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安穆承烨第4章 顾长安穆承烨小说免费阅读

顾长安穆承烨第4章 顾长安穆承烨小说免费阅读

顾长安穆承烨是著名作者凉桃花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下面看精彩试读!顾长安才对小说中的恶毒女配口吐芬芳,谁知下一秒她就穿书了!!不是吧?怕什么来什么!人家穿越都有女主光环,只有她要啥没啥,差点连命都保不住!你说她是丞相夫人?对不起,丞相想她死!你说她是将军嫡女?将军家要满门抄斩了!为了活命,她牢牢抱住女主角的大腿,一个不够她还能再抱一个,皇上的金大腿总够粗了吧?!就是吧……这个皇上看她的眼神怎么怪怪的……穆承烨:“顾长安,你是朕的女人,天涯海角你都逃不掉!”顾长安:“拜拜了您內~”

《恶毒女配养成手则》 第4章 免费试读

游廊上,杏珠乖乖的端着漆盘跟在顾长安后头。

虚惊一场,她也谨小慎微起来,低声道:“小姐就是再生气,也不能说您不是姑爷的恩人啊。姑爷知道了真相,真为她休掉小姐怎么办?”

“说了就说了,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

顾长安原本心里还有些忐忑,在房中琢磨了一会,倒觉得自己歪打正着了。

沈归廷和莫秋宛情意日笃,她就没打算做小三挤走女主上位,更不愿意留在这给人家添堵。

长痛不如短痛,尽快将事情挑明,也是另辟蹊径。

只是沈归廷暂时恐怕恨透她了,还是乖乖来莫秋宛面前刷刷好感吧。

沈归廷将莫秋宛安排住在相府东园的僻静处,走进去,一股药香味弥漫开来。

见到顾长安,莫秋宛似乎并不意外。

她垂着眼眸,轻声说:“放心,待伤势好转些,我会自己离开。”

看来原主的恶毒形象太深入人心,顾长安轻咳一声:“我不是来赶你走的,杏珠给你下毒是她不对,我替她向你道歉。”

“想来沈归廷应该替你请医问药了,我给你带了几身衣裳,都是新裁的,还没穿过。”

“还有雪梨肉汤,清热解毒的。你身上有伤,最近恐怕要吃得寡淡些,这汤我很喜欢喝,你尝尝。”

她从杏珠手中接过一只小瓷盅,替她呈出一碗,清甜的香气扑鼻而来。

杏珠虽不喜欢莫秋宛,但她今天毕竟救了自己一命,别扭开口:“莫小姐,这是我们小姐亲手熬的。你放心吧,这次奴婢可不敢再下毒了。”

莫秋宛有些惊讶,伸手接过去,用汤匙轻舀了一勺:“谢谢。”

哗啦——

高大的身影疾步闯入,伸手打翻了莫秋宛手上的汤碗。

瓷片碎了一地,因沈归廷是向外掀的,热汤泼了顾长安一手,娇嫩的皮肤立刻红了。

“你又来这里做什么?害她生出红疹不够,还想在汤里下药,毒死她性命吗?”沈归廷低斥。

两个守卫站在门外,颇为惊慌。

那场闹剧不欢而散后,沈归廷便下令严禁顾长安和杏珠靠近这里。

可顾长安毕竟嚣张蛮横,名声在外。

他们不敢得罪顾长安,将她放进来之后,便匆忙去请沈归廷过来。

顾长安看着沈归廷,愤懑和委屈再次涌上心头。

但她告诉自己,不能爆发,要忍,要忍!

看书的时候,她挺喜欢沈归廷这个角色的。可是现在身临其境,她真有掐死他的冲动。

没办法,谁让原主前期太作死,锅还都让她给背了?

换位思考,沈归廷一定也很想掐死自己。

她将那只小瓷盅再次端起,里头还剩了一半清汤。

顾长安仰头一饮而尽,擦了擦嘴角,对他一笑:“大人不必担忧,她一口没喝。而且现在,要死也是我先死。”

带着杏珠离开时,月亮已挂柳梢头。

今夜没有下雾,皎白的清辉泄了一地。满园秋菊,花影照壁。

顾长安抬头望向那轮圆月,这月亮如此熟悉,这世界却是如此陌生。

如果真的要改变自己和顾家的结局才能回去,那她能成功吗?

要是失败了,她岂不是要一辈子困在这里,再也回不去了,小命还不知道能不能留住。

杏珠小心翼翼地看向她:“小姐,你别伤心……”

“我不伤心。”

她将眼角泛起的水花逼回去,深吸一口气:“比这烦心的事,可多了去了。”

顾长安回房后辗转难眠,将书里的剧情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梳理几遍。

沈归廷并非心狠之人,他是因原主步步紧逼、一再对莫秋宛下手,才会派人白绫绞杀她。

今天她虽将沈归廷得罪了,却也为他扫除了忧虑,毕竟和自己的婚事是他最大的心病。

日后离他们远远的,至少顾长安就不会死了吧?

所以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先和沈归廷和离!

至于顾家那边,就看她能不能劝服顾将军及时收手了。

……

“小姐,小姐!今日该归宁了,夫人记挂小姐,已经派人来接了。”

迷迷糊糊间,顾长安被杏珠推醒。

她快天亮时才睡着,这会困倦极了,翻了个身拉过被子:“不回去了,沈归廷又不可能跟我们一起去。你就说我病了,改天再回。”

杏珠苦着脸叹气:“这怎么行?若是传出去,不知道怎么编排小姐呢。原本小姐闹着要嫁姑爷,就惹出了不少闲言碎语。”

“编排就编排吧,我一个人回去,不是更丢脸?”顾长安打了个哈欠。

杏珠想想也是,如今只有告病这个法子了。

她起身要出去,却见一个人从外头走进来。

沈归廷一身簇新的天青色竹纹锦袍,玉冠高束,清俊倜傥。

只是脸色沉如锅底,见顾长安还未起身,他不快道:“什么时辰了?要叫你爹娘生疑不成?”

顾长安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你……难道你要跟我一起回门?”

“若非秋宛一再劝解,我也是要告病的。”沈归廷冷声开口。

为迎顾长安回来,顾府张灯结彩,宾客盈门,热闹非凡。

新人先到厅堂拜过顾将军和顾夫人,行过礼后,见顾长安小脸清瘦,眼下一片乌青,顾夫人心疼地拉住她的手:“长安,怎么才嫁过去几天,就憔悴成这样?”

她看向沈归廷,不悦地皱眉:“你虽是丞相,可娶了长安便要敬我们为长辈。长安是我们的掌上明珠,你若是待她不好,我必要到府上讨个说法!”

见沈归廷脸色不霁,顾长安连忙说道:“娘,我好得很,就是短了觉,有些疲乏。”

“怎么会短觉?是枕头不舒服,还是被褥不软?杏珠,你是怎么伺候小姐的,待会就去领罚!”

顾夫人一向宠溺女儿,平常连她掉根头发都舍不得,立时恼怒起来。

顾长安无奈,只得面露羞涩:“娘,我和归廷新婚燕尔,怎么短了觉还要刨根究底,真是羞死人了。”

“噗……”

沈归廷刚入口的清茶,瞬间尽数喷了出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