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安穆承烨免费小说 顾长安穆承烨全文阅读目录

顾长安穆承烨免费小说 顾长安穆承烨全文阅读目录

顾长安穆承烨是著名作者凉桃花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深入人心,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顾长安才对小说中的恶毒女配口吐芬芳,谁知下一秒她就穿书了!!不是吧?怕什么来什么!人家穿越都有女主光环,只有她要啥没啥,差点连命都保不住!你说她是丞相夫人?对不起,丞相想她死!你说她是将军嫡女?将军家要满门抄斩了!为了活命,她牢牢抱住女主角的大腿,一个不够她还能再抱一个,皇上的金大腿总够粗了吧?!就是吧……这个皇上看她的眼神怎么怪怪的……穆承烨:“顾长安,你是朕的女人,天涯海角你都逃不掉!”顾长安:“拜拜了您內~”

《恶毒女配养成手则》 第3章 免费试读

“顾长安,本以为从前是我对你成见太深。想不到你竟是这等两面三刀、心如蛇蝎的毒妇!”

沈归廷气势汹汹地闯进来,不由分说一把就攥住顾长安的手腕。

他力气极大,骨骼被捏得咯咯作响。

“疼!”

钻心的疼痛激出泪花,顾长安心头火起:“沈归廷,你干什么?!”

“你究竟给秋宛下了什么毒?若她有什么好歹,我绝饶不了你!”

滔天的怒火在他的眼中熊熊燃烧,顾长安错愕:“我什么时候给她下毒了?”

“还在这里惺惺作态,秋宛用了你送去的药,便浑身长满红疹。不是你动的手脚,还能有谁?”

沈归廷甩开顾长安的手,仿佛触碰着她,对自己来说都是一种羞辱。

“顾长安,当日你救我一命,沈某无以为报。即使我对你无意,也按照承诺娶你为妻。如今,你我已经两不相欠。”

他面色冷如冰川,额顶爆出青筋,似在极力忍耐什么:“所以请你自重,别再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只能休妻下堂了!”

听他说出“休妻”二字,杏珠惊得捂住嘴巴,慌忙去看顾长安。

顾长安总算明白,他突然发疯是为了什么。

“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顾长安生平最讨厌别人冤枉自己,再说一遍,我没有给她下毒!”

莫名其妙穿书的迷茫惊惧,变成反派的郁闷憋屈,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活了二十年,她还没受过这种委屈!

顾长安站起身逼视沈归廷:“我就是要下毒也不可能用这么蠢的办法,用自己的名义送有毒的药膏,是生怕你不会怀疑我不成?”

“大人要是非把这顶帽子扣在我头上,我也无可奈何!”

看见她眼中的愤怒,沈归廷有一瞬惊诧,破门而入时的凌人气势消散了几分。

“不过你既要休妻,不如现在就休吧。”

冷静下来之后,顾长安决定破罐破摔:“实话告诉你,当日救你的人根本不是我,而是莫秋宛。所以这个救命之恩,你不用报了!”

“什么?”

沈归廷瞪大眼睛,由难以置信到羞愤气恼,再想到两人如今已拜过天地,种种过往浮上眼前,只觉一切都是如此荒诞。

“你为什么不早说?!”

一向温文儒雅的他,即使方才质问顾长安时,也没有发出过这样的怒吼。

“顾长安,你简直不可理喻,世上竟有人你这么卑鄙无耻的女人!”

沈归廷气得双手直抖,抬起手,就要朝她的脸上掴去。

“姑爷,不要!”

杏珠惊叫一声,想不到顾长安急怒之下竟然将这深埋多年的秘密给说了出来,震惊又恐惧,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是奴婢的错,是奴婢在莫姑娘的药膏里做了手脚。”

她慌得泪珠滚了满脸,不住地磕头:“小姐并不知道此事,是奴婢自作主张的,求姑爷不要误会小姐,要罚就罚我吧!”

她被吓得不轻,浑身打颤,歉然地看向顾长安:“小姐,对不起。”

“你……”

顾长安一愣,她本觉得自己清清白白,没想到问题还真是出在自己送去的药膏上。

沈归廷收回手,声音冷然:“还说与你无关,你的人做出这种阴毒之事,该如何处置?”

若是寻常人家,这种丫鬟不乱棍打死,也要逐出府去。

顾长安自然不满杏珠自作主张,可她情急之下招认,也是一片忠心为了自己。

该如何抉择,她陷入两难……

顾长安心一横:“她是我的人,我一力承担!”

“你堂堂顾大将军的千金,我怎么敢动你?看来,你是存心偏袒。”沈归廷冷笑。

杏珠哭道:“姑爷息怒,奴婢一人做事一人当,领死就是了。”

“求大人莫再追究此事,否则还是大人将奴婢送***坊吧!”

忽然,细弱却坚定的声音响起。

莫秋宛一身月白素衫站在门口,纤腰不堪一握,神色憔悴,仿佛风一吹便要散了。

原本秀美白净的脸上生出不少红疹,看着触目惊心。

她要跪倒下去,沈归廷奔过去扶住她:“秋宛,你不安心静养,过来做什么?”

“奴婢如今是戴罪之身,承蒙大人搭救,已是感激不尽。若因奴婢内闱生乱,良心怎安?杏珠自小侍候长……夫人……”

莫秋宛低咳两声,原本要叫顾长安的闺名,又改了口。

她后退两步,避开沈归廷的动作:“若轻易处置,事情传出,有小人弄清来龙去脉,用大人收留奴婢之事大做文章,对大人名节有污,奴婢更寝食难安。”

莫秋宛为杏珠求情,拿出这样的理由,连沈归廷也不得不思量几分。

他心疼地看着莫秋宛,不解道:“你又何必如此?她是顾长安的心腹,两人自是一丘之貉。你可知她根本不曾救我,却冒领恩情逼我娶她,简直荒唐!”

“你却也不说出实情,若不是她,你我怎会……”

他闭口不言,满脸愧色。

莫秋宛看向顾长安,笑容苦涩:“陈年旧事,多言何益?就事论事,奴婢相信今日之事与夫人无关。”

顾长安立在原地凝视着莫秋宛,有几分羡慕。

这就是女主角的完美人设吗?

虽然莫秋宛现在境况好不到哪去,可至少未来是光明的。

不像自己开局就是地狱难度,稍有不慎还要领盒饭下线。

“好,看在你的份上,暂且饶这贱婢一命。”沈归廷无奈开口。

他的目光掠过顾长安,恨意涌现,带着莫秋宛匆匆离去。

顾长安舒了一口气,看向杏珠。

“你好大的胆子,敢背着我害人?再有下次,我就把你送回顾府。”

杏珠心虚地直掉眼泪:“是奴婢蠢笨,误会了小姐的意思。以为小姐身在相府不便直言,所以反话正说,这才自作聪明去药膏里动手脚的。”

顾长安一愣,气结:“你也知道我们人在相府,这么明目张胆,岂不是自寻死路?”

“奴婢知错了,以后再不敢胡来了。”杏珠撇嘴。

“可明日就是回门之日,今日姑爷和小姐闹成这样,明天可怎么交差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