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在线阅读纪斐然封澜庭无广告免费看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在线阅读纪斐然封澜庭无广告免费看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中主要人物有纪斐然封澜庭,是作者穆青烟打造的现代言情小说,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同样是纪家的孩子,从小脑子不好使的纪斐然,代替姐姐嫁给了破产的封家,瘫痪的封澜庭。可没想到的是,老公不仅帅,还安然无恙。病好了就阿弥陀佛,纪斐然决心赚钱养家,家里那位封先生却不思进取,只知道带她去五星级餐厅,私人游艇,无人岛屿。不是破产了吗?纪斐然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男人敲了敲她脑袋瓜,“傻丫头,只要是你想要的,就是天上的星星也摘下来给你!”

《替嫁娇萌妻:废人老公是大佬》 第3章 免费试读

封澜庭抬手,颇为宠溺地揉了揉她脑袋,“是你治好了我,等我回来好好报答你。”

是吗……

纪斐然目送着男人颀长的背影离开,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发怔,她的医术,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封氏集团顶楼,正在召开股东大会。

封澜庭为剩不多的羽翼,正在和封恒远对峙。

“今日是股东大会,封总为什么不能来?”

封恒远冷笑了声,“你要等一个残废来参加股东大会?谁不知道封澜庭不过是个废人,过街老鼠!”

一群原本跟随封澜庭的下属,此刻怒拳紧握,反驳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事实如此,是封澜庭经营不善,还倒霉的出了车祸,公司如今被收购,亏得同样是封家人的封恒远还笑得出来!

会议室里死气沉沉,封恒远愈发得意,“就算他来了,也只能跪在我脚下,给我恬鞋!”

“谁给谁恬鞋?”磁性而冷漠的声音在会议室门外响起,众人循着声音看过去,就见浑身透着冷厉劲的封澜庭,玩好如初。

不是吧?

这真的是封澜庭?

封恒远叼着的烟杆子因为吃惊地大张着嘴,“吧嗒”叼在桌子上没自觉。

“伯父,好久不见。”

直到封澜庭临近,一句寒暄,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你,你,这这么可能!”

封澜庭瘫痪一事是他一手策划,他的病理报告还复制了一份在他那里!

“怎么,我醒过来伯父不高兴吗?还是说,要让我……”封澜庭话音顿了顿,斜睨地扫了眼封恒远的鞋,“让我恬鞋?”

封恒远只觉得背脊骨阵阵寒意,好像有一把刀现在就架在他脖子上。

不过转念一想,大势已去,不管他到底有没有瘫痪,现在也一文不值!

“侄儿,你来做什么?收购方案就在这里,哪怕你身强体壮,涨不了半分钱。”封恒远捡起一丝底气,冷哼道,“要是被追债的人逼得太紧,伯父倒是可以施舍你,毕竟一家人嘛,搭把手。”

会议室的其他人暗自捏了把冷汗,这要换做以前的封澜庭一定暴跳如雷。

然而,封澜庭异常平静,神色如常,“那还得有劳伯父了。”

说完,他拉开椅子落座,从容地打了个响指。

一旁的助理林涛心领神会,操作投影仪,将文件投放,“作为公司副总,封恒远***,甚至挪用公司资金,并为对手公司AM所用,截走公司订单,监守自盗。”

字字珠玑,条款分明。

刹那间,会议室鸦雀无声。

封恒远面如猪肝,他做事一向很干净,怎么会给封澜庭留下把柄,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想明白了,猛然起身,“你是装的!这一个月,你装成残废,背地里调查我!”

怒火蹭蹭上头,封恒远明显察觉到自己被耍了!彻彻底底地被封澜庭玩弄在鼓掌中!

“你希望我瘫?”封澜庭靠坐着椅子,冷笑着,稍微停顿道,“还是说,我出车祸和伯父有什么干系?”

“胡说八道!”封恒远被刺痛了逆鳞,吹胡子瞪眼,拍案而起。

“那好,我宣布收购案作废,公司一如既往,银行施压资金链断裂不过是我拜托熟人做的,散会。”

封澜庭一席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哑口无言,敢情满世界铺天盖地唱衰,人家好着呢?吃瓜群众吃了半天假瓜?

走到门口,他脚步微滞,“对了,伯父,警察马上就到,有什么解释你留着一会儿再说。”

封恒远身体轰然倒台,整个人神志有些恍惚。

会议室里一片死寂。

而老城区里的纪斐然,还在等着封澜庭回来,她呆呆坐在沙发上,沉思了很久,一直没想明白她那几根针灸,是怎么把瘫痪的封澜庭给治好的,这件事情太诡异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摸估着晚饭时间,纪斐然心不在焉,油点溅在了手背上。

“呀!”她惊呼声,触电般的甩开了锅铲。

“怎么样?有没有烫伤?”进门的封澜庭恰好看到这一幕,三步并作两步近前,牵起了她的手。

连他也没有意识到,当下的紧张。

纪斐然摇了摇头,傻痴痴地露出笑容,“医生怎么说?”

医生?

这傻丫头以为他是去复诊了?

这个女人好像比他想象中都还有愚笨?

但是……傻得可爱。

指腹摩挲过女人手背嫣红的烫伤,封澜庭莫名地有点眷念现在的生活,他垂着眼道,“医生说我痊愈了。”

还是不要揭穿,让这一刻无线延长吧!

“真的吗?”纪斐然笑得眉眼弯弯,“这是好事!”

说罢,她抽出手,清洗切块的牛肉,“等着我给你补营养,你要快快好起来,人活着,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还在安慰她,明明是个大小姐,出奇地平易近人。

“咱们不做饭了,出去吃!”封澜庭心疼,关掉了煤气,拽着她手就往外走。

“等等,斯悦和妈还没有回来呢……”

“不用管他们,往后,她们不跟我们一起住。”封澜庭忽视了楼下的助理林涛,还有林涛身旁的一辆黑色大G,直接打了个车。

西餐厅,欧式装潢,水晶灯粲然,地板如镜。

纪斐然小沙发上如坐针毡,她本以为随便下个馆子,谁知道,来了这种地方。

倒不是王姥姥进大观园,在纪家也跟着来过,问题是她现在嫁人了,还嫁了个一贫如洗的家庭,钱财捉襟见肘。

“放心吃,有我。”封澜庭西装笔挺,铺开餐巾,握着刀叉,贵公子的气质显而易见。

“你会再破产的。”纪斐然直言不讳,刚喝下一口红酒的封澜庭险些没喷她一脸。

他抽出纸巾擦拭嘴角,面部红心不跳道,“这是我以前朋友的店,没事。”

是这样?

纪斐然环视了一圈,努嘴,“你朋友也快破产了,这餐厅也太冷清了点。”

“先生,菲力牛排,法式煎鹅肝,西米露……”服务员上菜后转身,额角黑线,封总怕是带个智障来了吧?头一次包场的餐厅被黑成这样!

不看新闻的?封氏集团的传闻都是假的,仍旧是商界的泰山北斗!

服务员刚走开两步,又听女人道,“等你身体状况好了,我就去找份工作,赚钱养你。”

“噗——”

服务员忍不住笑了,赚钱养封氏老板?脑子瓦特了!

“来,给你切好了。”封澜庭悉心照料,纪斐然安心了不少,大快朵颐,天天粗茶淡饭的,她感觉自己嫁给封澜庭瘦了不少。

吃得差不多,剩下没动过筷子的还不少,纪斐然看着可惜,“服务员小姐,麻烦把这些都打包。”

服务员尴尬地看着封澜庭,男人点了点头,神色如常,“对,都打包。”

服务生o:能拍照吗?封氏总裁饭后打包带走的标题能不能登上明天头条?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