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雨彤靳长空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姜雨彤靳长空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姜雨彤靳长空是作者一泉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那么姜雨彤靳长空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刚穿越就撞破某王爷在线吸血!痴傻小姐与吸血王爷斗智斗勇!被皇后算计,见王爷来姜雨彤扬起手,哭得惨兮兮:“彤儿被蛇咬了,彤儿痛痛,王爷吹吹……”

《这个王爷会吸血》 第4章 免费试读

男人声音低哑,隐隐透出一股魅惑意味。

叫人难以抗拒。

姜雨彤心头一颤,忙端出一副懵懂模样道:“大哥哥,你是谁呀?”她歪了歪脑袋,“他刚刚叫你鬼无常?你是叫鬼无常吗?”

“呵,是啊。”

男人勾唇轻笑,一步步朝她走近。

“噢!你是姓鬼?”

“我不姓鬼。可我……”男人低头俯视着地上的小女人,唇角笑容更浓,“能让人瞬间变成鬼。”

所以,江湖人叫他鬼无常。

莫名的,姜雨彤打了个寒噤。

“这,这样吗?”姜雨彤赔笑,默默往后缩去,“那你为什么要帮彤儿啊?”

姜雨彤头上的银色朱钗不小心碰到了鬼无常的脖子,只见他脸色微变。

随即不着痕迹的挪开了脖子。

良久,他开口道:“因为……想要彤儿的回报。”

眼见她想跑,男人伸手便揽住了她的腰。

“彤儿,还跟我装傻?嗯?”

她别过脸,手上捏紧了银针,对着男人的腰腹便刺了过去!

却见眼前寒光一闪,男人竟打向她的手腕!银针脱手,齐齐飞入了树干中!

“你想杀我?”

鬼无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瞥见她头上的银色朱钗,鬼无常一道寒气打出,银色朱钗直接飞了出去。

姜雨彤心头叫苦,唯一的武器被夺,连她的朱钗都不放过。

如今除了认怂也没有别的法子。

“我,我没有……我只是,想给大哥哥看看银针……呃!”

“你以为我会信吗?”

鬼无常轻声笑问“彤儿,我救了你,你却想杀我,是不是有些太绝情了?”

姜雨彤红唇一张想要辩解,然而啊一声惨叫却先溢了出来!

他竟然!咬破了她的脖子!

“你….!”

“嘘。”鬼无常声音竟然低哑。

姜雨彤手攥紧了自己的衣衫,“你!你别想对我做什么!我是相府二小姐,未来太子妃!你若敢放肆,相爷与太子都不会放过你的!”

这种时候姜雨彤也顾不上再装傻!

性命与清白才是她要保住的头等大事!

“哦?”鬼无常却丝毫不在意一般,嘲弄地笑着,“相爷与太子,会管你吗?”

这……

好像真不会。

她若是被坏了清白,靳长夜只怕正好退了婚,姜振鸿更是会将她赶出相府……

感知到男人的唇欲顺着脖颈往下,姜雨彤心头陡然一紧,忙道:“你!你!你想要就要吧!反正我也跟别人好过了!”

闻言,鬼无常一愣。

继而危险的眯起眼,发问:“谁?”

“七王爷!”

姜雨彤咬牙,忙摸到了肩头那个牙印厉声道:“七王靳长空!这便是我跟他好过的证据!”

那是靳长空昨夜给她咬下的。

“如此,鬼大人还要一个失节的女子吗?”

凝视着女孩身上的牙印,鬼无常薄唇却禁不住渐渐扬起。

“要,怎么不要?我与战神看中同一个姑娘,也是毕生所幸了。”

嗯??古代男人不是最注重女子清白吗?

他怎么……

“呃!呜!好痛!”

还未想个分明,姜雨彤便被男人再次贴上来的唇吓坏!

“你……你……”姜雨彤气息微弱,“混蛋!若有机会,我定会让你血债血偿!”

但如今,她又昏了过去。

鬼无常的薄唇仍落在她的脖颈。

其实这些年来,他身边不乏有想接近他的女子,却没有一个,能入得他的眼。

而今,这个丫头,却意外的可口。

不仅让他平复了他的血蛊。

看着姜雨彤的睡颜,他染血的唇角,渐渐上扬起来。

手抬起,摘下白色面具。

若是姜雨彤此时清醒,定然会惊呼,原来所谓的鬼无常,正是七王爷靳长空!

当然,她不知道。

那群死掉的人也不会知道。

而若非他今夜血蛊再次发作,莫名朝相府走来,也不会撞见这群人来将姜雨彤掳走。

只不过……

靳长空狭长的眼睛眯起,扫视过这一排死尸。

有人想找姜雨彤麻烦。

或许,他可以帮她查查。

下意识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刚刚被姜雨彤的银色朱钗碰过,真不舒服。

姜雨彤再次清醒时,已回到了自个儿的房间。

“嘶……”

她怎么回来的?

“小姐,您醒了?”

丑奴从外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参汤。

“我怎么回来的?”

姜雨彤摸着脖子发问。

她记得她不是被一群黑衣人掳走,又被一个叫鬼无常的人救了。

然后……

他咬她的脖子,还想……

姜雨彤心头突地一跳,忙检查自己的衣衫。

完了完了!她竟穿的中衣!

“这……丑奴也好奇。”

丑奴皱眉道:“小姐被太老爷请去后,丑奴就一直在房里等小姐回来。结果直到夜深也未见小姐。丑奴心里担忧,便去太老爷院里问……”

“然后呢?”姜雨彤忙追问。

“太老爷那边的人回说,小姐您早就回来了。我忙不跌回来,就看到……”

丑奴视线落在姜雨彤身上,“小姐已经睡下了。”

睡下了……

是鬼无常将她送回来了?

姜雨彤不由蹙眉。

“小姐,可是遇到什么事了?”丑奴看她神色有异样,小心询问。

姜雨彤抿唇,不知该不该将这事告诉丑奴。

对上丑奴担忧的目光,姜雨彤心头陡然生出歉疚来。

丑奴是整个姜家唯一真心待她的了,他母亲甚至为了救她而丧命,她又怎能还对他生出嫌隙?

如是想着,姜雨彤便要将昨晚经历和盘托出:“丑奴,昨晚我遇上……”

“小姐。”

丫鬟叩门道:“宫里来人了。说皇后娘娘请你入宫一叙。”

姜雨彤心头咯噔一声。

皇后娘娘?

那岂不是太子靳长夜的母后?她找自己做什么?

难道是为了昨日寿宴的事?

压下心头狐疑,姜雨彤也赶了马车,向宫里行去。

皇宫富丽堂皇,森严的气势压得人大气不敢喘上一口。

姜雨彤随着老太监走了约莫半盏茶功夫,终于到了凤鸾殿。

正要迈步进去,却感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打来。

“好没规矩!这宫殿是你想进去就进去的吗!跪下!”

老太监一道重力也踢到了姜雨彤脚弯。

她扑通一声跪倒下来,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老太监忍不住发笑:“你且在此候着,洒家进去通传。”

彼时烈日炎炎,晒得人犹如在火上烤一般。

姜雨彤体力不支,人已开始打颤。

算算时间,她已在此跪了一个时辰。

期间来往宫女频频向她望来,讥讽之意,显而易见!

姜雨彤不由冷笑。

这便是皇后用意吧?

叫她来根本不是为谈什么事,而是特地羞辱她。

太子靳长夜不愿娶一个傻子为妻,他生母皇后又怎会愿意?

可!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嫌弃她?

原主的这门婚事,乃是她生母林氏,在战乱之际舍命为皇帝挡刀来的!

林氏丧命,皇帝赐婚她女儿嫁给太子。一条人命,换一桩婚事,他们靳家当真是打的一门好算盘!

可就是这样,到得如今,他们竟要反悔了。

恩将仇报,也不过如此!

她牙关咬紧,抬起头瞪着那凤鸾殿的金匾额,双眼登时恨得猩红!

终于,老太监气定神闲地出来,抬眼扫她道:

“进来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