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病房田志勇孙姐无广告在线阅读全文

404病房田志勇孙姐无广告在线阅读全文

404病房中主要人物有田志勇孙姐,是地狱书生1号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已上架阳光书城。我吓了一跳。401、没有人住吗?我来到401年前,果然有臭味,很浓,仔细闻,几乎窒息。没人住的房间怎么会有臭味?是死老鼠吗?本来想等明天的清洁,结果患者们说无法忍受这种气味,强烈要求打开401病房。

《404病房》 第6章 王伯的警告 免费试读

“啊——”

我听到一个女病人的尖叫,然后是病人们恐惧的惊呼声。

刘斌!

病床上躺着的死人,是刘斌!

只见他蜷缩着身体,紫色的嘴唇,脸色灰白而又惨淡,眼珠子瞪得极大,仿佛随时要掉出来一般,两只手往前弯曲伸出,像要抓住什么东西。

我脑袋瞬间一片空白,身体好似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刘……刘哥?”

我喉咙里好半天才挤出一丝不属于自己的声音,颤颤巍巍伸出手,去推了一下他。

手上湿润润的,带着一股腐臭。

能清晰地看到刘斌的脸上,一团团浓水或流动或凝固,无数的蛆虫在上面攀爬。

就连,

我刚刚触碰过他的手,也沾上了几条烂虫。

恶心、恐惧、惊骇,一系列的情绪涌了上来……

趔趄地退后了几步,我茫然失措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不知道是谁打的报警电话,不知道警察什么时候来的,也忘了在审讯室警察是怎么问我的。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

我掏出一根烟,麻木地点上。

思绪,停留在昨晚的一幕。

刘斌死了。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尸检报告的结果:心跳骤停。

死亡时间:四十多个小时之前。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刘斌前天晚上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在警局的时候,我把刘斌给我发的短信给警察看,但奇怪的是,短信莫名的消失了,一条记录都没有剩下。

我的描述,让警察产生了怀疑,就算他们没有把当成我凶手,恐怕也觉得我精神有问题。

是啊,怎么看都是我不正常。

一个死人,连续两天跟我打了电话,这算是什么?

当然,关于刘斌的疑点,还有很多。

他的死亡场所,为什么会是在401?

不管是***也好,他杀也罢,为什么选择401?

另外,D栋病房的门只能在外面上锁,在里面是锁不了的。

可是刘斌死亡之后,门却被锁上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或者说,是不是有人把他的尸体扔进401,然后在外面上了锁?

有钥匙的人不多。

目前我知道的,我一个,刘富强一个,孙姐一个。

嫌疑人,难道就在刘富强和孙姐两人之中?

不知不觉,我已经抽完了一根烟,拿出第二根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刘斌死后的模样,和305那个病人简直如出一辙!

是啊,我都差点忘了这个!

他们的死亡原因都是心脏骤停,而且死后的姿势,神态,都是一模一样!

身体蜷缩,一双手往前伸出,眼珠凸出,面露恐惧。

仿佛,死前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惧的事物一般。

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咽了口唾沫,不敢再想。

D栋,这个阴暗的病栋楼,在我心中变得愈发诡异……

……

晚上我去医院给母亲送完饭后,一看时间还早,索性就在附近溜达起来。

“志勇,又来给老妈送饭呢。”

一个保安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是啊王伯。”我笑着回应道。

因为经常来医院,和这里的保安基本上都认识了。

保安六十来岁,姓王,这里的人都叫他王伯,长得慈眉善目的,是个老烟枪,人不小气,经常拿他的好烟给我抽。

王伯说:志勇,医院这地方晦气重,不适合长期待,送了饭,就快点回家吧。

我苦笑,说倒是想回家,不过晚上还得在这上班呢。

“上班?”王伯一脸不解。

我说:现在我跟您也算是同行了。

“你也在这当保安?西门还是东门?”王伯来了兴趣。

“都不是,我在D栋守夜。”我回答道。

“什么,D栋?”

王伯的脸色顿时大变,拉着我走到一旁,压低声音道:你……你真在D栋当守夜人?

“是啊,怎么了?”我被王伯的反应弄得有些心慌。

难道,他知道D栋什么秘密?

“唉,志勇,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当守夜人?听我一句劝,赶紧辞了吧!”王伯叹了口气,说道。

“为什么啊王伯?”我连忙问道。

王伯支支吾吾的,脸色有些难看,让我不要多问。

我连忙掏出烟,给王伯点上。

他摆了摆手,严肃地说道:“总之,想活命,就赶紧辞职。”

王伯的话让我愣住了。

难道D栋,真的隐藏了什么可怕的秘密不成?

我不甘心,还想问点什么,王伯却已经转身走了。

……

回到D栋,刘富强已经提前离开。

整个大楼空荡荡的,明明外面三十多度高温,里面却宛如寒冬。

玩了会手机,照例巡逻了一遍。

因为昨晚一夜没睡,精神有些没恢复过来,早早地便爬上了床。

轰!

一阵雷鸣声响起,沉闷又低沉。

外面刮起大风,不多时,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稀稀落落,敲打在玻璃上,就像子弹在上面扫射一般,黑沉沉的天就像随时要崩塌下来。

我实在太累了,哪怕是突然而至的一场大雨,也阻止不了我沉迷睡眠。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

一声比一声急促。

我拿起手机一看:凌晨四点四十六分。

这么晚了,会是谁在外面?

我有些烦躁地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打开了门。

一阵冷风刮来,凉飕飕的。

外面漆黑一片——没人。

我伸着脖子,往走廊看了几眼,的确没有半个人影。

重新回到床上,很快入睡。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

敲门声再度响起。

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恶作剧?

我心里咒骂了一句,干脆闭着眼睛懒得去管。

轰!

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闷雷声响起。

就在这一刻,休息室的门“砰”地一声,仿佛受到某种巨大的冲撞一般,猛地被撞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