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毅采薇全文阅读 秦毅采薇小说最新章节

秦毅采薇全文阅读 秦毅采薇小说最新章节

秦毅采薇是作者二十方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咱们接着往下看在东海集团总裁秦毅的观念裡,‘千万中的唯一’这句话完全不符合经济学理论;试想把两颗红豆放在一千万颗绿豆中,这两颗红豆相遇的机率有多大?但是──曾采薇:你……在追我?我不信。秦毅:别怀疑,决定追妳这件事,和我投五百亿到莫桑比克挖红宝石一样慎重。

《千万宠爱:霸道总裁追妻路》 第1章 免费试读

2019,8月,S市。

S市是国内最繁华的一级城市,也是国家的金融重心;特别是东区的土地,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买不起它方寸之地。

可这里似乎有一股魔力,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涌进这座城市追梦、筑梦,以能在这里落地生根、建家立业,当作这一辈子最大的梦想。

可原本住在这里的,却不是人人都被繁华富裕眷顾,愈富丽的表象底下,愈铺垫着一层扬不起的尘灰。西区这里就有一块旮旯角落,是春风吹不到的边陲地带。

这片区域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新旧建筑杂乱,巷弄又窄又暗,许多都更计划因各种原因停摆,房子又老又旧;住在这里的人,是城市里最无奈也最无力的一群。

这里还有许多铁皮屋工厂、宫庙林立,从早到晚吵得不得了,最糟的是,房价不涨不跌,想买买不起,想卖,还没人要买。

甫自大学毕业的曾采薇,就和父亲曾自强,住在其中一个狭窄巷弄的旧公寓三楼。

这老公寓虽然破旧,起码能遮风蔽雨,里头没有什么家具,最突兀的,就是客厅一角有一架直立式钢琴。

钢琴看起来陈旧,但被保存得很好,就像一个高贵却落魄的爵士,静静安稳躺在这逼仄简陋、即使是八月阳光也照不进的巷弄中。

自从五年前母亲过世,父亲事业失败,曾采薇小康幸福的美梦破碎,和父亲曾自强搬到这个小区来;这是睿智的母亲生前仅存的积蓄,为采薇购置的房子。

本来为了还债,采薇想卖了这间房子,但父亲曾自强却认为这是妻子方淑勤唯一留给女儿的念想,他舍不得。

曾自强把所有能变卖的东西都卖了,唯独留下一间房子、一架钢琴,就像他对妻子的爱,他也疼爱这唯一的女儿;为了喜爱音乐的她,他也一样舍不得。

好像卖了钢琴,就等于葬送女儿学音乐的梦想。

只是,曾采薇的音乐梦还是碎了,从搬到这里,就没有掀开过琴盖,没弹出任何一个音符,更没有在他面前,唱过一首动人的歌曲。

两父女相依为命,在日复一日还债的日子里,搅拌着车轮饼的内馅,风雨无阻地在西区闹街摆摊,感情愈之弥坚。

现实可以破坏曾家的生活,却稀薄不了曾家父女的感情。

夏日阳光普照、晨光灿烂,曾家开着电视,看着曾爸喜欢的财经节目,一边搅拌下午生意要用的红豆泥;一楼杂货店的朱大婶,骂着游手好闲儿子朱翰宇的声音,还可以穿透上来。

朱大婶骂儿子的话,千篇一律,曾采薇几乎都会背,有时心情好还会笑着跟朱大婶一起复诵。

不过今天,财经节目里的访谈,让她忘了跟上朱大婶的节奏,一双眼睛直盯着电视机。

“在经济迅速发展的二十一世纪,全球每天可以产生三个亿万富翁,但是也有六个人因为金钱游戏而破产。即使如此,追逐金钱,仍是人类最大的乐趣。”

“金字塔顶端的人,他们的想法可以决定一种产业的盛衰,有时,甚至是一个国家的存亡。今日我们就有一个伟大企业家,运用他手中的金钱,解救了一个国家。”

“东海集团,是整个亚太金融圈少数仍属于家族经营的大企业,除了在传统的金融、百货、房产、饭店、文化娱乐各占一片天外,去年开拓的智能家电和手机产品,已经引发国内一阵旋风;而三年前东海集团在国际投下的震撼弹,与亚洲珠宝龙头‘晶龙集团’技术合作,在非洲莫桑比克共和国投资五百亿挖红宝石,上个月也获得了第一批重要成果。”

“然而东海集团饮水思源,出资整顿非洲对外最大的东岸港口,纾解莫桑比克的经济困境,这一来几乎使非洲各国经济地位重新洗牌。可以说东海集团的挹注,挽救了莫桑比克这个国家,也把我邦的友谊之手,伸进了第三世界。”

“有金字塔顶端的人,自然就有更多金字塔底层的人。这些人大部分一生为钱辛苦,期许有朝一日可以爬上金字塔顶层;因为可以改变世界的,仍是那百分之一。”

“我们很高兴今日能邀请到连续两年荣获优良企业家、商界最具领袖魅力的东海集团总裁,也是东海集团第三代继承人秦毅来到我们节目──”

曾自强一边调着面粉,一边感叹。

五百亿?那是什么概念?如果他工厂没倒闭,工作十辈子也没有五百亿。

“唉,瞧瞧都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人家那是金字塔顶端的人,而我,就是那剩余的百分之九十九。”

曾采薇嘴角挂着淡如春风的笑意,从小母亲就告诉她,幸福是抓紧眼前,贪求不可得的东西,只会让人产生灾难。

“爸,地球和火星是不同的地方,别对不是我们的世界心存幻想,还是努力卖我们的车轮饼。”说完手上更用了劲儿,简陋屋子飘起浓浓奶香。

曾自强看着女儿,心里满满说不出的歉然。

采薇是他唯一的女儿,他一直知道在她开朗的外表下,隐藏着无法继续学声乐的落寞。

五年前,妻子方淑勤发生意外过世,他从J国引进最新发明的陶瓷粉末工厂又倒闭,欠了一屁股债,当时采薇才高三,正准备考音乐系;但家庭骤变,为了不让他为难,采薇毅然决然放弃声乐之路,还好考上了一间三流大学的商学院,一路就学贷款、半工半读。

今年,她大学毕业了,履历表投了上百张,目前还没有任何回音,便每天帮他一起卖车轮饼。

“女儿,妳不是也寄了履历去东海?”

“寄是寄了,可是爸……”采薇对自己其实没有太大信心:“别太心存期待,这么大的公司竞争者一定很多,我不一定有机会。”

曾自强除了经商没天分外,对任何事都很有信心。

他一脸乐观,站起来,语气慷慨激昂:“记得妳妈曾说‘鸡窝里飞不出金凤凰,院子里练不出千里马’,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妳就要努力争取,成为那金字塔顶端的百、分、之、一。”他一脚踩在板凳上,左手插腰、右手搅拌器直指屋顶,鼻孔朝天哼出一口气!

采薇绽开笑靥,人家说缺什么就喜欢幻想什么,她最喜欢父亲这近乎天真的乐观,点头笑道:“好!等我进了东海,你陪我一起站上金字塔顶端,到时候你可要教我啊!。”

曾自强像泄了气的皮球:“我怎么教妳?我自己都失败得趴在地上喘。”想想他的陶瓷粉末,那是他的梦,如今已成了过眼烟云。

曲高和寡啊!那么好的东西怎么就没人懂呢……

“采薇啊!和什么人在一起真的很重要;以前妳妈也说‘跟着百万赚十万,跟着千万就赚百万;一根稻草不值钱,绑在白菜上是白菜的价,绑在大闸蟹上,就是大闸蟹的价’了。”

他指着电视,一脸欣羡:“妳看那个秦毅,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大闸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