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意裴景琛全文免费阅读 缠爱:盛宠二婚娇妻大结局阅读

喻意裴景琛全文免费阅读 缠爱:盛宠二婚娇妻大结局阅读

人气小说《缠爱:盛宠二婚娇妻》是来自作者木雕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喻意裴景琛,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喻意原本以为她能安安稳稳地做一辈子韩太太,直到有一天,她亲眼目睹老公和婆婆带着小三到医院做孕检。她才幡然醒悟,韩浩宇对她只有利用。她心碎做回喻小姐。裴景琛是魔都首富,年轻有为,颜值能打,还零绯闻,是无数女人心目中的“国民老公”,这样一个魅力值爆表的男人他居然……“眼瞎”,娶了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当老婆。婚后,裴大佬录制一档访谈节目。主持人,“裴总,众所周知,您在各行各业都业绩斐然,但我们很好奇,您在婚姻里有没有过心塞史呢?”裴大佬,“当然有,我老婆一生气就闹离婚。”主持人,“然后呢?”裴大佬一本

《缠爱:盛宠二婚娇妻》 第4章被赶出韩家 免费试读

喻意的手机丢在裴景琛那儿,而她身上的现金,只够她打车到市中心,接下来回家的路,她是哭着走回去的。

那天晚上……

她明明给韩浩宇打了电话,她一度以为那天晚上他们……

她以前认为难过是个形容词,如今才知道,它其实是个动词。

她只要一想到回家后,还要面对两面三刀的婆婆,以及已经出轨多时的丈夫,说不定还要面对第三者,她就觉得呼吸不上来,心痛如绞。

可当她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她才意识到,那个所谓的家,现在已经容不下她了。

因为,保姆正在把她属于她的东西像扔垃圾一样的往门外丢。

她提起灌了铅似的双腿,努力跑过去,“你们在干嘛?为什么要扔我的东西?你们都给我住手……”

保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她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嘲讽与不屑。

“呦,你听到有人大呼小叫了吗?”

“没有啊,我倒好像听到有只野猫在叫春。”

喻意抱起一堆自己的衣服,瞪着那两个毒舌妇,“你们说什么呢?凭什么骂我?”

保姆掐着腰,哂笑道,“我们骂你了吗?我们在骂不知廉耻整天偷腥的野猫,你是野猫吗?你要不是,就别对号入座呀。”

喻意红着眼圈,牙齿咬的吱吱作响,“我不跟你们废话,我要进去,我要听韩浩宇他自己跟我说,他凭什么这么对我?”

喻意想要硬闯,却被两个保姆推搡了一个跟头。

保姆趾高气昂,尽是泼妇嘴脸,“呸,你现在算个什么东西?整个一***胚子。你都跟别的男人鬼混过了,还妄想登进韩家的门做少奶奶呢?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就是少爷和太太让我们把你这些破烂玩意儿扔出来的,叫你从哪来滚那儿去,以后别再想等韩家的门儿。另外,少爷说了,会尽快把你们的离婚协议寄到你那个赌鬼老妈那儿去。赶紧滚吧!”

两个保姆骂完了,就迅速退进了大门里头,迅速地闩上门。任由喻意怎么痛哭流涕,怎么拍打叫门都无济于事。

明明真正做错了事情的人是他,凭什么被赶出家门的却是她?

喻意无力地跪坐在门口,几乎把眼泪枯干,到最后也没人同情地为她开一下门,韩浩宇更没出来看她一眼。

天快黑了,她终于收起了眼泪,勉强打起些精神,慢吞吞地收拾散落在地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眼前虽然没有镜子,但她如丧家之犬的样子一定可悲又可怜!

喻意提着东西在路上踽踽独行,狼狈又难堪。

轰隆隆——

天有不测风云,眼看就要下雨了。

她抬头望望阴霾的天空,欲哭无泪,真是倒了八辈子大血霉了。

她赶紧钻进一家路边的小便利店,跟老板借了下手机用。她给好友崔晓宁打了个电话,向她求助。

关键时刻,还是闺蜜最靠得住。

半个多小时之后,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了便利店门口。

哔哔——

喻意听到汽车喇叭声,向外张望了一眼,看清楚就是崔晓宁的车后,她连忙向便利店老板道别,然后提着两个超大的行李箱向外走。

崔晓宁从车上下来,迅速地绕到车后方,打开了后备箱。

装好行李之后,两人坐到车里。

雨越下越大了。

刚搬行李的时候,喻意和崔晓宁都被淋湿了,俩女人一人裹着一条浴巾,对着空调暖风擦头发。

“晓宁,谢谢你啊!”喻意突然说。

崔晓宁侧头看了喻意一眼,“小事情!”

崔晓宁这个人外冷内热,很少会有情绪波动特别剧烈的时候,也不太会讨好人,时常给人一种疏淡的感觉。然而,每当喻意有了难处,需要她的时候,她总能鼎力相助。这次也不例外。

喻意一时间百感交集,眼泪扑簌簌地往下坠。

她今天哭地太多了,眼下她那双眼睛肿地就像是两颗烂桃一样。

崔晓宁看了于心不忍,她紧紧地抱住喻意,安慰人的话她也不太会说,就说了句,“别为狼心狗肺的东西掉眼泪,掉价!”

黑色的宝马一路疾驰,穿透层层厚重的雨帘,最后开进绿洲的地下停车库。

崔晓宁这里是个一百多平的复式公寓,上下两层,一层是客厅、厨房和浴室,二层是卧室和书房,生活区域划分的很科学齐全。

两人一进门,崔晓宁就把喻意推向了浴室,“你先去洗个热水澡,之前淋了雨,小心生病。我先去厨房弄点姜汤。”

喻意迅速地冲了热水澡,感觉冰冷的身体又恢复了生机。

她从浴室出来后,崔晓宁对她说,“姜汤还在锅里煮着,你帮我看下火,我先去冲个澡。”

“好。”喻意应了一句。

“那个……我能用下你的手机吗?”

崔晓宁顿了顿脚步,回头看向喻意,“随便用,密码是我的生日。”

说完,她便进了浴室。

喻意拿起崔晓宁的手机,准备给妈妈打个电话。预备离婚这么大的事情,她一定要和长辈解释一下才行。

在拨号的短短瞬间之内,喻意的手心就沁满了冷汗,她十分忐忑,当妈妈听到她要离婚的消息之后,会不会崩溃?

响铃几声之后,就接通了。

“喂,妈!”

“你就是这臭***的女儿?”一道陌生的粗狂的男子声音钻进了喻意的耳朵。

喻意身形一僵,愣了一瞬。她拿开手机看了一眼,的确是妈妈的号没错。她心下猛地一个咯噔。

“你是谁?我妈的电话怎么会在你手里?”喻意手心的冷汗唰唰地流,手机变得滑腻无比。

男人粗声咆哮,“你管老子是谁。你妈那个臭***欠老子的钱,老子现在是来卸她的胳膊的。”

男人的每句话都像是一个霹雳,狠狠地炸在喻意的脑袋里。

“不要……”

“喻意,救我,喻意……”

叶南红凄厉的喊着传进了喻意的耳朵,鬼哭狼嚎一般,惨绝人寰。

喻意脸色煞白,哆嗦个不停,抽着冷气说,“你……你们……别别动我妈。她欠你们多少钱,我替她还!”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