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毅采薇免费阅读第2章 秦毅采薇大结局

秦毅采薇免费阅读第2章 秦毅采薇大结局

秦毅采薇是作者二十方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二十方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下面看精彩试读!在东海集团总裁秦毅的观念裡,‘千万中的唯一’这句话完全不符合经济学理论;试想把两颗红豆放在一千万颗绿豆中,这两颗红豆相遇的机率有多大?但是──曾采薇:你……在追我?我不信。秦毅:别怀疑,决定追妳这件事,和我投五百亿到莫桑比克挖红宝石一样慎重。

《千万宠爱:霸道总裁追妻路》 第2章 免费试读

采薇将视线又移到电视里的人身上。

电视里东海集团年轻优秀、俊逸迷人的总裁秦毅正侃侃而谈他的经营理念,如何给莫桑比克修港口、如何挖出第一批质量都好的红宝石、未来如何进军珠宝界的雄心壮志……

电视机已经很老旧了,颜色严重失真,但仍看得出这位年轻帅气的大总裁有着俊逸深邃的五官。他身材修长,劲挺如松,虽然回答主持人的表情没有太多笑脸,但目光诚恳、身姿惬意;整个人散发一种优雅从容、谦冲却自信的风采。

如果他生长在古代,应该就是一名勋贵大将,能运筹帷幄、决战千里。

即使他这么年轻。

唉,多帅气的大闸蟹,虽然她和他不是生长在同一个星球,但不妨碍她欣赏他。

电视上女主持人笑称他现在是亚洲千万女性最想嫁的男人,不过采薇意外发现,他的声音真好听,还有一双优雅的手,随着比划,看得出来手指修长、骨节嶙峋,十分幸感迷人。

学习声乐的她,对声音有着天然的敏锐;也因为学过钢琴,她对美手,缺乏自制力。

就在她沉醉于电视里男人的魅力,门铃响起,曾自强咕哝起身:“谁啊──”

曾自强走去开门,声音嘎然而止,久不见声息。

曾采薇一时没发觉,好不容易从电视里回神,把注意力转到手中的红豆泥,却发现父亲久没传来声响,忍不住转身问:“爸,是谁──”

这一回头,表情瞬间和父亲一模一样,瞠着眼、张着口,揉揉眼睛、转头看着电视,又看着来人。

“大……大闸蟹!”

这是眼花了吗?电视上的秦毅,一身笔挺西装出现在她家门口,宽肩窄腰、一双大长腿,即使面无表情,仍无损他雍容俊逸、慑人心神的风采。

宛若帝王。

“请问曾采薇小姐在家吗?”

没错!正是这该死好听的声音。

人家说电有电场,磁有磁场,而人有什么?人有气场!

眼前这高大俊逸的男人只是站在他们家门前,破旧门楣立即宛如宫廷。

有句话叫什么?‘蓬荜生辉’是吧?曾家父女立刻感到一股惊心动魄的帝王之气迎面逼来。

这秦毅长得英挺帅气也就算了,声音竟然还好听成这样!比电视上传出来的更好听,她家的电视机真该换了,如果有钱的话。

采薇被彻底震慑住了。

他嗓音干净沉稳,就像玛歌堡酒庄生产的葡萄酒,细致、高贵、优雅。以前家里没落魄前,采薇和母亲偷偷喝过一回;他的声音,就是醇厚内敛的玛歌堡红葡萄酒;她不禁脑补,若他唱起歌来,一定是天籁……

“曾采薇小姐?”他绕过曾自强,径自走了进来。

曾采薇觉得她的名字从他口中念出来,像烫了金一样。

秦毅皱着眉,刚毅的浓眉倒竖,一双鹰眼盯着曾采薇。

他方才似乎听到,她叫他……大闸蟹?

秦毅眉心微微皱起,用螃蟹称呼他,是说他横着走?也不是不行,但有人称他东海帝王,好歹也该是帝王蟹等级。

大闸蟹?什么鬼?

“您是东海的秦总?请、请里面坐……”曾自强终于找回自己声音,冲到秦毅面前,手中拿着搅拌器,有点不知所措。

只是秦毅仍站在曾采薇面前,眼神锐利如刀,闪着幽幽冷光。

他又问了一遍:“妳是曾采薇?”

采薇盯着他,终于咽了咽口水,楞楞点头。

秦毅深邃的眸子将她从头看到脚,他的眸光太冷太锋利,曾采薇心里打起冷颤。

秦毅看了看电视上自己的身影,递出一张名片:“看来妳已经知道我是谁,妳应征东海集团秘书一职,文件审查已经合格,现在进入最后筛选阶段;我冒昧前来,是想面试之前,亲自了解应征者的家庭背景。因为妳有可能进入总裁办秘书室,所以,了解应征者的身家背景,对我很重要。”

采薇楞楞点了头,脑袋有点懵;电视说东海经营的产业遍布食衣住行育乐,人只要活着呼吸着,就逃不脱进贡东海的命运。

现在他是在跟我解释,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可是,这理由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大闸蟹身为东海帝王,日理万机,怎么能这么闲?

不,这才是大闸蟹成为大闸蟹的原因。

他是东海帝王,旗下员工难以计数,听说他们家如果倒了,GNP会下降3%,想不到连应征秘书都这么亲力亲为,还家庭访问,简直让她肃然起敬。

这样的人不成功还有天理吗?

而且他除了有才有颜有心,连声音都这么好听;瞧,那线条分明的嘴唇薄厚适中……

曾采薇觉得自己有点晕。

秦毅见眼前人有点懵,眼神往四处瞄去;曾家父女这才发现整个客厅因为准备做生意而显得凌乱,不由得脸上泛红,但曾采薇只困窘了一下子,便处之泰然。

这是她的家,虽然不富丽堂皇,但很温暖。

秦毅将视线盯在墙上一幅全家福上,眼神扫过一抹痛苦,但很快隐藏下来。

“不知秦总有什么要问的?”

他回头看她:“如果让妳穿着笔迹尼为公司打广告,妳愿意吗?”

这是什么问题?别说曾采薇猛然涨红了脸,一旁的曾自强也眼睛瞪成了铜铃,正准备捋袖子赶人,曾采薇清脆的声音响起:“如果是正当工作,又能达到效果,为什么不?”

她看过她的闺蜜颜欢穿着像笔迹尼的舞衣跳舞,却跳得跟天使一样圣洁好看。

秦毅眸光微瞇:“是因为想得到这份工作,所以这么回答?”

采薇摇头:“不,我说的是真的。衣服本身没问题,问题在于‘为什么穿’?如果公司能让我穿得心安理得,我自然愿意穿。”

“会不会开车?”

“会,连货车都会开。”做生意的孩子,什么不会?

“如果妳替我开车,路上经过悬崖,崖边有一块黄金,以妳的能耐,能将车停在距离悬崖多远的距离?”

曾自强大喊:“一米!我女儿的技术我打保证!”

可是曾采薇秀丽的眉毛一挑:“我想我不会停下来,我会尽快离开悬崖。”

“为什么?”

“您的命比黄金重要多了。”曾采薇眼睛晶灿灿的。

在我眼中你可不只是一块黄金。

“我不喜欢女同事太靠近我。”

采薇立刻后退一步,伸出一根手指,俏皮道:“一米,我保证和秦总至少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

秦毅面无表情,看着她纤长的手指,上头还沾着些许面粉,以及淡淡的红豆香气:“可以加班?可以随传随到?”语气利落得一如他身上剪裁得体的西装。

曾采薇闻言立即笑眼弯弯大声说:“没问题,我配合度最高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