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毅采薇小说在线阅读 秦毅采薇最新章节目录

秦毅采薇小说在线阅读 秦毅采薇最新章节目录

秦毅采薇是作者二十方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文中秦毅采薇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内容主要讲述在东海集团总裁秦毅的观念裡,‘千万中的唯一’这句话完全不符合经济学理论;试想把两颗红豆放在一千万颗绿豆中,这两颗红豆相遇的机率有多大?但是──曾采薇:你……在追我?我不信。秦毅:别怀疑,决定追妳这件事,和我投五百亿到莫桑比克挖红宝石一样慎重。

《千万宠爱:霸道总裁追妻路》 第3章 免费试读

秦毅很少在外面失态,但这张灿烂的笑脸,让他瞬间失了神。

他呼吸一窒,这女孩脸上那双澄澈分明的眸子和记忆中那淌在血泊里,流着泪的眼睛竟如此相似。

秦毅几乎是慌张地转过身,挥手道:“明天早上九点总面试,别迟到。”走了两步又回头:“面试不用穿那种……衣服。”说完,像旋风一样消失。

曾家父女直到人家离开,才发现连一杯茶都没请人家喝。

这个突如其来的家庭访问,神奇地像作梦一样。

“爸,你捏我一下,我不是作梦吧?”

东海帝王出现在曾家,比曾家人被大闸蟹螫到的机率应该还低吧……

第二天,曾采薇将自己打扮整齐,一头秀丽的头发扎成马尾,看起来利落不失明丽;出门时曾自强比她还紧张,想到稻草女儿竟然真有机会和大闸蟹绑在一起,心里和她一样振奋,眼睛还不禁激动湿润。

以前人家说咸鱼一定会翻身,他却认为自己的好运已经随着妻子死亡而消失,即使翻身,还是一尾咸鱼;但如今说什么咸鱼?大闸蟹都来到他们家,他们曾家就要扬眉吐气啦!

“女儿,面试别紧张,妳妈说过:‘这个世界不是属于有钱人的,是属于有心人的’,加油,爸相信妳。”

曾采薇失笑,她没有父亲的信心,但母亲给她喝过另一碗鸡汤:简单的事和困难的事是同一件事,做就对了。

所以不论如何,她都会全力以赴。

东海总部大楼位在S市最繁华的金融区,曾采薇站在三十层的大楼前深吸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这栋巍峨大楼前,她又想起了过世的母亲。

曾采薇闭起眼睛,右手不经意摸着左手腕上,缀着乳白色珍珠的银炼;那是她母亲送给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然后在交给她的第二天,因为一场意外撒手人寰,从此离开了她。

采薇认为,她母亲方淑勤是她认识的人当中最有智能的女人,除了疼她爱她,对她的影响也最大,母亲意外过世时,她几乎崩溃。

她的名字是母亲帮她取的──采薇,《诗经》里的篇名,念起来很美,但父亲不喜欢。

他说薇草不就是野草吗?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女儿像高雅的玫瑰、富贵的牡丹得万人瞩目呵护,哪有人给自己女儿取个野草名字?

但她睿智的母亲却说花无百日红,再美的花都会凋谢,她不想自己女儿只是一朵温室的娇花;她要她的女儿有野草的韧性,就算只能在荒野开出不起眼的花朵,但她能不惧风雨摧折,只要太阳会升起,就能年年嫩绿芬芳。

如今,这株野草,终于要正式走进职场的大丛林。

采薇深吸一口气,摸摸腕上的珍珠:妈,即使妳不在我身边,也请给我力量。

当采薇一脚踩进东海大楼,鞋跟在抛光大理石地板发出清脆回响,她宛如走进沙场的战士,四周响起一下下惊心动魄的催鼓声。

八楼会议室,要面试的人都等在这里;曾采薇看见与她一起等待的九位劲敌,每个人都化着精致专业的妆容,面容肃穆,眼神犀利还杀气腾腾。

曾采薇端坐在自己位置上,眼观鼻、鼻观心,母亲说过,小草不用和娇花比,它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曾采薇,轮到妳了。”

三十楼总裁办公室里,秦毅站在落地玻璃窗前。

他的大学同窗兼特助侯少猷,拿着文件走了进来,见他超过一百八十的伟岸身躯逆着阳光,变成一条阴暗萧索的影子,嘴角的笑意瞬间暗了暗。

秦毅是身家难以估算的天之骄子,又是个天才学霸,标准那种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别人家的孩子”。他十六岁以优异成绩进入M国的MIT,二十三岁直接拿下企管与经济学双硕士,回国立刻接任东海集团总裁。

东海集团属于家族经营的企业,里头结构复杂,所有电视里的宫斗剧情、豪门恩怨,都会在秦家上演;一斗起来,自然也是惊心动魄、血流成河。

而秦毅,是东海集团创办人秦东海的眼珠子,是他众多子孙里,唯一被认可的东海掌舵人。

上帝给了秦毅优秀的外表,也给了他一颗聪明的脑袋;他是商场上天生的王者、横空出世的天才。

他尊贵优雅,就像丛林里傲视群雄的狮子;近五年来,秦家三房两代共十几个子孙,没有不想拉他下来,碾他于尘土,但不论对手多么奸邪狡诈,手段多么血腥残忍,要和他玩商业游戏,至今还没人得逞。

秦家没有,外界更没人与之匹敌。

商场上有个号称与秦毅并称两大金童的傅威凯,也被人吹上了天,但在侯少猷眼里,和秦毅一比,根本就是个渣。

这三年他待在秦毅身边,体悟了一个真理──

这是一头腹黑的狮子,他通常不咬人,但若不识相,他也不介意咬你,而且会狠狠咬死你。

想不开的话,欢迎来东海。

秦毅上位五年,就将家族企业东海集团打造成亚洲标竿企业,除了传统产业稳定发展,子公司遍布亚洲各城市;三年前一撒就是五百亿,跨足矿业、珠宝,再加上去年染手家电与手机市场,已然将东海建造成一座企业界的亿载金城。

只是这样一个优秀睥睨的王者,心里却不快乐;五年来,他把自己禁锢在罪恶与自责里,替整个秦家。

有人说,要污染一个地方,就是在那里扔垃圾,或者,丢金钱。

侯少猷最佩服秦毅的地方也在这里,秦毅来自金钱堆砌的家族,但他不冷血。

“秦毅,她来了。”

秦毅挺直的肩膀不觉一动,他缓缓转身,八月的艳阳暖不了他冰冷的声调,冷漠的声音也听不出他的情绪:“嗯,终于来了。”

曾采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通过征选,经她暗中观察,与她一起竞争的对手,不是海归,就是一流大学硕士毕业,手上证照都快可以凑成一副扑克牌,但最后雀屏中选的两个人选中,她竟占了其一?

手上的工作证梦幻得就像秦毅出现在她家门口一样,但上面照片里那张脸分明又是自己,大大曾采薇三个字,代表自己已经成为国内最优秀企业东海集团的一员。

她,正式成为大闸蟹身边的小稻草。

刷了卡,大楼入口闸门“哔”的一声,让采薇掩不住心里的激动。

今天是新进职员训练,电梯直上二十楼,这里有一间更大的会议室,感觉很像电视里联合国会议厅一样,甚至有一个宽阔的舞台。

这次东海扩大招聘,进来超过两百位新人,每个人脸上几乎都写着“菁英”两字,采薇在心里定了定,东海眼睛不瞎,秦总更见过她;他们选她,必有她可取之处,自己不需要妄自菲薄。

采薇报到后,拿了厚厚一本手册,找了个中间靠左的位置坐下。

突然她身边传来一阵香气,有人在她右边坐了下来。

赞 (0)