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王爷会吸血姜雨彤靳长空大结局在线阅读

这个王爷会吸血姜雨彤靳长空大结局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这个王爷会吸血》是来自一泉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姜雨彤靳长空,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刚穿越就撞破某王爷在线吸血!痴傻小姐与吸血王爷斗智斗勇!被皇后算计,见王爷来姜雨彤扬起手,哭得惨兮兮:“彤儿被蛇咬了,彤儿痛痛,王爷吹吹……”

《这个王爷会吸血》 第2章 免费试读

姜雨彤心头突地一跳,忙端出一副茫然无辜的神情。

“当、当然啦!彤彤才不是傻子呢!”

对,那个傻子平时就是这么说话的!

“呵。”

靳长空却低笑一声。

还想装傻?没用了。

“走吧小傻子,本王带你去个有趣的地方。”

说罢,他搂过姜雨彤的腰便向黑夜飞去。

“啊!”

姜雨彤身子陡然腾空,吓得忙抓住了他的衣襟,然而心头早已在这失重感中砰砰乱跳了。

这男人究竟要带她去哪儿?灭口??

但她可是相国的二小姐,虽说是个傻子,但也不能这么便杀了吧!

可若不是灭口,那……

隐隐的,姜雨彤心头升腾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眼前的男人方才吸了那个郑大郎的血,分明不是为了帮她除恶,而是自己中毒后需要人血!

那,那他现在带自己走,多半是因为一个人的血已经不足以压制他体内的毒性……

如是想着,姜雨彤愈发紧张,当下连傻子也不装了,攥住靳长空的衣襟便道:

“王爷,你是中了毒吧?”

靳长空勾起一抹淡笑。

果然,这女人根本不傻!

“吸食了我的血,王爷固然可以熬过今晚,但——王爷难道想一直这么过活?”

靳长空黑眸闪过一丝冷意,“不然呢?”

“我是大夫,可以救治——啊!”

姜雨彤话音未落,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靳长空竟已带她来到一间隐蔽的山洞中,大手一扬,便将她扔到了石床之上!

“你——”姜雨彤吓了一跳,忙坐起身来想往外走。

不想靳长空已逼近了石床,眼见她跑下来,揽过她的腰便将她又扔了过去。

“救治?可本王看……”

靳长空拇指抹过了唇边的血迹,笑容带着难以言喻的邪气,“你便是最好的解药。”

“王爷!”姜雨彤瞳孔放大,手抵在了靳长空胸膛。

该死!她怎么感觉他这血蛊发作时不仅需要吸食人血?

压下心头的忐忑,她瞪着他扬声道:“我与太子早已订下婚约,论理你该当叫我一声嫂嫂!你对你嫂嫂做出这种事难道不觉得内心有愧吗!”

嫂嫂……

靳长空狭长的眼眸眯起。

“转过身去!”姜雨彤惊得忙抱住了自己肩头。

靳长空却看得眼热,“你未婚夫都同你妹妹不清不楚的了,你同我,又有什么不妥?”

“你!你无耻!”

姜雨彤气得发抖。

“松手!”

姜雨彤手推上男人的脑袋,然而她刚穿越过来本就元气大伤,加之原主身子羸弱,此时更是使不出半分力气!

她意识渐渐抽离,头一歪,整个人已昏了过去。

他唇角染着鲜血,犹如一朵盛放的曼陀罗花。

看着昏睡过去的女人,他狭长的眼眸眯起,不由吐出一声淡笑。

这个傻子,真是叫他感到意外。

而更叫他意外的,却是她的血。

又很快抑制住了他体内的血蛊。

他不由将唇边那点鲜血,也一并卷入了口中。

这血蛊是之前他扫荡苗疆叛军,苗疆蛊师操控尸体杀他时留下的,一直以来都无压制之法。

这傻子的血竟然能抑制他的血蛊。

姜雨彤醒来时,已是次日清晨。

山洞里空空荡荡,已没了靳长空的身影。

姜雨彤拧着眉头从石床上坐起身来,手也下意识摸向了自个儿的脖颈。

嘶,好痛。

他竟真把自己咬了!

但……

她紧张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见淡黄的衣衫除却有些凌乱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万幸,那个禽兽并没对她做别的。

长呼一口气,姜雨彤疾步走出山洞,也找了辆驴车将她送往相府。

而此时,相府早已乱成了一团。

眼见出去搜寻的侍卫折返回来,姜振鸿立刻问道:“如何?可有找到二小姐下落?”

“属下无能!请相爷责罚!”

“唉!”

姜振鸿不无失望地一拂袖。

姜雨彤彻夜未归,伺候她的丫鬟又称她被采花大盗掳走。他虽对这个从小痴傻的女儿不甚在意,可这到底关乎着整个相府的颜面,又怎会叫他不心焦?

一旁的姜青青瞧着,心头不免有些酸溜溜的。

那个傻子丢了就丢了,父亲这么上心做什么?

正想着,她眼睛一亮,只见姜雨彤披着一件灰黑色的斗篷正走了进来。

“妹妹!你可算回来了!”姜青青忙端起一副虚伪的面孔,“我同父亲听说你被采花大盗捉走都急死了!”

又连忙往她身后望去,“咦?大盗呢?你怎么披着他的斗篷回来了?”

姜雨彤看着她这副做戏的模样,心头早已是冷笑不已。

装!继续给她装!她倒要看看,这姜青青究竟是个什么牌子的塑料袋!

逼退眸中那一点狠厉,姜雨彤眨眨眼问道:“姐姐在说什么呀?这是七王爷的斗篷啊!怎么会是采花大盗的呢?难不成……”

她撅起小嘴,语气稚气未脱:“难不成七王爷就是采花大盗吗?”

这话一出,姜青青骤然变了脸色。

就连姜振鸿也一怒,拂袖喝道:“胡闹!这等混账话休得再胡说!”

姜雨彤却委屈了:“彤儿没有说谎啊。这斗篷分明就是七王爷的。”

“昨个儿府里来了采花大盗,七王爷帮彤儿将那人制服了,还带着彤儿出去玩。见彤儿冷了,还把斗篷借给彤儿穿。”

她抬了抬小手,撩起斗篷,语气一派天真。

姜振鸿却剑眉一皱,怒气也腾腾上涌。

七王爷?那可是靳朝叱咤风云的战神靳长空啊!

又怎么会看上姜雨彤这个傻子?

多半是她痴傻了,胡言乱语想拿七王做挡箭牌。

如是想着,姜振鸿不由更加恼怒:“休得胡言!你这痴儿从前疯疯癫癫便也罢了,如今竟还学着说谎了!看来今日我不给你些教训你是不知悔改了!”

“父亲息怒!”

姜青青忙端出白莲花姿态劝着:“妹妹昨日受了采花盗的……”她咬唇,似乎难以启齿,“会这么胡言乱语也是正常的。”

“再怎么胡言乱语也不可污蔑王爷!”

姜雨彤冷眼看着这一对父女,只淡声重复:“雨彤没有说谎。”

“住口!你竟还敢狡辩!”

姜振鸿猛一拂袖,怒吼出声:“来人!请家法!”

然,便在此时,太监尖利的声音传来。

“圣旨到!丞相姜振鸿接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