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最新章节by穆青烟大结局在线阅读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最新章节by穆青烟大结局在线阅读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男女主角为纪斐然封澜庭,是作者穆青烟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同样是纪家的孩子,从小脑子不好使的纪斐然,代替姐姐嫁给了破产的封家,瘫痪的封澜庭。可没想到的是,老公不仅帅,还安然无恙。病好了就阿弥陀佛,纪斐然决心赚钱养家,家里那位封先生却不思进取,只知道带她去五星级餐厅,私人游艇,无人岛屿。不是破产了吗?纪斐然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男人敲了敲她脑袋瓜,“傻丫头,只要是你想要的,就是天上的星星也摘下来给你!”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 第5章 免费试读

怎么突然说这个!

“那……那个……这是白天。”她瞟了眼大开着窗户,浑身神经紧绷。

“缺心眼。”男人骨节轻敲在她额头。

“我怎么啦?”纪斐然捂着脑袋,她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啊。

忽然想到了什么,纪斐然推开他,“我还得去面试,先走了!”

今天她起这么早,为的就是去参加瑞力的面试,不用照顾婆婆和小妹,现在封澜庭又能走动了,再不赚钱养家,真要等到催债的上门吗?

简单地化了妆,纪斐然蹬上高跟鞋,穿戴整齐,嘱咐道,“楼下阿婆卖的豆浆包子,早餐你自己解决一下。”

说完,纤瘦的背影风风火火地消失在封澜庭的视线里。

封澜庭愣在当场,这女人说一不二,赚钱养他是来真的!

片刻后,他拨通了助理林涛的电话,“查查纪斐然在哪家公司应聘。”

一大清早,瑞力公司门外排起了长龙,纪斐然不停地深呼吸,她大学刚毕业,还是个名不经传的二本,在这么多竞争者中不占优势的。

“53号,准备好履历。”

“到!”

纪斐然看了眼手机短信,出列往办公室走,心如擂鼓。

面试的房间里,面试官一共五位,冷漠问道,“纪斐然?淮安市大学新闻系?”

“是。”

纪斐然揪着衣角,局促不安。

“瑞力需要的是记者,你以前有什么文章吗?或者新媒体点击十万的也可以,你履历上这一栏是空白。”

“我……我是应届毕业生,如果公司愿意录用我的话,我做什么都愿意的!”纪斐然回答得铿锵有力。

她要赚钱,要支撑起封家!

封澜庭已经一无所有,如果作为枕边人的她都不能给封澜庭信心的话,他或许会堕落下去!

“小姐,你是眼瞎吗?”坐在中间位置的面试官“噗嗤”笑出声,掂着招聘须知道,“你看清楚,我们招的是研究生,你个二本来凑什么热闹?”

“我知道啊。”纪斐然往前走了两步,“我认为学历不能代表一切,我可以做实习员工,工资低一点也没关系的!”

“我们这里不是慈善机构,这年头阿猫阿狗都做白日梦。”

面试官冷嘲中,纪斐然所有的信心化为乌有。

泡汤了,她构想的未来碎裂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

她鞠了一躬往后退走,面试官的电话在这时候响起来,等她走到门口,忽然被叫住,“那个纪斐然,等等。”

纪斐然有气无力地转身,满脸的疲惫,连眼眸都是黯然的,“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你被录用了,明天正式上班。”面试官放下手机,笑比哭难看,这到底是哪路牛鬼蛇神,居然是老板亲自过问开后门!

——

应聘上了!应聘上了!

她终于可以成为瑞力的一名实习记者,可以赚钱养家了!

心怀着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纪斐然推开家门,就见封澜庭坐在沙发上喝豆浆。

“封澜庭,我带你去happy!我有工作了!”

她兴奋地拽起男人的手,拖着往外跑。

淮安河,两岸柳树林荫,微风拂过,枝叶轻扫河面,阵阵涟漪。

“这就是你说的happy?”

男人脱了鞋坐在岸边,赤着的脚浸泡在水里,心境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为好。

“是啊,欣赏风景啊。”纪斐然不以为然,脚趾丫扬起小水花,“小时候我要是被爸妈打,就会到这里来。”

话语间,已经有渡船从河面经过,汽笛声沉闷。

“你……经常被父母打?”封澜庭蹙眉,难以置信,他一个男孩子从小到大都没被父母碰过一根手指头,纪斐然这么的瘦……

“因为我不够聪明。”纪斐然抬起手,敲在脑袋上,苦恼道,“也不知道脑子里是不是注水了,每次答案都不及格,六岁还在尿床,中考的时候我姐是全年级第一,我是倒数第一,我妈上台接受表扬,然后又站在台上挨批……我是早产儿,对不起爸妈……唔……”

她断断续续地长篇大论,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吻上,薄唇封住了她还没说完的话。

亲吻,缠绵。

纪斐然瞪大了眼,不敢置信,这还是她初吻!

他的气息,甜甜的,带着霸道的占有欲。

良久,纪斐然大气不敢出,良久,封澜庭才放开她,“不准你再这么说自己!”

既然蓦然感动,眼泪“刷”地一下充盈眼眶。

封澜庭不知所措,难道是吻了这丫头,太突然了,她没有心理准备?

然而眼泪还没能从纪斐然眼里落下来,她忽然挽住了他的手,脑袋压在他肩头,“以前不如意,现在有你在身边,我觉得是老天赐给我的福气!古人不是常说,傻人有傻福嘛!”

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她一定要倍感珍惜,虽然这桩婚事,并不是她所愿。

“傻丫头。”封澜庭失笑,捏了捏她的脸。

或许因为她傻,所以名利于她并不重要,看过了太多的尔虞我诈,自私自利,这颗纯粹的心格外难得。

远处跟来的助理林涛,一把鼻涕一把泪,自己跟着bo七年了,也没见他对自己说过一句温柔的话,这会儿却把那女人温情呵护,只感觉:太难了!

此刻,纪家。

两鬓花白的纪念在客厅里来回踱步,时不时看两眼自己的老婆和大女儿,“要我说你们什么好,明明应该顺利的事,被你们搞砸了。现在想跟封家搭线,怎么开口?项目黄了,知道得赔多少吗?”

“老纪,要不,我们找找二丫头,让她自愿离婚!”苏华也是一肚子气,“反正二丫头配不上现在的封澜庭,那死丫头又听话,这一离了婚,再把大丫头嫁过去,以后封家的一半还不都是咱们家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