。

喻意通宵达旦,她把能想到的关系不错的,可能会借她钱的人都联系了个遍,国内的,国外的……最后她也就才只借到了十万块。

对方只给了她一天一夜的时间,现在一夜已经过去了,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且,她也应想不出还能再向谁开口借钱。

她愁眉苦脸地倒在沙发里,脸色蜡黄,双眼空洞无物地望着房顶。怎么办?她真的无计可施了……

难道真的要她眼睁睁地看着妈妈被断了一条手臂,再去吃牢饭吗?

崔晓宁从厨房走出来,矜怜地看向喻意,“喻意,先过来吃饭吧。”

喻意点点头,勉强爬起来。她必须得吃饭,不吃饱了,哪有精力想办法筹钱救人?

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喻意含在嘴里,味同嚼蜡,可她还是拼命吃了两大碗。

放下碗后,她说,“我去找韩浩宇。既然要离婚,他不能一分钱都不分给我吧。况且当年若不是我爸相助,韩家的公司也不会挺到今日。他不看僧面看佛面,至少不会在这种时候袖手旁观。”

“喻意……”崔晓宁突然叫住了她,“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一路疾驰到韩家,但结果是,吃了个闭门羹。她们连韩浩宇的面都没见到,还被人泼的满身脏水。

韩浩宇现在今非昔比,喻家现在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他不把她和喻家放在眼里,她也无可奈何。

喻意现在连哭的渴望都没有了,没有时间伤心难过,只想马不停蹄地去别处想办法。

她只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崔晓宁,跟着她一起吃瓜落儿,白白挨了韩家人的欺辱。

两人回家洗了澡,换了衣服,喻意又准备出门。

崔晓宁拉住她,“喻意,你还要去哪里?”

喻意提去一口气,“去找那个人!”

崔晓宁眉头皱起,疑惑地看着她,“那个人?谁呀?”

喻意推开崔晓宁的手,“你就别管了。这回我自己去。”

“喻意……”

“你帮我收拾下东西吧,下午我就回通州。”她说完便出了门。

……

喻意从出租车上下来,走进寰宇集团大厦。很快,她就被两个身穿制服的保安拦住。

“抱歉,不是本公司的员工,是不可以随便出入大厦的。请问您来这儿有何贵干?”保安问她。

“我来见你们裴总!”素白的小脸写满了坚毅。

保安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请您先去前台坐下登记。”

喻意轻点了下头,走到前台处,“小姐,我要见你们裴总,现在,立刻,马上,我有急事!”

前台人员的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她将喻意迅速地上下打量了个遍,“您稍等,我需要先打电话征询一下!”

“那麻烦您快点。”

每越zhu动上门来找裴景琛的女人不在少数,所以眼下这种情况前台早就见惯不惯了,通常她只需要走个流程,向夏杰请示一下,然后婉言毙掉所有访客。

“喂,夏特助,有位小姐要见裴总……”

前台看向喻意,“请问您怎么称呼?”

“喻意。”

前台重复,“喻意。”

下一秒,前台的表情就僵掉了,十分愕然的样子,“什么……不是,我我听清了,我知道了,好,再见!”

前台放下电话,再次抬起头看向喻意的时候,眼神变得比先前复杂了许多,“喻小姐,裴总请您上去!”

喻意忙点头,慌张地跑开。她突然又收住了脚步,回头问前台,“电梯在哪边?几层?”

“直走,右拐,最顶层。”

“谢了。”

喻意快速走进电梯,按下第72层键。

短短一分多钟,喻意的真丝衬衫就已经汗透了几次。

她走下电梯的时候,膝盖都是软的。

她没想过会和他再产生任何交集,可为了救她妈妈,她做好了卑躬屈膝或是以死相逼的心理准备,她一定要跟他要到钱!

夏杰在中途等她,“喻小姐,没想到咱们这块就见面了?睡醒一觉,终于想通了?”

他似笑非笑,嗓音里透着一丝丝谑味儿。

喻意局促苍白,“带路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